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不演渣受就会死

正文 第34章 第34章perfect ma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谢洵没打算真睡着,只是闭目小憩。

    不过那个靠着自己的倒是睡得很香,还会自己找最舒服的睡姿往自己身上蹭,就跟之前喝醉了那次一样。

    不的是那一次是程澄为了挡酒才断片,这一次,是他动要靠过的。

    原本对做事周密谨慎、考虑周到的在却像是刻意忽略了“程澄是不小睡着了才会无意识靠过”的这个条件。

    谢洵突然意识到,他像看到过很多次程澄在自己面前睡着的模样。

    第一次像是他们领证的那天,他做了一切准备应对这一场折磨,对方神神叨叨的,看上去凶得不行,际上却只是扔了一堆书,而自己则困得往水床上一躺睡着了。

    第二次则是他非要自己给他带什么夜宵,结果估计没什么等门经验,居然等着等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还等成了感冒。

    再有一次,就是婚礼刚结束,酒会始前的那个傍晚。明明都困得不行了却还要撑着给自己外婆出头,最后靠着车窗就睡着了。

    这些画面像都相似,不过程澄睡相有时候、有时候则不那么雅观。

    但有一点是共通的,他在自己面前睡着,像总是一副不设防的模样。

    谢洵一始是不明白这一点的——他就这么大吗?明明这一切都是抢的,却像一点也不担自己会做什么一样。

    但从祁蓉那里出后,谢洵觉得自己终懂了一些。

    自己也没必要刻薄到让他靠着自己时,连一个觉都睡不的地步。

    周遭都很安静,谢洵闭着眼,此一点轻微的响动都能听。

    感觉到有小地走到他们的面前,尽管知道应该是空乘过收拾,但还是下意识睁眼。

    刚才那个给他们发餐食的空乘他看过,充满歉意地笑道:“很抱歉吵醒您……”

    谢洵很轻地点头示意,压低了声音:“没系。我没有睡着。您自便。”

    空乘露出一个甜笑,细谨慎地把他们面前的东西撤走。

    程澄睡在靠窗的那头,此空乘收拾完毕后挨着谢洵过道的那一侧轻轻弯下腰,轻声:“先生,我观察了一下,你们是不是对我们这次航班的餐食不太满意?”

    谢洵淡淡回应了一声:“没有,还不错。”

    “的,要是我看您的伴侣没什么胃口,所以才……”

    谢洵在听到那个词时短暂地愣了片刻。

    也对,在他们这样,任谁都会这么觉得。

    纠正空乘的口误也无必要,谢洵短促地笑了一下。

    对方很担地问是不是餐食不吃,其不然,谢洵刚刚随便动了一点,也就是玛德琳做的不太行,其他的有几样都还不错,不过程澄估计就是看到蛋糕长得一样就失去尝试的欲望,才对后面那些碰都不碰。

    “别介意,他就是气性大。”谢洵最后也没解释他跟程澄的际系,只是简单地安慰了一下空乘。

    毕竟程澄脾气是真的很差。

    “的先生,旅途愉快,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

    对方过了一分钟又走过,这次给谢洵拿了一支剪过刺、系上了精美丝带的玫瑰花。

    “这是本次航班的一点小意。”空乘笑得很得体,最后轻声地看着他们祝福道,“您与您的爱天生绝配,愿你们永远幸福。”

    这一次谢洵还是怔了怔。

    他跟程澄婚礼的那天就听了不少祝福,但大多数都是些看热闹的亲戚、不明真相的朋友,除了两面对面的誓言,剩下那些送上的辞藻也都不过流模板,谁也不知道有几分真意。

    而在不一样。

    这一趟旅行只有他们两个,按照飞行时间,再过数小时他们就会到异国的上空,没有认识他们,没有在意那场婚礼是不是骗局,没有知道程澄糟的经历和令厌恶的父兄……

    他们就真的只是一对一旅行的伴侣,与飞机上所有无异。

    所有收到的祝福都是真诚的。

    空乘那句话还在谢洵的耳畔绕着,他伸手接过玫瑰,也很淡地对她笑了,“多谢”。

    他轻手轻脚地把玫瑰放在程澄那一头的座椅上,这个动作似乎惊动了对方,程澄在睡梦里皱了皱眉,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咕哝。

    他立刻僵住了没敢动,不过程澄最后还是没醒,只是毛茸茸的脑袋往谢洵的身上继续拱了拱,又重新传很平稳的呼吸声。

    不管怎么,谢洵想,在这一刻,在这些陌生的眼睛里,他们的确是perfectmatch。

    -

    程澄向就有在飞机上睡得香的本领,这一闭眼就几乎睡通了一整条航线,直到感受到了下降时飞机的颠簸,才揉着眼睛醒过。

    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块毯,而自己像……正靠着个?

    估计是自己睡着了不小靠过去的。

    也难为谢洵没把自己推。

    程澄立刻不动声色地把头挪,不过谢洵很快就发了,扭头看过,两对视了一眼。

    还不及话,程澄就看对方朝自己递了一瓶水。

    “快到了,如果不太饿的话,下了飞机再去吃。”

    “哦。”程澄睡得四肢都软了,懒得拧瓶盖,演都懒得演一下就递回去,看着谢洵,“拧不。”

    “……”谢洵表情没什么变化,也没多什么,还真接过给他拧了。

    正逢在过道上有经过,程澄牢记“有外在对角就不算崩设”的理念,立刻毫不吝啬地对谢洵露出一个笑,还高声用英语了句:“谢谢宝贝。”

    可能这一声做作得有些甜腻,引得对面的也看了过,还投了善意的眼神。

    刚才那名空乘也正路过,状对谢洵了一句:“看您的伴侣在面对您时,脾气像会很多。”

    她得小声,程澄没听清,拽了一下谢洵的衣服:“她刚才的什么呀?”

    谢洵面不改色地胡扯道:“她在下降气流颠簸,让我照看你。”

    程澄眉毛拧:“我是没系安全带还是怎么的需要你照看?”

    听他这么,谢洵也没反驳,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在正是黄昏,透过舷窗往外看,原本洁白绵软的云染上了橙色的霞光,一团一团铺,连成绵延又温暖的一片。

    而谢洵还能看太阳,在视野能及的最远端,与程澄的侧脸重叠在一。

    他遮住了一半光景,但鼻尖顶着此刻的日色,而睫毛融柔和的云层。

    在将落未落的夕阳下与趋混沌的天幕里,谢洵忽然想对方靠在自己肩上睡着时,空乘对自己的祝福。

    他私觉得,partner这个词很得体,但对程澄,也许应该换成sweethear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