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咸鱼小丧尸[无限]

正文 第165章 种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宁长风品了品,没品出什么。

    不管怎么说,凌霄说出这句话,他是安心不少。

    凌霄这种人的承诺,万金难买。

    想到这是一件大好事,宁长风心情大好,提着牛奶要走。

    凌霄:“等下。”

    他看了一眼那边正跟师天姝说话的宁宿,问宁长风:“以你和师天姝的能力,其实能在游戏里能护住孩子的,小孩需要父母,这或许会比他送出去好?”

    宁宿对此一点没提过。

    凌霄不知道他是没想过,还是想过没提。

    他要问清这一点。

    当然,他比谁都知道,把宁宿送出去更好,但他想知道宁长风和师天姝是怎么想的。

    宁长风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背对他们看向凌霄,“凌霄,你真不知道吗?我和师天姝能护住他,能护几年?十年有吗?”

    凌霄并未言语。

    他知道宁长风和师天姝意识到什么了。

    作为这个世界金字塔顶端的玩家,他们或许还不知道真相,但他们隐隐意识到什么了。

    这是基地二十年,除了第一个世界,系统去过的几个世界,最多的四十几年,最少的二十多年。

    宁长风说:“我和师天姝都有很多敌人,我们现在三十左右,我们能保证再坚持二十年到五十岁,在游戏不断涌入新人的情况下,依然保持游戏最高战力,保护到他成年有自保能力。”

    “我们能,游戏能吗?”

    宁长风说:“凌霄,你问的这个问题实在扎心。你以为我们不想把他留在身边吗?”

    “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他出现了,他太乖了,师天姝又是个工作狂,副本世界和游戏基地来回颠倒,当我们察觉到他时,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了。”

    “当时我和师天姝多次商量,最终理性决定,不要他了。”

    “我们深知要在无限世界里挣扎有多难,我们没办法了,就不要带他来无限世界受苦了。”

    宁长风永远记得那天晚上。

    那是深冬的一个夜晚,夜里已经有了刺骨的寒意。

    他坐在银桦社团最高的楼顶,看着师天姝走进对面一座白色小楼,去找殷青默。

    他不知道他坐了多久,已经麻木没了知觉。

    他看到师天姝从小白楼里出来,走了几步,背靠着墙一点点蹲下。

    他当即从楼顶跳下来,飞跑到她身边,搂着她说:“没事的。”

    那时他才发现,原来下雪了,他抱住师天姝的胳膊上,满是风雪的寒意。

    他向后收了收胳膊,被师天姝用力抓住,冷白的手指颤抖着碾碎了他胳膊上的雪花。

    “宁长风。”

    那是宁长风第一次听到师天姝带着哭腔叫他的名字。

    她说:“我不舍得,我没打掉他。”

    当时宁长风的眼泪差点流出来。

    他坚定地说:“我们生下他,我们还保护不了一个孩子吗?我们一定能把他保护得好好的。”

    做了这个决定后,那些天压着他们心里沉沉的阴霾都没了,他们反而轻松了下来。

    他们算好了,保护到他长大没问题。

    这十几年还能为他攒下许多保命的技能武器和积分,带他训练出一身在游戏世界保命的能力。

    原本会这样下去。

    系统一个基地二十年游戏大赛,打破了所有的平静,以及他们的自欺欺人。

    当有机会送他出去时,他们才会想,他能在基地长到多大。

    他们又商量了很多次,最终决定,如果可能,就送他出去。

    宁长风对师天姝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拿到游戏出口,如果你可以带他一起出去,你们就一起出去,如果不能,就让他出去。”

    师天姝只是紧紧抓着他的手,什么都没说。

    宁长风跟凌霄说:“如果没有这个奖品,我们最初是像你说的那样,打算带他在身边长大。如果不曾知道和平盛世是怎样的,他或许也会在游戏基地找到快乐。”

    “我们也不会想其他的很多,可是有了这个出口,你知道吗,就不一样了。”

    “抱歉。”凌霄对宁长风说。

    世界上能最为孩子考虑周全的,一定是父母。

    确实如宁长风所说,他们就想把孩子送出去吗?

    宁长风笑着摇头,“没事,这是好事啊,只是,我们对不起孩子,不能养大他长大了。”

    凌霄说:“我能预见,他会平安长大。”

    宁长风愣了一下,眼里瞬间迸发出明亮的笑意,“谢谢你,凌霄,真的,你可能不知道这句话对我们的意义。”

    宁长风一下变得特别开心,“最好他们能一起出去,如果不能,说不定还有三十年大赛,四十年大赛,我们一家终能团聚呢。”

    凌霄:“是会团聚。”

    宁长风心情大好,“走。”

    凌霄抬脚向那边走,“能请你们不要跟我男朋友说,你们最初没打算要这个孩子吗?”

    这种事宁长风当然不会随便跟人说,但他很好奇,“为什么?”

    凌霄:“他善良又敏感,你也看到他很喜欢宝宝了,听到你们曾有过这种想法,会伤心。”

    宁长风茫然了下,“没想到游戏里还有这么善良的人。”

    宁长风和凌霄向树下走时,村西头好多女生都出来了。

    宁长风把牛奶放到师天姝面前,“师社长,我真不想跟一个孕妇打,你们要是有个闪失,我不得被玩家骂死?您就退出游戏出口的争夺行吗?”

    宁宿:“……”

    师天姝冷冷地看向他,“你看不起谁?”

    宁宿:“……”

    见越来越多的玩家向这边靠近,宁宿站起身,默默看他们演戏。

    祝双双忍不住为师天姝说话,“宁前辈,你这么说也太过分了,还有,你用两袋牛奶就想让师社长退出出口争夺?”

    宁长风:“两袋不够,这个副本世界里,每天两袋够吗?”

    祝双双:“……”

    祝双双:“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应该尊重师社长这个对手,不要因为她怀孕,就觉得她一定比不过你,并以为她好的借口让她退出争夺赛。”

    宁宿在一边点头。

    祝双双说的对,宁长风刚才那话,大男子主义的同时还有一股爹味,虽然有演的成分。

    “是,可别小瞧师社长,她肚子的孩子可不是她的弱点,是她的武器。不知道多少人因她的肚子,出手时犹豫、收力呢。”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飘过来。

    人蛹师血薇正从一座二层小楼里走出来。

    祝双双皱眉看向她,“你有病?”

    宁宿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脾气还算不错的祝双双,会直接对基地玩家闻风丧胆的人蛹师,直接来这么一句。

    在他来这里之前,祝双双和人蛹师应该没一起下过本。

    她们几乎没有交集,人蛹师对祝双双来说,应该是非常可怕的玩家。

    当时有永冥社团的人来邀请祝双双去永冥社团,祝双双拒绝得小心翼翼,怕得罪永冥社团,而现在,她竟然直接骂人蛹师有病。

    人蛹师:“祝双双,你说什么!”

    祝双双:“我说你有病,没看到这里没人欢迎你吗?你过来阴阳怪气什么?”

    人蛹师脸色一下变得特别可怕,她手上出现一把两米多长的砍刀,划破风声落在祝双双颈边。

    祝双双扎着一个利落的丸子头,耳边散落的两根碎发,被锋利的刀刃削断,轻飘飘地落下。

    她眉眼沉稳,不慌不惧地看向人蛹师。

    人蛹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祝双双随她的愿,直直看向她,启唇清晰吐字:“你有病,没眼力见,讨人嫌。”

    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宁宿看向苏往生,苏往生向祝双双靠近了一步,呈现出随时攻击的姿态,但脸上没有多少紧张。

    他明白了为什么刚进村子时,那些玩家为什么怕祝双双和苏往生。

    三四年对于游戏中身体被强化过的玩家来说,留不下多少岁月痕迹,但对于三四年前刚进游戏的玩家来说,在实力上足以发生令人惊叹的变化。

    那个好像昨天还在哭的祝双双,已经完全无惧人蛹师了。

    宁宿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慨。

    她为什么这么厌恨人蛹师?

    人蛹师的砍刀转了转,刚要出手,突然被赶来的吸血怪拉住了。

    吸血鬼:“冷静点,这个比赛副本里不能无故滥杀!”

    祝双双轻嗤了一声。

    人蛹师一下又被她气得不轻,最终还是被吸血鬼硬拉走了。

    这边气氛又恢复了活跃。

    凌霄把宁宿拉到稍远的地方,对他说:“在这里不要用技能武器,也不要做对未来影响很大的事。”

    宁宿点头。

    他知道凌霄为什么这么说。

    凌霄知道他和祝双双、苏往生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刚才祝双双和人蛹师差点要打起来时,他就拉住了他的手。

    他不能用技能武器,应该是怕系统捕捉到。

    不能做对未来影响很大的事,怕改变未来,也会影响他的存在。

    凌霄一开始就跟他说了,他们看着就可以。

    凌霄说:“我刚才跟宁长风说了会儿话,他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才想把你送出游戏。”

    宁宿愣了一下,抿了抿唇,点头。

    凌霄揉了揉他的后颈,“走吧,他们在讨论副本了,我们过去看看。”

    宁宿“嗯”了一声。

    走之前,宁宿仰头亲了一下凌霄的下巴,没说为什么。

    凌霄低声笑,想要回亲,看到宁长风正看向这边,直勾勾的。

    凌霄:“……”

    “你们感情真好啊。”他们刚走过去,宁长风就说,意味不明地。

    宁宿:“……”

    凌霄:“我们感情好,不好吗?”

    宁长风也说不清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只说:“好好好,百年好合。”

    宁宿:“……”

    宁宿挠了挠下巴,指向师天姝那边,“她们在说什么?”

    宁长风:“说昨晚死的玩家。”

    原来昨晚村西头也死了一个玩家,祝双双那栋二层小楼里的女玩家。

    祝双双:“昨晚,我们小楼里的玩家都听到了小孩的哭声和笑声,有的是在床底,有的是屋顶和枕边,墙上和地板上有小孩爬行的手脚水印。”

    她说完这句话,至少有两个玩家看向鬼生。

    鬼生:“嗯?”

    鬼生终于聪明了一点,他不直接说不是他,而是趴在曼曼的耳边,说:“不是我,我现在会走了,不爬了。”

    宁宿:“……”

    祝双双继续说:“死的玩家叫王馨,房间里密布小手印,死得……”

    她沉默了一下,看了眼师天姝的肚子。

    师天姝:“不要有顾及,直接说。”

    祝双双说:“全身破裂,惨不忍睹。”

    她说完,苏往生又把他们小楼里的死亡情况说了一遍。

    苏往生:“奇怪,我还以为你们这边如果有死亡,也是那黑发女鬼造成的呢,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有头绪了。”

    宁长风:“怎么说?”

    苏往生:“之前去过很多副本,在分配住宿时,严格按照性别分的很少,何况这里还把男女隔在距离最远的村东西两头,这样分,性别可能是副本中重要的信息。”

    “昨晚进村时,我就发现了,冥前村的女人很多都长得很好看。”

    祝双双看了苏往生一眼,苏往生毫无所觉,继续说:“今早过来时,我又特意观察过,村东头男人比较多,村西头女人多,尤其是那些长得很漂亮,应该是单身未婚的姑娘。”

    祝双双:“你观察的挺仔细,也挺懂啊。”

    鬼生:“嗯!”

    宁宿:“……”

    你嗯什么?

    苏往生这才反应过来,“老婆,我在努力分析副本。”

    祝双双哼了一声,“小心你又被哪个女鬼看上,拉去做鬼新郎。”

    宁宿:“……”

    宁长风替苏往生解围,问他:“所以,你把这副本的重点放在了女人身上?”

    苏往生忙说:“对,再加上昨晚,在我们小楼里出现的是女鬼,所以我觉得这个村的秘密和女鬼有关。”

    他看了一眼宁宿,“我听宁诗说,《种鬼》的种子和土地可能是尸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这个村子有某些邪术,杀害纯洁漂亮的少女,来种鬼?”

    宁宿:“……”

    他都说把他的话当成屁话了,为什么还要在他爸妈面前这么说。

    他现在身份是凌霄的男朋友,是有包袱的。

    那一句毫无依据的话,别提。

    宁长风和师天姝都看了一眼宁宿。

    师天姝委婉地说:“你们这个说法,是建立这个副本就是用什么种出鬼的逻辑上,在没有准确线索的情况下,就下定论容易固化思路,虽然这个可能确实非常大。”

    多方面的原因,师天姝确实比平时委婉很多,她甚至还举了个例子,指出了另一种也有可能的思路,“比如《种鬼》的副本名,或许是能种出什么的一种鬼,这就是完全不同的方向,按照前一种思路走,会走出可怕的结局。”

    宁宿:“您说的对,这个说法毫无依据。”

    苏往生:“……”

    昨晚你是这样的吗?

    他硬着头皮说:“师社长说的对,你们这边昨晚出现的是小鬼,推到这里就出了问题。”

    师天姝:“不能说推到这里有问题,要看看今晚会不会出现男鬼。”

    她站起来,“先去双双他们小楼里看看现场情况。”

    祝双双立即站起来跟她一起,在前面向小楼走。

    她熟练地摸上师天姝的肚子,“宝宝,等下不要怕啊,可以闭上眼睛不要看。”

    宁宿愣了一下,没想到祝双双和师天姝关系这么好了。

    他又想到,其实在《曼曼》副本里,祝双双就很喜欢师天姝了,只不过那时,她们一个是刚进基地的小新人,一个是银桦社长,基地低顶级玩家,呈现出的更像是崇拜。

    三四年过去了,祝双双也成了基地有名的高手,她们可能是朋友了。

    宁宿感叹了一下时光的神奇,问身边的苏往生:“你老婆最高排名是多少?”

    苏往生骄傲地说:“第七,基本能稳在前十五。”

    怪不得面对人蛹师一点也不怵,宁宿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他又问:“你呢?”

    苏往生悲愤地说:“第八。”

    宁宿:“。”

    宁宿:“就当我没问。”

    苏往生:“……”

    这能当没问?

    你还不如不说这句话。

    死亡玩家的房间,昨晚已经被稍微清理过了。

    可能也是猜到尸体在这个副本可能会有点特殊,尸体并没有轻易埋了,而是用一个白色床单盖着。

    祝双双描述的房间里遍布的小手印已经不见了,但宁宿发现了和他们小楼里一样的水草。

    师天姝走到床边,掀开白色床单仔细看了一会儿,又盖上了。

    苏往生说:“去我们那边看看吗?”

    师天姝点头,“去看看。”

    苏往生立即在前面带路,祝双双跟上跟他说了几句话。

    宁宿听到师天姝在门后跟宁长风低声说:“有些眉目了。”

    宁宿眨了眨眼,看向凌霄。

    凌霄:“去看一眼。”

    两人一起走到死者身边,掀开白色的床单看了一眼。

    真的是祝双双说的全身破裂,刚才她只是简单地总结了一下,没多说细节,真实看起来,破裂得非常惨烈,几乎没有完好的一块。

    奇怪是,破裂成这样,竟然没有血迹。

    昨晚他们小楼里死的玩家,身上也没有血迹,血肉都成了黑发的养料。

    宁宿看了一会儿,“唔”了一声,重新把床单盖好。

    他们又一起去他们村东头的小楼看,过去时撞到了提着早餐向这边跑的庞洋和孟江。

    宁宿多看了几眼这俩。

    之前庞洋一直咋咋呼呼的,好像对孟江还有点意见,此时看起来关系还行?

    师天姝接过庞洋递过来的包子,就着牛奶,一边吃一边向那边走。

    她的肚子看起来很大很沉,可走了一个多小时,一点异样都没有。

    宁宿松了一口气。

    他们小楼的尸体也没处理,而其实上尸体只剩下骨头,变成骷髅了。

    密密麻麻的头发封住了屋子,密不透风,头发却像是被风吹得微微涌动。

    师天姝、宁长风和祝双双看了一会儿。

    小楼还在的玩家知道他们来了后,全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讲昨晚的事。

    师天姝没瞒着他们,直接说:“你们说昨晚出现的女鬼头是泡烂的,祝双双她们小楼里小孩的手印是水印,现在能看出的共同点就是水。”

    宁长风立即说:“村口那条宽河。”

    祝双双:“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师天姝:“河有点远,我们先逛逛冥前村,了解一下村里的基本情况,顺带打听一下那条河。”

    祝双双:“好。”

    他们刚要走,凌霄说:“等一下。”

    宁长风立即问:“等什么?”

    凌霄:“等宁诗。”

    他们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宁诗不见了。

    没多久,他就出现了。

    一辆三轮车停在小楼门口。

    那是一亮老款式的红色三轮车,上面喷了两排白漆字。

    左边:接送孩子上下学。

    右边:预约老人出转院。

    宁宿从前面驾驶座探出头,笑着说:“上来,招手即停,随叫随走。”

    鬼生探出小脑袋:“车技超棒!”

    曼曼:“不收钱。”

    “……”

    三轮车里面铺了软软厚厚的垫子,看起来很舒服,不过挤挤也只能坐四个成年人。

    师天姝自然先坐上去,接着是祝双双,凌霄这个男朋友名正言顺地跟了上去。

    苏往生对宁长风说:“上面有师社长,前辈你自然不会上去吧,那我就上了。”

    宁长风:“……”

    苏往生占据了最后一个座位。

    宁宿:“我们出发了!”

    小三轮车晃悠了一下,立即平稳地跑了起来。

    宁长风:“……”

    为什么他会这么熟练?

    看着小三轮车跑远,有个玩家骂了一句“马屁精”,然后殷切对宁长风说:“小三轮有什么好的,我们一起效率更快。”

    宁长风收回不舍的目光,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他想坐小三轮车啊。

    冥前村非常大,走着逛真的很麻烦。

    大村子路挺平坦,小三轮跑起来就很舒服。

    师天姝一点不适都没有,她问宁宿:“你怎么弄来小三轮车的?”

    宁宿:“跟村民借的。”

    他刚才看到师天姝走了那么久,师天姝是没表现出什么异样,但宁宿还是担心。

    这村子是真的大,一天走下来太累了。

    妈妈怀他很辛苦,他得想办法减轻一点妈妈的辛苦。

    于是他就去跟村民借三轮车了。

    苏往生:“村民会给你借?”

    宁宿:“怎么不会?磨磨就给了。”

    苏往生:“……”

    能想到去借三轮车,还能借到,你可真是个鬼才。

    宁宿:“去哪里?”

    师天姝:“有三轮车的话,那就直接顺着河逛一圈看看情况。”

    宁宿:“哎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