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破相

正文 第34章 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日光爬上窗沿的时候,林幼宁被房间里的动静吵醒了。

    她说不上声音的来源是哪里,也没有立刻睁开眼睛,等待了一段难以计数的时间过后,她听到了浅浅的,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脚步声在床边停下了,没过几秒,林幼宁感觉到温热的掌心贴在了自己脸颊上。

    不想面对眼前的人,迟疑了几秒,她装作熟睡的模样,一动没动。

    钟意很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颊,而后掌心一路向下,轻轻勾起她的下巴,又用指腹来回摩挲她的嘴唇。像是在对待一个爱不释手的玩具。

    他的动作很小心,像是生怕吵醒她,不多时便离开了。

    还没等林幼宁松口气,忽然之间,钟意俯身过来,猝不及防地吻住了她。

    他的嘴唇很凉,像一块冰似的贴过来,汲取着她唇上的温暖,然后逐渐融化。

    没有试图撬开她的牙关,也没有其他的入侵动作,这个吻脆弱得如同清晨露水,无关情欲。

    当走廊里传来kevin和谁的说笑声时,钟意极克制地从她唇边离开了。

    林幼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嘴唇上残留的温热触感也让她坐立不安,此时此刻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

    没过多久,她听到钟意近乎呢喃的低语:“姐姐,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卧室里静悄悄的,听不到丝毫回音。

    “应该不会吧。”他自嘲地笑了。

    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做什么,钟意帮她盖好了被子,又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就起身离开了。

    直到房门被人打开,又关上,林幼宁终于睁开眼睛。

    她仍然保持着那个侧躺的姿势没有动,过了很久,才扶着床沿慢慢坐起来。

    房间里静到落针可闻,晃了晃脑袋,林幼宁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任何跟他有关的事情,如往常一般起床洗漱。

    换好衣服走到厅的时候,她在餐桌上看到了一份还冒着热气的早餐。

    是她喜欢的红豆薏米粥。

    她把视线移开,下一刻,又在沙发上看到了那只熟悉的,憨态可掬的金毛玩偶。

    玩偶的胸口上还贴着一张明黄色的便利贴。

    慢吞吞地走近几步,林幼宁伸手揭下了那张便利贴,看到上面写着一行简短的英文,大意是这个玩偶留在这里,随她处理。

    她垂眸望着便利贴上行云流水的熟悉笔迹,半晌,发泄般把这张便利贴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昨晚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柜此刻已经被整理干净,那个断掉的衣架也被粘好了,然而中间那道裂痕仍旧清晰刺眼,永远无法完好如初。

    断了就是断了。

    四月对林幼宁来说,是极其忙碌的。

    她开始频繁地往返校园,参加各式各样的final和mee,毕业论文也临近ddl。

    将近五年的phd,转眼间就走到了尾声。时光太匆匆。

    季从云打电话约她吃饭的时候,林幼宁刚结束一场finalpresentation,正在跟组员闲聊,挂断电话之后,她怔怔出神,身边的sabra叫了她好几声都没听到。

    下午四五点才回到家,她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在出门之前打扮一下自己。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化过妆了,此时此刻坐在梳妆台前也静不下心来,非常潦草地化了个淡妆,打开首饰盒想找一副耳环戴上。

    她的首饰不多,一个小小的盒子就能放得进所有了,可是她打开盒子的那个瞬间,第一眼看到的,却是被随意放在其中的,一枚陌生的戒指。

    指环上整齐镶嵌着一圈切工小钻,躺在这个简陋的首饰盒里面,和其他粗糙的饰品中间,显得格格不入,又闪闪发光。

    林幼宁确定这不是她的东西。

    她伸手取出了这枚戒指,放在掌心里仔细端详。

    和它的主人一样,很美,很矜贵,却也很易碎。

    没有试图戴在自己的手指上,甚至连比划尺寸的动作都没有,片刻过后,她又把戒指重新放回到首饰盒里,像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林幼宁准时到达了那家仅有十分钟路程的西餐厅。

    和往常一样,季从云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他总是早到。

    西餐厅里的布局结构很开阔,每张餐桌中间的位置都摆着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白玫瑰。

    林幼宁的视线在其中一朵白玫瑰上稍作停留,然后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一路往里走。

    头顶的光线是很有情调的暖黄色,季从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穿着一件浅色衬衫,袖口向上挽起,露出一段修长有力的手臂,和手腕上的石英砂表盘。

    熟悉的靠窗位置,和熟悉的脸,让她有一种恍如初见的错觉。

    隔着一小段距离,季从云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直到林幼宁走近,在他对面落座之后,季从云还是用那种格外专注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笑着对她说:“你今天很漂亮。”

    反应过来自己今天出门前特意打扮了一下,她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打开菜单,装作很认真的样子逐页浏览。

    怕对方等着急,最后她还是放弃单点,选了一个推荐套餐。

    他们简单地聊了一下近况,听季从云提起自己的工作时,她才后知后觉,原来他已经来到这里快两个月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自己的这次外派大概在三个月左右。

    那个时候她以为三个月很漫长,没想到转瞬即逝。

    看出来她在走神,季从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跟我说话这么无聊吗?”

    “啊?怎么会。”林幼宁立刻清醒过来,连连摇头,“只是在想,时间过得好快。”

    他闻言,沉默片刻:“是啊,转眼就过去两个多月了。”

    停了停,又说,“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这么一想,这次外派很值得。”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你喜欢我什么?”

    大概是听出了她话中的困惑,季从云看着她,柔声道:“大学的校园里,你曾经跟朋友来看过我打篮球,你还记得吗?”

    “记得。”林幼宁点点头,试图回想起他穿着球衣神采飞扬的模样,“学长那个时候很受欢迎,学校里很多女生都喜欢你,包括我室友。”

    季从云垂眸望着花瓶里的白玫瑰,语气分不清是怀念还是遗憾:“那个时候我以为你也是因为喜欢我,才来看我打球,后来才知道,原来你只是陪室友。后来你室友跟我告白被拒绝,你也就没再来过了。”

    林幼宁愣了愣,还没理清回忆,又听到他的声音:“其实我当时也想过跟你告白,还偷偷写了一封情书。我那个时候没谈过恋爱,情书也不知道怎么写,删删改改,进度很慢,后来……没等我写完,你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季从云抬眸望向她,神情从容而释然,“虽然很不甘心,但我也只能把那封情书丢掉了。”

    餐厅里气氛幽静,只偶尔能听到隔壁桌的笑声和刀叉碰撞声,林幼宁脑袋里乱糟糟的,试图回忆起一些大学期间与他有关的片段,然而千头万绪,仍然找不到出口。

    如果不是那场被迫的相亲,她几乎已经完全忘记这个人了。

    “其实我也很抗拒相亲,可是当阿姨把你的照片发给我之后,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季从云眼底有薄薄的笑意,虽然说着这样的话,看上去也并不为往事所困,“在餐厅等你的那十五分钟里,我想了很多,可是等你到了之后,我才发现,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对不起……”这句道歉几乎是她脱口而出的。

    “没什么好道歉的,能够重新认识你一次,也很好。”他的口吻很包容,“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再次见到你,我还是很心动。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了。”

    微暗光线照亮了季从云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和含着笑意的双眼,好像在他面前,什么都不用担心,可以无条件地选择信任。

    林幼宁有些狼狈地低下头,思绪乱成一团,很久都没有回答。

    最后浮现在耳边的,仍然是母亲曾经在视频里的叮嘱。

    ——你已经二十八岁了,别再任性了,好吗?

    母亲说得没错,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不能一直任性,也不能一直做出错误的选择。

    手里的银质刀柄被她握得生疼,林幼宁终于回过神来,犹豫片刻道:“其实……我觉得我现在很糟糕,可能配不上你当年的喜欢了。”

    季从云闻言,神情忽然变得认真起来:“幼宁,我曾经在书里读到过一段话。”

    他一边回忆,一边叙述,“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并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只是希望今后的你,在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要灰心,至少曾经有人被你的魅力所吸引。曾经是,以后也会是。”

    林幼宁听着听着,险些红了眼眶。

    就在这个不恰当的片刻,她又想起那首歌,想起那句,快乐再光临,可惜我没能力重生。

    出门之前,当她选择坐在梳妆台前的是时候,其实就已经意识到了。

    眼下的这个机会,如果这次错过,下次可能就不会再有了。

    ——做回一个平凡的,普通的,不会受伤,不怕失望的正常人的机会。

    “学长,我答应跟你试试。”

    终于,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