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咸鱼替嫁后

正文 第53章第五十三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82消失的卤味

    楚辽官员每上班五天就能有一天休沐,虽然比不上后世的双休八小时工作制度,但是比起没有休息时间的穷苦百姓,这已经很不错了。

    自从姬松去工部上班之后,每到休沐,他都会带颜惜宁去京郊庄子上看看。尤其这一次,他们两准备去京郊马场,颜惜宁从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开始期待了。

    马车“哒哒”向着马场进发。颜惜宁心情极好的哼着小调,他蹲在马车前的栏杆旁,兴致勃勃的揭开了地上一口炉灶的锅盖。

    这口锅构造同家里可以活动的炉灶一模一样,只不过缩小了好几倍。它只有竹篮那么大,灶膛空间不大,只能放下两根胳膊粗半尺长的木材。

    灶膛虽然不大,可是配套的锅却不小。若是用这口锅煮饭,煮出来的饭足够三四口人食用。

    这是冷管家给他找来的最小的炉灶,长途跋涉的商队们都会带上这样一只小巧方便的锅。只要有两尺平地,就能有一口热的吃。

    此时锅中正咕嘟着一锅卤味,里面有鸡头鸭脚和卤蛋。虽然都是些不起眼的边角料,但是胜在新鲜。出门在外怎么能少了一锅解馋的零食呢?

    颜惜宁本想昨天晚上就将卤味给做好,可是温度渐渐升高,食材保存的时间大大缩短。不得已之下他才决定带着小锅在马车上炖煮。

    从出了城门开始,小锅就开始发力。诱人的香味从小锅中源源不断的飘出,引得赶车的严柯他们频频回头。

    看了看锅里的卤味情况之后,颜惜宁放心的盖上了锅盖“再煮一会儿就能出锅啦。”

    听到这话严柯苦了脸“一会儿是多久啊?明明这么香,竟然还没煮好吗?”

    颜惜宁笑道“不着急,不是还要好久才能到马场吗?我保证你能在到达之前吃到卤味。”

    姬松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其实马场中有庄子。”颜惜宁不用在路上煮东西,只要他需要,庄子会提前准备好他需要的一切。

    颜惜宁眉眼弯弯“感觉不一样。”

    野炊的魅力就在于此,在自然环境中煮上一锅好吃的,清风中裹着肉香扑面而来,这才是享受啊。

    姬松的目光从小炉灶上扫了一圈,他笑着摇摇头。在炽翎军中行军时,只要有马有兵器,他们上马就会走。他曾经是那么的性急,片刻都不会耽搁。然而遇到颜惜宁之后,每次出门都像搬家,他竟然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观察到姬松细微的情绪,颜惜宁讪讪的挠了挠脸颊。他再一次揭开了锅,随后从里面翻出了一枚煮得金灿灿的卤蛋放在了小碗中。

    等卤蛋温度稍稍降低,他端着小碗钻进了马车“松松饿了吧?尝尝卤蛋?”

    他做的卤味锅里面没有加酱油,但是加了黄栀子,因此锅中出来的卤味色泽金黄。就拿这只蛋为例,虽然炖煮的时间不长,可是蛋白表面已经出现了好看的浅黄色。

    姬松也没拒绝,他拿起筷子轻轻一夹,鸡蛋分成了两半。金灿灿的蛋黄清晰可见,散发着特有的香味。姬松夹起一半鸡蛋塞到口中,他将筷子递给颜惜宁“你也吃。”

    颜惜宁眉开眼笑的接过筷子,他将剩下的鸡蛋塞到嘴里,嚼了嚼之后他很满意“味道还行。”

    窗外的风景慢慢的倒退,颜惜宁歪着头看向窗外,眼中的兴奋和激动溢于言表。

    姬松答应他,如果今天条件合适的话会让他骑马。在现代,骑马是有钱人才能有的运动。他只在电视上见过人骑马,自己从没碰过高头大马。一想到今天可以骑马,音符就不受控制的从他喉咙中蹦出。

    姬松的马场在皇家围场附近,准确一些在围场的西南方。向西行走一段路后,严柯驾着马车走上了一条向南的岔道。

    官道两侧树林茂密,颜惜宁本以为路上没什么人,然而他却见到了不少马车。大多数马车上多半放着人高的桶,桶壁上湿漉漉,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见颜惜宁眼神疑惑,姬松解释道“前方有个山涧,泉水很不错。京中很多达官贵人会到此处来取水,这些就是取水的车。”

    颜惜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有钱人真舍得啊,竟然每天都派仆役到城郊来取山泉水。说起来冷管家前些日子也给他送了一些泉水,他喝了之后感觉也就一般,没什么特别的。

    沿着岔道走了一盏茶后,颜惜宁感觉周围的温度降了下来,他舒爽的叹了一口气“突然凉快下来了,松松你感觉到了吗?”

    姬松道“前方就是山涧了。若是你有兴趣,可以让严柯他们停下。”

    山涧附近的风景很不错,每到夏天会有很多人到附近来避暑纳凉。颜惜宁这么怕热,他应该很喜欢这边的温度。

    听说能停下,颜惜宁来了兴致。他探头道“严侍卫,等一会儿我们可以在山涧那边停下吗?”

    严柯扬声“属下遵命。”

    没一会儿颜惜宁便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循声看去,墨色的青山已近在眼前。青山脚下有一条宽一丈的石头河,清澈的流水冲刷着石头溅起白色的水花。

    马车越向前走,离山涧越近。清凉的水汽迎面而来,马车中顿时舒爽多了。

    马车缓缓停下,定睛一看,严柯已经将马车停在了一棵大树下。树下土地平整,树下停了数十辆马车。仆役们将马车上的空桶搬下,又将装满水的桶搬上车。

    大树东南方向的山壁上有一条裂缝,裂缝不断向外渗着水。水流顺着裂缝的方向滴落,在裂缝下方水流稍稍湍急的地方并排放着五六只大木桶。每当其中一只木桶装满了水,就会有仆役涉水将新的木桶放上。

    颜惜宁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他伸了个懒腰“啊~真舒服啊。”

    难怪城里人每到节假日都会去公园走走,林间的空气确实不一样,闻起来凉凉的甜丝丝的。颜惜宁舒展了身体动了动他的胳膊和腿“容川,下来透透气呀。”

    姬松本不想出来,听到颜惜宁的邀请,他抿了抿唇“嗯。”

    眼看他又要找毯子盖住自己的双腿,颜惜宁笑道“没事,我们就在附近转转,不走远。”

    姬松还在迟疑,颜惜宁再一次上了马车。他小心的推着轮椅滚向了搭在马车外的木板上“外面的空气闻着真的很舒服,你相信我。”

    轮椅稳稳的落在了属下,姬松抬头看向了挺拔的树冠。颜惜宁笑道“外头的空气是不是很清新?”

    姬松老实道“有一股卤肉味。”

    颜惜宁哭笑不得“你这是在车上被卤肉味熏迷糊了,走,我带你去闻一闻山林的气息。”

    颜惜宁推着姬松向山涧的方向走过去,从树下到山壁这段水中放着数十块平整的石头。清澈的水流从石头上流淌而过,水下的情况清晰可见。

    在崖壁上方的半山腰上,有一座小亭子,亭子中传来了管弦丝竹声。欢笑声阵阵传来,听起来里面有很多人在那辆。

    姬松抬头看了看山崖上方“你要上去看看吗?”

    听着上方传来的欢声笑语声,颜惜宁笑着摇摇头“不了。”

    想要去上面的亭子,只能从前方的山道上去。他上去没什么问题,可是姬松怎么办呢?再说了,他和上面的人不熟,与其见面尴尬,不如不去打扰。更何况,他还要去马场骑马呢,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吧。

    这时候严柯端着两个竹筒快速踩过山涧中的巨石向两人走来“主子、王妃,喝泉水。”

    竹筒做的杯子摸在手中能感觉到明显的凉意,喝上一口泉水,清凉的感觉席卷了五脏六腑。但是还是那句话,泉水喝起来和他院子里面的水没什么两样。

    或许来这里取水的人,就是为了这一口清凉吧?

    颜惜宁喝了大半杯水,他将竹筒上的盖子拧好“谢谢严侍卫。”

    严柯嘿嘿笑了两声,他挠了挠头发眼巴巴的看向了颜惜宁。

    颜惜宁??

    严柯见自己的眼神攻势没什么效果,他忍不住问道“王妃……卤味锅应该好了吧?”

    卤味锅的味道像是一柄小勾子,勾住了他的肠胃,引得他的一路在口水犯懒。

    听到严柯的话,颜惜宁猛然回过神来“对哦,应该好了。”

    他还在这里傻乎乎的看风景,再看下去只怕他的卤味都煮烂了。想到这里,颜惜宁推着姬松快速向马车的方向而去“走走,我们去吃凤爪去。”

    然而等他们来到马车前方时,只见留守马车的王春发蜷着身体倒在了座位上呼声整天,颜惜宁的卤味锅不翼而飞了。

    严柯面色一凝,他一步蹿上了马车,摸了摸王春发的脉搏之后他面色复杂。他用力推了推王春发“老王,醒醒!”

    王春发睁开了朦胧的双眼,他疑惑的揉了揉眼睛“奇怪了,我怎么睡着了?”

    严柯面色铁青“王妃的锅呢?”

    王春发指向了后方“锅在后面……”

    他扭头一看,顿时所有的瞌睡虫都飞了。王春发难以置信“日,锅呢?肉呢?!”

    83小短腿

    这不是颜惜宁第一次丢东西了,上一次他丢了三块红烧肉,这一次连肉带锅都没了,一时间他缩在了马车的小床上难过成了球。

    这次出门轻装出门,姬松只带了严柯和王春发两个侍卫。他们两在附近翻找了数遍,别说一口锅了,就连一根鸡骨头都没找到。空气中残留的卤味味道越来越淡,到最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姬松面色严肃,他虽然失去了双腿,可是耳力眼力都没受影响。马车就在他身后,他竟然没感觉到有人靠近。王春发和严柯都是军中好手,可王春发竟然被人悄无声息的放倒了。

    京中竟然有这么可怕的人,若是这人想要杀人,岂不是须臾间就能取下他们的性命?此时再联想到颜惜宁说过,他曾经丢过几块肉,看来这人在很久之前就盯住他了。

    姬松思索片刻之后问颜惜宁“你……还想去马场吗?”

    这种高手若是要他的命,他躲在哪里都没用。与其被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影响自己的计划,还不如坦坦荡荡做自己想做的事。

    虽然姬松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不确定颜惜宁是不是也这样想。毕竟颜惜宁从没经历这种事,不知道他会不会吓破了胆。若是颜惜宁害怕,姬松立刻会让严柯回头。

    颜惜宁蔫巴巴,他叹了一口气“当然要去啊,我还想骑马呢。就是我食言了,我答应过严侍卫,等他到马场之前一定让他吃上卤味,可是现在锅都没了……”

    想到那口只用了一次的锅,他心痛得不想说话“偷肉就偷肉了呗,偷走我的锅干嘛啊?有没有职业道德?”

    姬松哭笑不得“别生气了,回去再给你买一只。”

    颜惜宁唏嘘了一会儿“算了,不值得为一口锅影响我们的好心情。我们先去马场,等到了马场,我再给大家卤好吃的。”

    姬松眉头微微扬起,这才是容王妃该有的胆色和气魄啊。

    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行,大半个时辰后,颜惜宁发现周围的山势渐缓。放眼看去,前方出现了一片广漠的草地。

    草地绵延数里,成群的马儿在草地上悠闲的吃草,还有的在自由的奔驰。还没靠近马场,马儿的嘶鸣声就传了过来。

    颜惜宁抬眼看去,只见草地上有数数十个汉子骑着骏马狂奔而来。

    严柯抬眼看了看“主子,马场管事来了。”

    马场的管事叫李立恒,是个黝黑精壮的汉子。李立恒带着他手下的马倌们已经恭候姬松他们多时了,看到马车出现在草场边缘,他们立刻前来迎接。

    马倌们肤色黝黑,他们□□都有一匹骏马。这些骏马有黑有红,每一匹都油光水滑。看到这些骏马的瞬间,颜惜宁眼珠子都直了,他很快忘记了被偷走了的锅“好帅……”

    下一刻他期待得看向了姬松“容川,我现在可以骑马吗?”

    姬松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不行,你还没做好准备。”

    颜惜宁迫不及待“那什么时候我才能骑马?”

    严柯乐道“王妃您不用着急,一会儿属下们会对您讲解骑马的注意点,然后再带您挑选适合您的马匹,今天一定能让您上马。”

    颜惜宁看着骏马双眼亮晶晶,他忙不迭的点头“嗯!”

    在颜惜宁的印象中,骑马应该不复杂。只要翻身上马勒住缰绳,马儿就能听自己的命令奔跑或者停下。结果等他听完李立恒的讲解之后,他才发现骑马原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马儿高大,初次学骑马的人很容易被甩下来。摔在地上不可怕,可若是摔得位置不好,马一脚踩到人身上,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命丧当场。

    颜惜宁看电视的时候经常见男女主角穿着飘飘欲仙的衣衫翻身上马,然而李立恒却说,骑马一定要穿马褂,马褂能保护双腿免于伤害。此外马镫缰绳乃至马鞍的用法都有要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声音都有意义。

    见颜惜宁有些晕头转向,姬松温声道“你以前没骑过马,突然接触骑马确实会有些晕乎。让你记住这么多有些困难,不过不着急,我们先去挑选一匹适合你的马,等你上了马之后再一步步熟悉。”

    颜惜宁最期待的就是挑选马匹了,他双手握拳“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他要挑选一匹最威武雄壮的马儿,他要策马奔腾。

    李立恒特意在草场上圈了一块地让颜惜宁练习骑马,草场就在庄子前方,出了门就能看到。当颜惜宁穿上马褂站在草场边缘时,他的期待到达了顶峰“不知道李管事会给我挑选什么样的马。”

    其实他已经看好了一匹枣红色的马,那匹马身体比他还要高,皮毛下块块肌肉结实有力,一看就是一匹好马。

    这时李立恒的声音从一边传来“王妃,这是您的马。”

    颜惜宁扭头一看,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只见李立恒身边站着一头小马。这匹身量矮小,伸长脖子脑袋也只到了他胸口位置。马儿身上长着丰厚的毛发,和它大长腿长脖子的同类相比,它有着罕见的五短身材。

    而且这匹马颜色有些花哨,其他的马儿身上就算有别的颜色,颜色都会比较规则。而这马的颜色让颜惜宁想到揽月湖中那种花里胡哨的锦鲤,身上有黄有白还有红,看久了会觉得眼睛发花。

    不可否认这匹马很可爱,但是这真是他能骑的马吗?这不是在欺负幼马吗?

    严柯和王春发两不厚道地笑了,就连姬松都忍不住扭过了头。颜惜宁幽怨的看了过去“严侍卫、王侍卫,过分了啊。”

    李立恒见颜惜宁面露委屈,他赶紧解释道“王妃,这是有番邦传来的矮脚马。别看它身形小,它性子温和天资聪颖,很适合初次学骑马的人。而且它有很强的耐力,普通马匹去不了的地方,它能进出自如。”

    李立恒说话时,小马抬起了头,乌溜溜的眼睛温厚得看向了颜惜宁。颜惜宁心中一软,这真是一匹温和的马,只是他有些迟疑“我真的不会压坏它吗?”

    李立恒拍着胸口发誓“王妃放心,您只管上马就是。”

    颜惜宁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缰绳,缰绳一拽,马儿打了个响鼻向着颜惜宁的方向走了两步。颜惜宁不怕小动物,见小马走来,他顺手摸了摸马儿的脑袋“它叫什么名字?”

    李立恒道“小短腿。”

    颜惜宁???

    这个名字挺伤马的。

    听到身后严柯他们的笑声,颜惜宁面无表情也挺伤人的。

    等颜惜宁翻身上马时,小短腿的优势就展示出来了他甚至不用马镫就能翻身上马。别人上马之后有睥睨天下的英姿,他上马之后感觉自己骑上了小电驴,身体非但没有拔高,还矮了一截。

    小短腿很乖,颜惜宁按照李立恒教的法子扯了扯缰绳,它就迈开腿不紧不慢的走了起来。因为马儿身体矮,走动起来震动也小。走了几圈之后,颜惜宁放开了胆子。

    他扬声道“驾——”

    小短腿四蹄猛地发力,速度比先前快了很多。其实骑马和骑小电驴没什么区别,就是骑马稍微抖了一些罢了。风呼呼从耳边刮过,颜惜宁信心满满“你们看,我会骑马啦——”

    纵然颜惜宁技巧掌握得不错,可是一个成年人骑一匹矮脚马,这场面怎么看怎么好笑。严柯和王春发没忍住又蹲地上笑起来了“哈哈哈哈~”

    姬松唇角挑起笑意“适可而止,你们第一次上马的时候,不会比他好。”

    严柯擦擦泪“主子说得对。”

    看到颜惜宁掌握得很快,李立恒很快撤去了围挡,小短腿载着颜惜宁在更大的草场小步慢跑了起来。颜惜宁和小短腿磨合很顺利,没用一盏茶的功夫,他就能自如的驾驭小短腿了。

    李立恒有一点没骗他,小短腿真的很能跑,而且有些大型马去不了的地方,它轻轻松松就能去。比如上山,一般的马面对羊肠小道束手无策,小短腿出入顺畅。当然,小短腿也有自己的劣势,它速度不如普通的马快。普通战马长腿一跨,小短腿得跑三步。

    颜惜宁越看越觉得小短腿好,他摸着小短腿的鬃毛“走,小短腿我们,再跑一圈就回家。”

    颜惜宁天生招小动物喜欢,话音一落,小短腿打了个响鼻,随后迈开腿“哒哒”跑了起来。姬松的声音远远传来“阿宁,不要跑太远。”

    颜惜宁应了一声“知道啦——”

    颜惜宁不会跑多远,他只在庄子周围的草场上跑几圈。正当他跑到屋后时,他闻道了一股熟悉的卤肉,这不是卤肉锅的味道吗?他对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很熟悉,这就是他被偷走的卤肉锅的味道。

    正当颜惜宁勒马警觉的四处观望时,他听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丢不丢人,这么大个人骑五短身材的马。”

    颜惜宁左顾右盼,他只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却不见人影。这时候有什么远远的飞来砸到了他的脑门上,他“哎哟”了一声,低头看去,只见草丛中有一只鸡爪上的骨头。

    鸡爪的骨头泛黄,这就是用了黄栀子才有的效果,这一刻他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偷了他卤肉锅的小贼。

    颜惜宁后颈发麻,他张张嘴想要呼叫。这时他听到那人的声音传来“别找了,你要是能找到老夫,你就是天下第一了。你男人的腿还想不想治了?”

    颜惜宁翻身下马,他实在找不到那人隐藏在何处,于是只能站在原地对着山峦的方向拱手行礼“想治!请前辈出手相助!”

    那声音轻笑一声“你这人有点意思,你不知道老夫是谁,也不确定老夫是不是要害你,一张口就让老夫帮你治腿。那我问你帮你治了你男人的腿,老夫有什么好处。”

    颜惜宁思索片刻之后开口了“红烧肉、清蒸鱼、糖醋排骨、大肘子……只要前辈想吃的东西,我都会为您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