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级序列之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正文 第197章: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到汤然诺的指示,金毛大狗汪汪叫了两声,鼻子在地上不断嗅来嗅去,向着小区门口前进。

    万嵘小区之前刚更换过物业,此时门口的门禁装置还在维修当中,两名玩家光明正大地走进小区,装作普通住户夫妻的样子,牵着狗,朝事发楼房走去。

    两人混进围观群众当中,汤然诺悄悄松开狗绳,让金毛大狗自己跑了出去,奔跑的同时,那狗还歪着嘴巴,摇头晃脑,似乎在伴随某种诡异音乐舞动,一溜烟就冲进了小区后方的垃圾堆里,开始狂刨不止。

    白羽一扬眉梢,轻声说道:“它这是?”

    汤然诺微笑道:“释放技能呢,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白羽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遛狗不拴狗,等于狗遛狗。你不陪它去垃圾堆旁边站一会儿吗?”

    “”

    汤然诺眼角一抽,戴着墨镜的姣好面容上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她装作没有听到白羽的话一样,装成一名普通的小区住民,好奇地向警戒线内张望,侧耳倾听,试图从小区群众的闲言杂语中获取信息。

    死者夏骏强住的是租来的房子,他的房东刚好也在围观群众当中。

    按照房东的说法,夏骏强大概是半年前签的租房合同,看起来很老实本分,其工作好像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平时依靠编写一些程序维持生计,沉默寡言,不善交际。

    根据周围邻居的描述,夏骏强一向喜欢宅在家里,只会在周六周末出去一趟。

    平时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会上门拜访,他自己就算下楼出门也是为了取外卖,或者是去超市购买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

    几天前还有人看到他在小区内的快递柜那里取快递,没想到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而且死因未知。

    小区居民们并不知道夏骏强是一名疑似杀了人,还在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扯淡,讨论当代年轻人总是经常熬夜,对身体健康完全不在意,随时都有猝死身亡的危险。

    房东也在一个劲地感慨,小声抱怨着,死了人之后这间房子恐怕很难再租出去,就算找到租,租金也得下调不少。

    这部分的闲谈内容并没有什么价值,白羽摇了摇头,发现官方的刑侦人员好像还在楼上勘察现场,完全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按照他之前在安暖家里听到的情报,恐怕夏骏强的诡异死状,已经引来了九州局的调查员,现在正在楼上协助江河市刑侦人员进行调查。

    白羽没想着直接与九州局进行接触,就算通过马甲也太过危险。

    他感觉到了什么,侧过头,看到汤然诺给他比了个眼神,立即心领神会地退出人群,和她一起绕到小区边缘的小径。

    “怎么说?”

    白羽摊了摊手,说道:“现在没有办法直接获取夏骏强的尸体信息,我建议到其他楼房的楼梯间,利用袖珍望远镜看清楚夏骏强所租住的房间。”

    “等会儿吧,毛毛还没回来呢。”

    汤然诺摇摇头,扬了扬手机,平静地看着白羽,“对了,我这里有夏骏强的个人信息资料,你要看么?”

    “不用,我也有了。”

    白羽莞尔一笑,从兜里掏出马甲专用的一次性智能手机,快速滑动屏幕,浏览起来。

    要查清楚程序员夏骏强的死因,自然得先知道他的社会关系,而查明社会关系的最好办法,就是购买居民信息。

    网络信息化时代,人们实际上已经在观层面失去了个人隐私权。

    注册需要手机号,网购商品需要银行卡信息以及详细住址,进网吧、进高铁、进酒店都需要人脸识别,并刷身份证证件。

    姓名,性别,电话,地址,学历,出行记录,酒店记录,短信记录,网购记录,驾驶证信息,银行卡信息,当前定位

    所有的信息,统统都被各大企业与网络运行商所保存。

    按理来说,这些信息分居各处,不会遭到泄露,但是,庞大的灰色产业信息需求,催生了信息贩子行业的诞生。

    催款收债行业需要欠款人的电话、地址、通讯录信息,诈骗集团需要大量的公民信息,房产中介需要买房者的信息

    需求,造成利益,利益,催生产业。

    掌管私人信息的企业将本系统内的公民信息兜售给信息贩子,而信息贩子则建立起巨型数据库,出售给上门收购的顾。

    这个数据库是如此的庞大、复杂、繁琐、包罗万象,甚至可以为那些出得起价钱的人,定制服务。

    只需缴纳数百元或者数千元的费用,以及一则手机号码,数小时之内就能手机号主人的所有信息。

    户籍、酒店记录、犯罪记录、身份证轨迹、工作轨迹、学历轨迹、手机定位、手机资费账单、支付软件账单、房产证、结婚证、出生证

    网络信息化时代,所有人都是透明的。

    白羽还没上高中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游离于灰色地带的巨型数据库系统,并且利用该系统做了一些小实验。

    早在乘坐出租车的时候,他就使用马甲的一次性防追踪定位手机,在信息贩子的数据库里录入了夏骏强的姓名与小区名字。

    最终,找到了夏骏强的公民信息,整个数据库系统设置在暗网之中,从查询到购买,所有流程都是自动化的,不需要经由人手,只需将钱转到系统后台即可使用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货币。

    他早就知道了了夏骏强的大部分信息资料,却没有和汤然诺说。

    原因有两点。

    一,是为了试探一下对方是否懂得如何查找个人信息数据,看看对方是否精明。

    二,是为了震慑威胁一下对方,白羽已经知道了汤然诺的住址与姓名,就算她现在使用的是马甲身份,可以随时抛弃,但马甲使用得越久,露出破绽的可能性就越高,找到她真实身份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想必,汤然诺告诉他找到夏骏强公民信息的原因也是如此,双方都有令对方真实身份暴露的威胁能力。

    可惜,白羽作为先出手的一方,提前更改了外表,隐匿了行踪,在“隐匿身份”这件事上,占据了天然优势。

    玩家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暂且不谈。

    白羽不管脸色微变的汤然诺,滑动手机,快速浏览了夏骏强的所有信息资料,大致拼凑出他的人生轨迹。

    男,29岁,汉东人,父母离异,随货运司机的父亲长大,家境一般,从小成绩优异,高中时父亲病逝,在江河市读的大学,计算机专业,与团队在aicpc大赛获得过奖项,没有任何酒店记录说明一直都是单身狗。

    大四期间得了一场重病,病愈后作为程序员进入一家中小互联网企业担任开发,干了6年,被上司辞退,目前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依靠程序员技能以及过去积蓄,养活自己。

    毫无疑问,资料上的夏骏强相当人畜无害,而且银行卡内积蓄颇丰,没有任何理由或者动机,拿起刀子进行入室抢劫。

    除非,那两名死者,与夏骏强认识。

    白羽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