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玫瑰花店

正文 第30章 第30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最后俩人还是从校门进去的,看门大爷是个老固执,扫脸过机失败不让进。

    元扬皱巴着脸和朱烨开玩笑,说还是翻墙来得实在。

    话是这样说,和大爷勾肩搭背套近乎的还是他。没一会儿就大哥弟弟的互叫起来,元扬给人递支烟,说您辛苦了。

    “上班不让抽。”大爷谦虚摆手。

    元扬给他塞胸前的口袋里,让他累的时候来根提神,“人嘛,都有想偷懒钓鱼的时候。”

    大爷一乐,说他年纪轻轻的,怎么学人耍滑头。

    又你来我往几句,朱烨远远看着没掺和。这样的情景但凡换个人都很世故俗气,偏偏是元扬,她只觉得新奇有趣。

    尽管以前也见过他蹲角落和人唠嗑的闲散模样,远不及眼前真实。

    老话说的没错,参与才有实感,不然其他都是想象。

    终于回归正题,大爷问他们为什么要进去?

    元扬笑着往朱烨那看,“我们俩以前都是这儿的学生,有空回来看看王主任。”

    大爷也跟着他动作,恍然大悟般哦了声,笑吟吟的:“你还追着人呢吧?”

    朱烨一直盯着他们,见他们看自己,圆眼里溢满疑惑。她对上元扬的目光试探性向前走两步,意思是叫我吗?

    元扬忽然想起很早以前,他和张平聊起她,看过去时朱烨也是这样的神情。

    呆呆的,看起来就很好欺负。

    “是不是啊?”大爷瞅着他们笑意更深“这么多年我就没走过眼。”

    元扬嘴角含笑:“还是您厉害。”

    “那是。”大爷没再耽搁,侧身让出位置“得了,快进去吧。”

    朱烨瞄着动静,凑过来悄声问他:“是不是解决了?”

    元扬“嗯”声,说走吧。

    教学楼没有太大变化,除了新增的绿坪和新鲜修剪的花草,一切都和□□年前没什么区别。

    朱烨颇为感慨,元扬表情淡淡的,他说育英简朴惯了,教育局拨下的经费不是挖老师就是买试卷,要不是应付检查,估计连草坪的钱都不舍得花。

    朱烨努努嘴,问他怎么知道?

    元扬笑出声,点点她眉心,力道很轻,“你是忘了二楼饭堂吗?”

    这动作多少带点亲昵,朱烨僵了会儿,手捂住额头发愣,彼时元扬已经插兜潇洒在前面走着。

    哦,他爸好像投了三百万来着。

    朱烨回忆了下装修高级简约的现代化厕所,再对比那时隔壁实验老式旱厕,看元扬的眼神更柔和了些。

    不管怎么说,好歹课间体验还是很不错的。

    走上三楼年级办公室,门敞着没关,元扬敲敲门,听见老王声音才领着朱烨进去。

    老王坐着批改作业,头也没抬,批评的话就来了:“装什么好学生,以前不还把这当自己休息室嘛。”

    的确像元扬能做出的事。

    朱烨斜眼看他,没忍住弯唇笑了。元扬也无奈:“您炒冷饭炒这么多年也不嫌腻。”

    老王重重鼻哼下:“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他抬起头,看见朱烨后表情一下凝滞住,改口道:“也没我说得那么严重,开个玩笑嘛。”

    “来,都坐都坐。”

    办公室地方小,除了办公桌和收纳柜,就一张单人沙发和三张矮凳围着茶几。元扬让朱烨坐沙发上,朱烨摇头,俩人并排坐矮凳上等老王。

    老王亲自给倒了两杯热水,问他们怎么想到过来了?

    元扬低头笑:“我们这不是想育英了嘛。”

    老王一听,看向朱烨:“你也是育英的?”

    “是,文科班的。”朱烨含笑应了。

    老王点头:“怪不得我说见着眼熟。”

    朱烨笑了下没说话。老王教龄三四十年有多,桃林满天下,能让他印象深刻的不是元扬这种混世魔王就是林予舟这类育英骄傲。

    朱烨高不成低不就的,不记得也是正常。

    元扬给老王添水,提醒道:“能不眼熟吗?那年她参加了英语创新大赛。”

    朱烨挺吃惊,她当时没拿到名次,身边人怕她难过,连带这个比赛也没多提起。

    元扬怎么会知道?

    老王想了想,摇头说不是:“更早的时候。好像是周一演讲吧,她就在你前一个。”

    “没吧?我哪有本事上台演讲。”元扬很有自知之明。

    停顿了几秒,反应过来了。

    好像就上过一次台。

    朱烨垂下眼,心里有点泛酸。

    看吧,好多事情真的只有你知道。

    老王意味深长看他眼,笑眯眯地说:“怎么会没本事?实验主任没少拿这事儿堵我。”

    元扬挠挠眉心,没说话。

    老王看向朱烨,笑着说:“这小子以前浑得很。”

    朱烨不知道该回什么,干脆不吭声。

    “好在都是以前,现在收心了就成。”老王在以前两个字加重读音。

    “以前年纪小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元扬轻描淡写揭过话题“刚看年纪,您今年还教高三?”

    老王看破不说破,顺着话题说下去,“明年我们就加入全国卷了,再不退休也跟不上题型变化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这群孩子了…”

    “只希望他们能超常发挥,考出好成绩吧。”

    朱海也是老一任教师,随着年份增长,有时候也会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有些学生胆子大拿潮流用语调侃朱海,朱海也打趣说自己老古董,背地里却红了眼,觉得自己没用,以前学的知识放现在已经不稀罕了。

    元扬收起插科打诨的神态,正色劝慰他别多想,“现在的孩子聪明,一定能明白的。”

    朱烨挺真诚:“一定会的,万变不离其宗嘛。”

    老王自己看的开,点头表示受用,没再留他们,让他们去其他地方逛逛。

    “只一点,别吵人学习。”

    临走前他把元扬拽到一边:“你早说把人带过来,临急临忙给人个回马枪的。”

    老王啧了下,“不会来事儿。”

    元扬低头笑笑,让他别多想,“没到那份上。”

    出了办公室,元扬问朱烨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育英每个角落都有朱烨不为人知的感情,和元扬再逛下去,无疑是逼自己回忆那时的不爽利。

    她笑了下,有些勉强,“我突然想起来店里还有事,可能得先回去了。”

    她理由找得突兀,假的要命。

    元扬轻笑,没勉强:“本来还想约你看电影呢,看来不太凑巧。”

    “下次吧。”

    “好,我送你回去。”元扬不动声色把主动权又拉回自己手上。

    那天以后,元扬像是找到了由头,又约朱烨出了几次。

    每次去的地方和理由都不一样。

    一会儿说朋友开了家新火锅店,一起去试试味道。

    一会儿说上次没看成的电影出了3d版本。

    朱烨不是傻子。她能明白元扬这段日子里看着粗糙笨拙举动底下的认真。

    有时候晚上元扬送她回来,朱烨都在想会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甚至连元扬留下过夜都做了心理准备。

    可什么也没有。

    元扬就像个体贴温柔的保镖,安全带你出去,完整送你回来。

    朱烨像头苍蝇乱转,想找林予舟谈心,偏生前些日子她和沈抒繁闹脾气,一声不吭进了深山老林拍戏,一个月都不见得有次信号。

    朱烨有些泄气,包扎时没控制好力道。哗啦一声,束带断了。

    她重新拿了条,一对订单信息,发现连花都弄错了。人家要多洛塔浪漫紫,自己一不注意弄成了海洋之歌。

    人心浮躁,连带花店的生意都手忙脚乱起来。

    朱烨看着民政局的地点拧眉,加快速度重新打包了份给人送过去。

    她骑着小电动在路上飞驰,又怕风一吹毁了花瓣形状,时不时低头确认一下,紧赶慢赶还是掐点赶上。

    只是没想到遇见熟人。

    是邓希和她青梅竹马,就是她老公。男人一脸不耐烦,胡子拉碴的不复当年清秀,满脸都是生活留下的蹉跎。

    自从高中毕业后,朱烨和邓希渐渐没了联系。一打照面,她还有些不自在。

    邓希一身西装,瞧着比以前稳重很多,见了朱烨轻柔地笑着,说早知道是她就多帮衬点生意。

    朱烨摇摇头,把花递给他们,一时不知道情况也没多嘴。

    男人厌恶的打量眼她们,催促道:“你快点,我进去等你。”

    语罢转身就走了,一阵风平白吹过。

    邓希将耳边碎发拂去耳后,笑意浅浅的:“你方便等我一下吗?我很快出来。”

    朱烨静默半瞬,点点头说好。

    邓希和他前后脚进去,并肩出来时手上多了本红褐色的本子,是离婚证。

    邓希走近问朱烨:“去喝一杯?”

    朱烨以为她要喝酒,没想到最后来了家咖啡店,就在不远处。

    等点单后,没等朱烨开头,邓希主动和她聊起了上一段婚姻。

    邓希说没有什么出轨的破事,只是相识容易相伴难,柴米油盐真的太容易磋磨感情,好在他们没要孩子,一切都还来得及。

    言语里都是这些年深刻的经验之谈,朱烨能听出感慨,遗憾,其中唯独没有怨恨。

    没等咖啡上桌,邓希就说自己只请了一个小时的假,得回去上班了。

    “咖啡就当请你的,谢谢你听我讲。”

    邓希出发前还特意补了妆容,整理好仪容仪表后,踏出店门隐入人海。

    朱烨恍惚的觉得,店门就像是她们人生的分界线。

    出线了,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将近二十年的感情都这样,那她和元扬呢?

    朱烨不敢想下去。

    不可置否,偶遇邓希这件事对朱烨影响很大,以至于晚上元扬打来电话时,她态度算不上热情,一直不咸不淡的。

    元扬问她想不想去广州塔看看?

    朱烨想也没想:“没几个本地人会去那,又贵又多人。”

    “那夜游珠江去不去?”元扬低笑几声,低沉蛊惑。

    “那是旅行团跟团游的,不想去。”

    “那去吃饭?”

    “不用了。”朱烨咬着唇,不想继续传染自己的坏情绪。

    “你自己去吧。”

    电话对面很安静,耳边不适时浮起的杂音吱哇乱叫的,朱烨也不知道自己在矫情什么。明明是个相处的好机会。

    她甚至不确定,元扬会不会觉得自己不识好歹,然后再也不找自己。

    毕竟他身边又不缺陪同的人,特别是女人。

    朱烨叹口气,她一想到元扬哪天知道她以前的事,俩人之间好像就不平等了。

    先说喜欢的人就是矮人一头。

    一直以来,朱烨一面期待着他能发现,一面又有些委屈。

    她不想再这样了。

    “元扬。”朱烨叫他。

    “嗯?”

    “你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

    元扬轻笑一声,点出关键:“你是因为这个不开心?”

    朱烨重重吸了口气,没否认。

    “你在哪?我去找你。”

    “很简单的事,电话就能说清楚。”朱烨清楚的感知到自己情绪的失控。

    “元扬,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

    “可能你从没有真正了解过我,我也没有正眼看过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