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没想当县令夫人

正文 第47章 春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了不了,大人,夫人,我怎能跟您们一桌吃饭呢?我去厨房吃就行。”陈嫂子连连摆手。

    “别气了,快来吧。”白溪道。

    “不用不用,我给自己留了饭的。”陈嫂子说完小跑着去了厨房。

    白溪见状只得作罢。

    “娘子整日操持家中大小事务辛苦了,多吃一点。”谢奕寻给白溪夹了一只鸡腿。

    白溪柔柔一笑,“夫君整日奔波也辛苦,你也多吃一点。”

    白晚……我也应该去厨房吃的。

    “从明日起就不用奔波了,前方已经休战了。北辰敌军溃不成军,已经退出了连雾山,我军再前进就到了北辰的地界,恐有埋伏,便安营扎寨稍作休息,等待皇上的定夺。”谢奕寻道。

    白溪放下了心,休战了就好。

    “夫君很久都没有休沐了,什么时候休沐?”

    谢奕寻想了想,“县衙还有些事处理,等过两日休沐便在家好好陪你。”

    白溪睨了他一眼,“谁要你陪我?我的意思是你休沐的时候将城中未曾婚配的才子俊杰们都邀请过来让阿晚瞧一瞧。”

    谢奕寻看了白晚一眼,“啊,瞧我,最近都忙昏头了,上次说的那个祁修我打探了番,名声不错。”

    “阿姐,谁要瞧他们呀?”白晚嘟着嘴有些不乐意。

    “你就躲在屏风后面悄悄看一眼,万一有看上眼的呢?”白溪朝她眨眨眼睛。

    “阿姐…”白晚还想拒绝被白溪堵住,“好了,咱就看一眼,就这么决定了。”

    北辰敌军被赶出去了,环山县的百姓们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幸亏他们听信大人之言没有出逃,否则现在还不知在哪里风餐露宿饿肚子呢。

    百姓们恢复了战乱前的生活,地里的庄稼该种起来了,街上的酒馆茶肆也开起来了。

    谢奕寻又请了秦老伯挨个村的教大家嫁接之术,村民们对这种新奇的技术好奇不已,每到一个村秦老伯都被村民们围得团团转。

    秦老伯也不藏私,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讲给了大家,包括修枝,驱虫的法子等。没想到他临老了还能做出一番大事来,日后被后代传颂,也不枉此生了。

    这日,衙门休沐,谢奕寻便广发请帖邀请了城中一些未曾婚配的郎君们前来品尝春茗,不拘于读书人,也有一些人出自商贾之家。

    此时白溪真是庆幸前两日找了一位厨娘,否则如此多的人还得她这个县令夫人上去奉茶也太不雅了。

    谢奕寻在前厅和众位学子吟诗作对,品尝新茗,一派和乐融融。

    学子们也想得到县令大人的赏识,十分踊跃的卖弄着自己的学识。

    白溪和白晚躲在屏风后面悄悄观望,“阿晚,怎么样?有看上眼的吗?”

    白晚淡淡道,“都差不多。”

    白溪指着个头较高的祁修道,“那个祁修在这一群人中还是比较显眼的,长相端正,文采也不错,我看着还行。”

    白晚观察了一会儿那个祁修,脑中忍不住将他和牧卫拿来作起了比较。牧卫比他还高,看起来也比他顺眼得多,身板更是比他强壮太多了。总结下来就是,他比不上牧卫。

    只可惜牧卫是个大混蛋!有了未婚妻还偷偷瞒着。

    外厅众人吟了会儿诗,谢奕寻也没冷落了那些出自商贾之家的后生,又开始和他们聊起了生意经。

    几人受宠若惊,商人的地位是比较低的,能和这些读书人一起收到大人的邀请已经令他们很是意外了,没想到大人还会照顾他们的感受聊起生意,大人可真是体贴入微、平易近人啊。

    一日下来,谢奕寻对祁修和潘术这两个后生的印象不错。祁修谦恭有礼、文采斐然,日后定是前途无量。

    潘术出自商贾之家,十分聪慧、目光长远,年纪轻轻已经将家里的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了,日后必会大有作为。

    不管阿晚选哪个以后都能过得不错,阿晚娇俏可人,又有自己这个县城一把手姐夫坐镇,他想应该没人会傻到拒绝这门婚事吧。

    众人散了之后,几位学子将祁修团团围住,“祁兄,恭喜恭喜啊!”

    祁修一脸雾水,“喜从何来?”

    一人看了看四周,悄声道,“你可知大人为何邀请我们品尝春茗?”

    祁修愣了愣,“为何?”

    那人凑到祁修的耳边轻声道,“据可靠消息,大人这次是在为他的姨妹物色夫君呢!”

    “啊?”祁修俊脸一红。

    “祁兄,依我们看大人很欣赏你啊,你的机会是最大的!”

    “是啊,祁兄,以后你若成了大人的妹夫,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祁兄,苟富贵勿相忘啊!”

    祁修被众人调侃得满脸通红,“别这样说,有损别人姑娘的声誉。”

    “哈哈,祁兄你可别害羞啊,我听说夫人的妹妹可是一个娇俏水灵的小美人儿一个呢,你还不抓紧一点,可别被别人抢了先。”

    “对啊,祁兄,你可得抓住这次机会啊!”

    祁修被他们说得十分心动,若大人真看中了自己,那自己的前途可谓是一道康庄大道了。不过大人还未明言,可不能乱传,“这事还是得看大人的意思。”

    ……

    牧卫家,衙门今日休沐,捕快们便来了牧卫家里探望他。

    “头儿,你的伤怎么样了?”

    牧卫爽朗一笑,“小伤而已,若不是大人非得叫我歇个半个月,我早就去当值了。”

    “大人说得对,县衙里有我们呢,你还是在家中好好养伤吧!”

    牧卫用没受伤的手一把拍到他肩上,“就是因为你们几个小子我才不放心!你,上次你该当值的时候去哪了?钻到桌子底下睡着了,小五替你值了一天。还有你,出去一躺回来身上的银子还被贼偷了个精光,你是不是丢我们捕快的脸?”

    马冲被说得面红耳赤,“他娘的,爷爷我非得抓住那个毛贼不可!为这事儿都被你们笑话半年了。”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这时只见一位姑娘端来了茶水请大伙儿用茶,引得大伙儿纷纷起哄,“头儿,你可以啊!金屋藏娇啊!”

    “头儿,天天有美人儿做伴,艳福不浅啊!”

    牧卫气得一拳锤过来,“快闭上你们的臭嘴!这是我小姑!”

    “小姑?”众人一愣,这姑娘看着比牧卫年纪还小,怎么就成了小姑了?

    “小卫子!不是叫你不准叫我小姑吗?”牧小莹气呼呼的瞪着他。她才十四岁啊,被一个十六岁的大汉叫小姑,多显老啊!

    “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牧卫将她打发走,这才红着脸解释,“这事儿还得从我四十多岁的祖父祖母老来得女说起…”

    马冲搓了搓手,上前道,“咳咳,头儿,不知你这位小姑可有婚约?”

    牧卫一脚踢去,“去你的!就你小子这德行还想做我的姑父,做梦去吧你!”

    “哈哈哈。”其余人不气的一阵嘲笑。

    不一会儿大家又聊到了今日大人举办春茗的事,“大人为了给夫人的妹妹物色夫婿可真是费劲了心思,县城里未有婚配的才俊啊都收到邀请了,估计大人得在里面为她挑选一位最出色的郎君。”

    牧卫心里咯噔一声,“大人在为她挑选夫婿了吗?”

    这人没注意到牧卫暗淡的脸色,自顾自的道,“是啊,县学里未有婚配的学子们都被邀请了,还有几位富商子弟。”

    牧卫突然觉得心口有些绞痛,他没了应付他们的心情,便下起了逐令,“我突然有些不舒服,想休息一下,咱们改日再聊吧。”

    几人一脸的紧张,“头儿,你怎么了?”

    牧卫摇了摇头,淡淡道,“只是伤口突然有一点疼,没事的。”

    几人连忙道,“那你好好休息,我们改日再来看你。”

    牧卫点点头,等他们一出了门他就捂着胸口倒在了床上。

    为什么心口会痛呢?你明明知道的,你配不上她的,为什么还会痛?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可脑中却不断浮现出她的一颦一笑,还有那句玩笑般的我要是嫁不出去就嫁给你你说怎么样?

    呵,她怎么会嫁不出去呢?整个县城的才子俊杰任由她挑,她一定会挑一个最卓越的吧!

    牧小莹做好了饭来叫牧卫吃饭,“起来,吃饭了。”

    见牧卫好半天不理她,她气得火冒三丈,“你怎么回事!我辛辛苦苦做好饭给你吃,你还爱搭不理的!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回去不管你了!”

    牧卫呆呆的看着床顶,“你自己吃吧,我没胃口不想吃了。”

    要不是他受了伤,牧小莹非得上去狠狠打他一顿,“我做饭之前你怎么不说不吃?做好了你说你不吃了?你又作什么妖呢?今天这饭你必须给我吃个精光!”

    “我心里很难受,真的不想吃。你要是不想照顾我你就直接收拾行李回去就行。”

    牧小莹被气笑了,“你伤的是胳膊,心里难受什么?你当谁真愿意一天伺候你?要不是你娘身体不好谁愿意来伺候你这没良心的小混蛋?”

    “我心里难受,她在物色夫婿了,她要成婚了。”牧卫闷闷道。

    牧小莹瞪大了眼,一下就不气了,“谁啊?你看上谁家姑娘了?谁要成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