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界侦探事务所

正文 第26章 第26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兰儿?”秦母听到了很轻的声音,她迟疑了一下,但她却找不到声音的源头在哪,她四处摸索却又摸不到实物,秦花扶着她以至于她不会因为到处摸索而摔倒。

    “兰儿,你在哪里?”

    秦兰低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子,流不出眼泪的眼睛却依然有着干涩感。她缓缓地伸出手,穿过了秦母摸索着的手,但她依旧试图握住这双她再也握不住的手。

    似乎是感到了什么,秦母摸索着的手停了下来,她安静地站在那儿,把手伸到了身前,一言不发。

    “……妈妈。”

    “兰儿,你在那儿是吗?”

    “妈妈,姐姐在这儿。”秦花领着秦母的手,就着虚空去触碰了秦兰半透明的手掌。

    “我只能看见很薄的轮廓,”刘队长小声地问了问姬闻潜,“刚才苏老板是放了鬼出来了?”

    “嗯。”

    刘队长和秦母都是人类,并不能见到鬼魂的存在,但刘队长因为和苏云灵接触久了,也带了一些灵气,能够看得见鬼魂的轮廓。

    许是因为太过于思念女儿,秦母才能听到秦兰的声音。

    “你想起来了?”苏云灵站在秦兰身边,手上还晃动着锁灵瓶。

    秦兰摇摇头,面部因为记忆丧失而产生的痛苦变得更加狰狞,她只是呆呆地盯着秦母,说:“没想起来,但是我知道,她是我的妈妈。”

    “唔……”苏云灵疑惑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不对劲……按理来说失忆应该都失了,怎么会只记得这是自己的妈妈呢?”

    “我呢,姐姐,你记得我吗?”

    秦花指着自己,迫不及待地问秦兰。

    看着这张有些熟悉的脸,秦兰歪了歪头,“有些印象……但是不太记得了。”

    “花儿,你能见得到兰儿吗?”秦母有些焦急地问道。

    “妈,姐姐在这里呢。”

    “那为什么我听不到、也摸不到她?”

    苏云灵和秦花对视了一眼,秦花抿了抿唇,嘴唇有些颤抖地开口:“姐姐她……死了。”

    “!”

    秦母那已经看不见的眼睛瞳孔忽然间放大,她有些不可置信地向后退了几步,撞到了电视机柜旁的花瓶还差点摔倒。秦花赶忙扶住了她,而白蔹也用了法术让花瓶没有碎到地上,不让秦母受伤。

    “怎么会……”

    “妈,你不要伤心,你看,姐姐现在不是也回来了吗?”

    “为什么……我们招魂那么多次都没成功,为什么……”秦母捂住自己的嘴,蹲了下去,“为什么会这样……”

    “妈……”秦花蹲下身来,抱住了秦母,她把身体靠在秦母身上安慰她,“你看,姐姐现在也回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又重聚了。”

    “花儿,你看得见你姐姐、听得见你姐姐吗?”秦母抓住了秦花的手臂,激动地问。

    “我可以的。”

    “那、那你们妖怪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也看到、听到的你姐姐的妖术?我想和你姐姐说几句话……”

    “对不起妈,我不知道……而且姐姐死后好像失忆了,她不记得我们了。”

    “苏老板,那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这位妈妈看见啊?顺便也让我看看?”刘队长看不下去秦母一直在哭泣,开口问道。

    “是有什么大仙吗,大仙,您能让我看见兰儿吗?求求您了,您要多少钱我都给您,您让我和兰儿说说话吧!”

    秦兰虽然不太明白面前发生的事,但她潜意识里就想和这个是她妈妈的人亲近,她看向了苏云灵,也希望她能够帮助自己和母亲进行谈话。

    “我……”

    “不可以,人鬼殊途。”白蔹刚想开口,苏云灵就立刻拒绝了这个请求。她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怜悯,只是淡淡地陈述:“不要让人类和鬼魂做过多的接触。”

    “可是这位母亲看上去很难过。”白蔹看向站着的苏云灵,在他的记忆中,苏云灵向来是善良而又温柔的。

    而自从昨晚再次重逢,她留给他的只是浑身刺,甚至没有怎么正眼看过他。即便露出了笑容,也都不是真心的笑容,都让他感到一丝讽刺。而在刚才,她也拒绝了一个伤心的母亲的要求。

    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太认识苏云灵了。

    “收起你的烂好心吧。像你们这样的神仙只会自以为是地帮倒忙。”苏云灵还没讲话,姬闻潜就轻蔑地回答了他。

    这话怎么听都让人不舒服,白蔹皱着眉看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姬闻潜靠着沙发,也不看着白蔹,轻飘飘地说。

    懒得再理姬闻潜,白蔹直接对苏云灵说:“云灵,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什么样?”苏云灵好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这才正眼看向白蔹,“姬老板说得没错,你们神仙可真是帮倒忙。你要是没什么用处就出去吧,别在这里妨碍我们。”

    “神仙,这里有神仙吗?!”秦母激动地扶着电视机柜站起身来,她向沙发上坐着的人慢慢摸索去,“神仙,请您帮帮我,帮我见见兰儿可以吗?”

    但她走错了方向,摸到了姬闻潜那儿。姬闻潜抓住了差点摸到他腿上的秦母,“不是我。”

    “您也有通天的能力吗?您可以帮帮我吗?”

    刘队长也有些不太忍心,从一个人类的角度来看,他如果能有机会再次见到自己已经死去的亲人,他一定也会像这位母亲一样,祈求再见一面。

    “要不让她见一眼……?”

    “妈,算了。”秦花过去扶起了秦母,“他们都是神仙,不会管我们这种底层人的。我帮您和姐姐传话就可以了。”

    “不一样……我想和她亲自讲话。”

    “没事的,妈妈,有我的。”秦花安慰着秦母,接着转向了刘队长,“这位警察,我们可以和姐姐的鬼魂单独呆两天吗?让我们和姐姐聊一聊。”

    “不可以。”苏云灵把秦兰收回到了锁灵瓶中,“她的灵体不稳定,需要在锁灵瓶中蕴养灵体,否则会魂飞魄散。”

    秦母听见魂飞魄散之后惊恐地拉住了秦花的手,“你、你跟神仙说,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千万别让兰儿魂飞魄散!”

    “好,好。妈,你先别急。”秦花抚着秦母的胸口,让她情绪别太激动,“神仙,麻烦您救救我姐姐,让她好好去投胎吧。”

    “等我们搞清了这一切,自然会。”苏云灵点了点头。

    几人准备要走,秦母慢慢起身,重重地抓住了苏云灵的手,麻烦她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个魂魄。

    秦花叹了口气,打开大门准备送他们回去。

    “请问,这个真的是兰儿吗?”

    秦母用只能让苏云灵听见的声音小声地说了一句,苏云灵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随即秦母又恢复了原来那副伤心的模样,“麻烦您一定要好好对待我的兰儿,求求您了。”

    “好了妈,我们回去吧,姐姐一定会想起我们的。”

    “你觉得奇怪吗?”

    “你指的是?”

    姬闻潜看向苏云灵,苏云灵一直神色严肃地望着前方,她开口说:“秦母在我们走之前,问我找到的是不是真是秦兰。”

    “什么意思?”刘队长因为在开车,没有办法扭头看苏云灵,但从后视镜中能看到他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她为什么这么问?”

    “我也很好奇,而且她是用只有我们能听到的声音问的。刘队长,dna鉴定,你确定真的是秦兰吗?”

    刘队长沉默了一会,他才开口道:“半妖的dna和人类的dna确实有些不一致,我们检查半妖的dna,只要有60的一致率就能认为是同一人。且秦兰是在失踪人口的dna登记表上的,所以我们认定死的是秦兰。”

    “从她妹妹口中也能得知,秦兰在生前也是那样的一张脸,我想我们应该没有找错。”

    “虽然秦花说了,为什么她觉得秦兰是他杀,但还是很奇怪。”姬闻潜也开口道,“就算是妖怪没那么容易意外死亡,但这么快就下定结论是他杀也未免太快。”

    白蔹许多年没有来到人界,对人界的现状不是很了解,“刚才他们说招魂招不到魂……你们遇到这个鬼魂的时候,我记得是刚醒来?”

    “嗯。”苏云灵回了他。

    她拿出了口袋里的锁灵瓶。

    路向辰原来说的是,一周前突然感到了房间内的不对劲。

    路向辰告诉她,他以前是住的别的楼,大三了之后会换宿舍,换到了这一间。他刚住进来不到半年,而一周前,正好是他和麒麟一起住了一段,刚开学没多久的日子。

    或许是路向辰本身带有的灵力,加上麒麟身上的灵气所影响,导致这个鬼魂苏醒了过来。

    她用灵气探向了秦兰的灵魂,她明显感到了魂魄中有着禁锢挡住了她的灵力,且不止一重。

    秦兰的魂魄刚刚苏醒,太过于脆弱,她也不敢硬把这几层禁锢给冲破,只能让她好好呆在锁灵瓶中。

    她用锁灵瓶装了秦兰,解开了第一层封印,让她能够离开那间宿舍楼。而第二层失忆的封印,比第一层封印更加地强,她一时间无法解开。这只能说明,下咒的人能力或许比她还强。

    在秦兰如此虚弱的状态下如果强行把她的禁锢冲开,她虽然不会魂飞魄散,但也不能尽早去投胎。

    只能让她在瓶中好好养魂,看她能不能自己想起来。

    刚才和秦母说魂魄过于脆弱一事也不是骗人,秦兰虚弱的魂魄,或许也是因为这几重封印的缘故。

    “怎么样?”

    姬闻潜感受到苏云灵淡淡的灵气波动,他猜测苏云灵应该去探测了这个魂魄。

    苏云灵摇摇头,“不行,我感受到她的灵魂里有着几重禁锢,其中一重禁锢应该就是导致她沉睡的禁锢。”

    “那她为什么又醒了?”刘队长问。

    “麒麟。”白蔹从路向辰身上感到了很重的麒麟灵气,而今天在警局的只有他是人类,他很快就判断出来:“麒麟是神兽,住在那里的那个人类身上沾染了麒麟的灵气,而这个灵气又带入了那间房,这个鬼魂就醒了过来。”

    “应该是的。”苏云灵收了锁灵瓶,她有些泄力地把整个人都塞到了车座里,发出了长长的叹息,“早知道就不接受玄武这个破单了,又不给钱又麻烦。”

    “为了补偿苏老板,事件结束后可以请苏老板吃大餐。”姬闻潜看着苏云灵笑着说。

    姬闻潜那一侧的车窗开了一条缝,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把他的头发吹起了一些。苏云灵偏头看去,吹起的头发和他的笑容映得他意气风发,她用手把自己因风而吹落的一些发丝撩到耳后,笑着说:“还以为姬老板会代替玄武给我报酬呢。”

    “云灵……”

    “好啊。”苏云灵没有听到白蔹喊她,她接着回答道,“期待姬老板的大餐。”

    “一言为定。”

    白蔹坐在副驾驶座,他看向后视镜中两人握着的手,抿了抿唇。

    她好像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