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太阳照在冰河上

正文 第29章 第29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连逍来的速度比如男想象的还要快。

    不到二十分钟,他的车已经停在了烤串店的巷子口。

    “发生什么事了?”连逍急匆匆下了车,奔向等在巷子口的如男。

    “不是我,是章樟。”如男声音突然变得很低。

    “章樟?”连逍的眸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你是替章樟约我见面?”

    “啊,不是……”如男不知道怎么解释。

    “程如男,你很闲吗?连筝四十了还没开始操心她亲弟弟的婚事呢,你才二十多岁就热衷于给别人当红娘了?”

    “是章樟喝多了吵着想见你……”

    “吵着想见我的人多了,我要是谁都要见一下,我这一天就什么事都不要做了,我又不是交际花。上车,我送你回学校。”连逍打开车门。

    交际花……

    如男其实心里非常认可他的观点,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自己的事,和对方喜不喜欢自己根本没关系。

    章樟这样,她也很为难。

    “连逍!”

    章樟从巷子里跌跌撞撞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刘晓莉和任晓声。

    然后她一下子扑到了连逍怀里,手臂缠上了他的腰。

    连逍立刻去掰她的手指,试图把自己从她的禁锢中解脱出来,可怎么也不得其法。

    他看上去,即滑稽,又可怜。

    如男别开了脸。

    她能怎么办?

    她的立场本来就尴尬,她总不能冲上去帮忙把章樟从他怀里拉出来,若是那样,只能让人感觉她对他还藏有私心。

    “男男,我突然头好疼。”刘晓莉扶住了额。

    “啊你怎么了阿姨?”

    “好像酒喝得太多了,血压上来了,你快拦个车送我去下医院。”刘晓莉几乎站立不稳。

    “男男,你快点拦车。”晓声一把扶住了刘晓莉。

    “啊,好。”

    这时刚好一辆闪着绿灯的出租车从远处驶来……

    “我可以送阿姨去医院!”连逍大声说。

    “阿姨不用你,你照顾好章樟就行。”

    出租车停下,刘晓莉跌跌拌拌坐进了后排,然后一把将如男也拉了进去。

    晓声关上副驾驶的门,司机师傅打开计价器,车子一路闪着红灯,就这么在连逍面前,开走了。

    整个过程,没超过五分钟……

    连逍此刻的脸,比刚才出租车来的时候闪的绿灯还绿。

    她们这是把他连某人当傻子?

    简直岂有此理!

    他又不是收容所,随便街上有流浪人员都要找他!

    “连逍,我喜欢你。”

    章樟双眼迷蒙,看着他。

    一股冲天的酒气袭来,连逍嫌恶地皱起了眉。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家,你就是我的家。”

    章樟的五官生的实在好看,四分之一的混血感最后只留下了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除此之外,她浑身上下都是精致的东方韵致,连头发都是黑长直。

    “你别这样。”连逍累了。

    认识一个多月了,她总会自顾自地贴到他身上,任他怎么冰冷无情她都不退缩。他想知道她到底看上了他哪一点,他可以立刻改。

    他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她这样的女孩。他难搞的性格对于爱慕者有着致命的劝退功能,那些一开始爱慕她的女孩,只要近距离接触他三天,不用他多说一句话,她们就逃也似的跑了,为什么偏偏这个章樟认识他一个月了,战斗力还这么顽强?

    他不喜欢主动的女孩,对方越主动,他的内心就越排斥,他喜欢的,一直是程如男这样聪慧内敛、宜室宜家的姑娘。

    “连逍,我是不是很傻,我明知道你不喜欢我,却又偏偏喜欢你。那天在咖啡厅,我并没有把你认成我哥,我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你的眼睛、鼻子、嘴巴,甚至头发丝和手指甲都是我喜欢的样子,拜托你可不可以好好看看我,其实我也挺好看的,挺可爱的,是吧?”

    章樟仍旧没有松开揽着他的腰的手,他们就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彼此对视着。

    然后,他就看见了她眼角的泪。

    她流泪的样子是安静而破碎的,晶莹的泪珠扑簌簌地往下落,每一根长长的睫毛都是悲伤的。

    “你先放开手。”

    “我不,如果我放开了,你就会把我扔在这大街上不管的。”

    “我不会。”

    “真的?”

    “真的,我送你回去。”

    “好,谢谢你连逍。”

    章樟松开手,然后顺着他打开的车门瘫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连逍默默地为她关上车门,然后启动车子。

    “你家在哪?”他从后视镜看向她。

    而她眉头轻皱,双目紧闭,表情似是十分痛苦。

    “喂,你不许吐到我车上啊!”

    连逍这下是真的慌了……

    “师傅,你帮我前面路口掉头哈。”刘晓莉指挥司机。

    “阿姨,咱不去医院了?”如男真的很担心,这老太太毕竟岁数大了,大半夜又是蹦迪又是喝酒还跟人家打了一架,血压上升也是很正常的事。

    “傻瓜,我看莉姐这身体比你都好。”晓声放声大笑,她今天可是太开心了。

    “晓声,我这儿媳妇乖的实在招人疼。”

    “是呗,您别看她智商高,但是啊,心思单纯的和孩子似的。”

    “单纯点好,实话跟你说,我家贺壹要是真碰上个心眼多的跟筛子似的姑娘,他被人家卖了估计还帮人家数钱呢。哎,你们代驾叫好了吗?”

    “嗯,叫好了。”

    “那改天有空咱们再聚啊,这以后咱们住的也近了,联系起来都方便。”刘晓莉打开钱包抽出一张红色票子递给司机。

    “怎么近了?您要搬家?”如男疑惑道。

    “嗯,不瞒你说,我租到了你们教授家对门的房子,请阿姨打扫一下卫生我就搬过去了。”

    “哈?”如男满头黑线。

    “要不我刚才怎么不让你管章樟呢,这女追男隔层纱,只要花心思,就没有女人搞不定的男人。”刘晓莉神秘一笑。

    ……

    回去的路上,如男脑子里还是乱的。

    “男男你这婆婆可太有意思了,性格真好。”晓声忍不住笑。

    “可是我好害怕啊,万一她跟我们教授真成了,我该怎么办啊?”

    “你该怎么办怎么办呗,人家的事本来也跟你没关系。”

    “还是关我一点事的吧?她说要把教授拐回来帮我和贺壹带孩子……”如男只要一想想她将来下班回家,都要看见杨川东那个倔老头,就觉得头大如斗。

    “你婆婆真有远见!程如男我就说你的福气在后头呢吧?你看你现在不仅拥有一个帅气多金的男人,还拥有一个性格开朗钱多事少的婆婆,这即将还要有一个学术泰斗帮你带孩子!搞得我都想拿江泽跟你换贺壹了!”

    晓声神情兴奋,代驾的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了她好几眼。

    好吧,这个世界越来越疯狂了。

    刘晓莉是个乐天派,也是个行动派。

    她竟真的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东区高档的居住环境,搬到了西区70年代的老破小里。

    如男去出租屋看她的时候,房间已经被保洁阿姨收拾的干净妥帖,即便如此,这里跟刘晓莉原来的房子比,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怎么样?我这不错吧?”

    “是不错,就是这果冻和辣条上下楼没有电梯好像有点不方便。”

    如男一进门,两条狗狗就围了上来亲密地和她撒欢。

    它们已经把她当做家人了。

    而那只神情倨傲的小猫黛西则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把她当空气。

    “嗐,有啥不方便的,上上下下多跑跑对身体好。”

    如男感觉这世上所有难事,到刘晓莉这儿,那都不算事。

    晓声说的没错,她的性格确实好,积极向上的,每天带给人的都是正能量。

    “男男,你拎上那些袋子,咱给咱们楼里的每一家都送点小礼物,也算是认识认识。”

    “啊?”

    这栋楼一共十五户,她们要每一家都敲门过去?

    如男感觉自己的社恐病又要犯了。

    “没事,都不重,里面就是一些进口的巧克力糖果啥的,还有我亲手写的小卡片。人家不说了嘛,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我还得靠他们多帮衬呢。”

    如男打开其中一个袋子,取出那张小卡片。

    她看见上面写着您好,我是301新搬来的租户刘晓莉,我今年六十了,以后请您多多关照。下面是我的电话也是,您得空可以加我一下。我家里有两条狗和一只猫,他们都很乖,保证不会扰民。我喜欢唱歌跳舞交朋友,您要是有什么合适的老年活动,都可以叫上我。

    刘晓莉的字很娟秀,和她本人的张牙舞爪一点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如男看着这些温暖而真诚的文字,内心感到非常非常的感动,为一个人到六十仍旧生机勃勃的老人家而感动。

    她想起自己本科时候有段时间曾压力大到自闭,甚至不止一次想过死,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是有多么傻。

    “好的,我陪您一块去。”如男站起了身。

    “对了,您见过杨老师了吗?”

    “没呢。不过他不就住302嘛,咱现在就过去敲门。”

    “啊?从他家开始?”如男又踟蹰了。

    “从谁家开始不是开始呢。”

    “啊……也是。”

    如男拎着刘晓莉准备的礼物去敲门,大概敲了半分钟,对方才开门。

    杨川东穿了身格子长袖睡衣,怀里还抱着他的猫。

    “程如男?这么晚了,你有事?”杨川东狐疑。

    “您好杨老师,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请您多关照。”刘晓莉笑得淑女。

    杨川东这才把视线转到她身上去。

    今天的她穿着条白底碎花的连衣裙,看上去清爽了不少。

    “邻居?”杨川东还是不明白。

    “是啊,您家对面的房子301被我租了,我们能进去坐坐吗?”

    刘晓莉说着,还没等杨川东回答,她就拉着如男自顾自地进了门。

    这一是一套南北通透的两室一厅的小房子,目测过去使用面积也就不到五十平。

    朝南的房间摆着张大床,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地叠着。

    朝北的房间是书房,书柜里堆满了书,书桌上的台灯亮着。

    厅的沙发旁是一个猫爬架,靠墙还有一架红木钢琴,但是似乎已经很久没人弹了,上面也堆满了书。

    嗯,还行,房间里除了书多了一点,倒还算干净,也没什么异味。比刘晓莉想象的老年单身汉的生活环境好很多。

    “你怎么想着来这边租房子住了?”杨川东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

    “啊,我和一个朋友合伙开了个店,店面就在这附近。”

    如男不知道这老太太这句话是真是假。

    “对面房子你多少钱租的?”

    “七千,怎么样,合适吗?”

    “差不多,对门老太太去年刚走,这房子一直租不住去,价格确实比市场价便宜点。”

    他,在说什么!

    如男吓一哆嗦,瞬间跌坐在了杨川东家的沙发上。

    她好像坐到了刘青云的玩具。

    以至于它生了气,又上来给了她一巴掌……

    这什么女追男隔层纱。

    这隔的是唐长老的袈裟吧?

    专门治妖精的那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