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古代开商场

正文 第63章 开店第六十三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63章

    这人年纪不大,算是这么多老板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长相清秀,有点柔柔弱弱的感觉。

    这人是紫云轩布庄的东家:秦舒云。

    他不久前才从自己父亲手中接过紫云轩,本来以为会按部就班地继续发展下去,虽然不说大富大贵却也能衣食无忧。

    结果洛潮汐出现了。

    本来洛潮汐也无所谓,毕竟人家愿意开什么就开什么,只要别打扰到自己就没问题。

    然而问题就在这。

    主要做妆品和奢侈品生意的洛潮汐现在竟然开始做布料生意了!

    那不就是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了吗?

    可秦舒云不觉得这是坏事。

    他自然发现了周节度使在其中的作用,最近康州城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也不是没想过和洛潮汐斗一斗,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冲动没有饭吃,还容易栽跟头,争一时之气完全没有必要。

    秦舒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从这段时间康州城的变化里面找到了现在政府想要的方向。

    这是政策的改变,不是他们几个商人凭借一己之力就能改变的。

    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商人搞垄断,他们找洛潮汐的麻烦自然没有问题,可现在是国家在后面隐隐支持着这座城的政策改革……

    和整个国家的制度对着干?

    他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自寻死路。

    既然其他老板都觉得要和洛潮汐对着干,那他就趁着这个时候抓紧时间和洛潮汐搞好关系。

    只有抓住机会才能暴富,自己努力不如趁着东风顺水行舟,这样不仅省力,还能拿到好处。

    为什么要执着地和洛潮汐作对呢?

    跟着洛潮汐赚钱不好吗?

    秦舒云隐隐觉得,紫云轩的突破应该就在这里,只要自己能抓住机会。

    紫云轩也不是个多大的布庄,康州城内有两个,在下面的县城也有分店,满打满算加起来才十来个。这些高端布料他自觉没有什么竞争力,所以他上位之后就将主要的市场放在了下面的附属县城里,主要做普通百姓的生意。

    而如果自己没猜错,洛潮汐手里的便宜布料应该有很多,光凭洛潮汐一个不一定能吃得下,自己若是能提前抢占这个市场……

    “东家,到了。”车夫在九水的门头前面停下,车夫将马车停好,然后秦舒云就带着自己提前买好放在车里的礼物找上门。

    秦舒云一直有些奇怪为什么洛潮汐不单独买一套院子住着,非要天天泡在店里,这样别人找他真的不算方便。

    秦舒云腹诽两句,还是向前台告知了自己的来意,被人引着去休息区暂作休整,还吃到了洛潮汐店里的小零食。

    他一边吃一边感叹洛潮汐的店不愧是做奢侈品生意的,就是这种供人喝的水和小零食都是他们从来没有吃过的好东西,再加上九水布庄的装修和布置,又一次感叹洛潮汐的豪气。

    也不愧这些有钱人来洛潮汐的店里买东西,哪怕是他也觉得在洛潮汐的店里买的东西就是比外面卖的要好,拿出去都能好好地炫耀一番。

    “找我的?比我想象的慢好多。”

    洛潮汐早就预料到肯定会有布料商人来找自己,只不过没想到来得竟然这么慢,他都等了好几天了,这才等到第一个人。

    而且才只来了一个。

    算了,好歹是提前来吃蛋糕了。

    “公子,东家请您过去。”秦舒云还在看店里的装扮时,一个店员过来叫他,秦舒云赶紧站起来道谢,跟着这个店员从另外一个通道往上走。

    这个楼的构造好奇怪。

    秦舒云默默想着洛潮汐,觉得洛潮汐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好像他只对开店有兴趣,对置办其他宅院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而他本人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孤儿,可他所能做到的一切都让其他人无法企及。

    他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构建起了一个别人仰望不来的商业帝国,甚至能够让当权者都为他铺路,现在让其他人求着和他合作。

    哪怕他现在看起来还稚嫩,但未来不可限量。

    人比人真的气死人,但有的时候真的不好说。

    秦舒云跟着员工来到了三楼,停在了一扇木门前,不是大家习惯的那种双开门,而是单开门,看上去非常厚实,隔音很好,他们两个站在门口也听不见里面有什么声音。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

    “请进。”

    “您请。”店员推开门,这才让开了路,“东家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麻烦了。”

    秦舒云道谢后推门而入。

    房间看上去并不大,但很是敞亮,靠里的地方是一张长书桌,桌子上面放着不少东西,后面还有一个大书架和展示柜,角落里放着绿植,还有些毛茸茸的像是玩具一样的东西,而门的右边,则是一组看起来就很软的椅子和一张小茶几,另一边还有个圆形的看起来软趴趴,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布袋子。

    最吸引秦舒云的,就是那个坐在桌子后面,提笔似乎是在临摹字帖的洛潮汐身上。

    秦舒云不止一次听过洛潮汐的名字,在同行的眼里,洛潮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鬼,在家中女眷的口中,洛潮汐是个温柔体贴的翩翩君子,在普通人眼中,洛潮汐的形象就多了去了。

    但亲眼见到洛潮汐之后,秦舒云却觉得,了解一个人还是亲自了解比较好。

    “秦老板?”洛潮汐放下手中的笔,将桌子上面的那几张字帖收起来,“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

    “今日贸然拜访,还请洛老板见谅。”秦舒云赶紧还礼,“其实此次过来,也是有事相求。”

    “秦老板但说无妨。”

    秦舒云看着这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洛潮汐,再想起自己的来意,顿时叹了口气,“其实这次,我是为了您那个布料生意来的。”

    这才对嘛。

    洛潮汐点点头,“您的意思是……”

    “是这样的,我们紫云轩虽然在康州城内不那么出名,但下面的县城里却有八家分店,面对的就主要是普通百姓和穷苦的人家,我想,若是能够和您合作,一起售卖的话应该是可以共赢的,洛老板也不需要重新做的下面的县里重新买铺子宣传推广。”

    洛潮汐本来就是在等这个,现在秦舒云来找自己说这些本就是意料之中,他坐在洛潮汐对面,像是不自觉的扶了一下袖子,“这个的话……我可能没办法做主,您也知道的,我被后的领导另有其人。”

    秦舒云自然是明白。

    背后就是康州城的那几个大官啊,谁不知道,但他也能理解,哪怕现在做主导的是洛潮汐,大家也还是下意识认为做主的是官家。

    “既然如此,那也……”

    秦舒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又有人过来敲门,秦舒云清楚地听到那个店员在外面说:“东家,清辉阁的东家来了。”

    清辉阁?

    秦舒云的表情立刻变得微妙起来。那不是康州城另外一家布庄的名字吗?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清辉阁的老板可是当时骂洛潮汐骂得最狠的一个。

    现在怎么就过来找洛潮汐了?

    其实秦舒云也能理解,但他知道这人之前骂洛潮汐骂得多狠,要是他自己一个人单独来可能还不会有什么问题,反正没人知道自己骂过,可是现在问题是……自己在这里。

    那到时候场面会有多尴尬也就不用多说了。

    可现在秦舒云又不可能立刻站起来起身告辞,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起身:“洛老板,既然您还有事的话我就暂时回避。”

    “不必,你们来应该都是说一件事的。”洛潮汐摇摇头,“正好他们过来,你们也能商量一下要怎么做。”

    这好尴尬。

    秦舒云觉得自己屁股上长了刺,根本坐不住,一想到一会的尴尬场面就忍不住紧张起来,没过几分钟,店员就带着人来到了门口,当洛潮汐说出请进,秦舒云和清辉阁老板对上视线时,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秦老板在啊。”

    “陈老板也在啊。”

    两个人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互相打着招呼,心里纷纷把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

    一个骂秦舒云知道自己来了不赶紧走,另一个在心里骂对方不会晚点过来和他撞上,现在两边都这么尴尬,而且他们都凑一起了,不更说明他们有求于洛潮汐吗?

    这样洛潮汐就能拿着把柄要求他们了。

    “陈老板和秦老板关系不错啊。”洛潮汐还在旁边火上浇油。

    “大家都是同行,关系是还行。”

    “哈哈哈哈,那真不错,以后我们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秦舒云和陈老板笑容僵硬,哪能听不出来洛潮汐是在调侃他们,心里顿时一阵翻白眼

    这就是在说他们几个塑料兄弟情呢。

    洛潮汐也就这么调侃几句,继续和两人说合作的事情,现在说着正事,洛潮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重新提了合作那件事。

    清辉阁和紫云轩的路线截然不同,一个是走平价路线,另一个是走高端路线。

    本来走高端路线的清辉阁应该不会被洛潮汐影响,但耐不住洛潮汐手里的资源多啊,谁不眼馋?这才拐弯过来找洛潮汐。

    就是没想到紫云轩这个新上来没多久的掌柜秦舒云来的竟然比他还早。

    想必是在开会讨论的时候就做好打算要过来找人了吧。

    两人都知道肯定不止他们两个人来,就是没想到会碰上而已,两个人都以为自己来的是最早的那个,然而俩人撞一块,也称不上谁来得早。

    从时间上来看紫云轩来得早,但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谈到这个份上,所以现在的两个人姑且算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现在就是看谁能拿出更让洛潮汐心动的筹码。

    拍卖会之所以能拍上价格,除了本身的价值之外,还有这种所有人聚在一起肾上腺素飙升的刺激感。

    自己关起门来谁都有理智,看到喜欢的东西想要买,但是如果价值超过了心理底线就会控制住自己的欲/望选择放手。

    但拍卖会不同,所有参加拍卖会的人都在明着竞价,再加上拍卖师非常擅长挑拨情绪,就会让人忍不住上头和别人抢。

    最好有同行竞争关系,这样抢起来才最香。

    毕竟有别人抢的东西才是最香的,哪怕要付出额外的满足情绪价值的钱。

    原本秦舒云一个人来找洛潮汐,还能够理智的和洛潮汐分析合作之后的利弊,思考要不要合作,那么现在陈老板来了之后,两个人就不自觉地形成了竞争关系。

    两个人都想从洛潮汐手里拿到好处。

    原来是双向选择,现在就是要抢了。

    像是之前灵汐清和喻薇也是同样的道理,原本灵汐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够谨慎地思考,甚至想从洛潮汐这里压下价格,但是在喻薇来了之后,灵汐清就不想认输,想从喻薇手里抢下合作。

    现在陈老板和秦舒云也是这样。

    洛潮汐还在想什么炒一下他们的情绪,就听到又有人来敲门。

    “东家,如夕馆的严老板来了。”

    门里的两位老板身体一僵。

    好家伙,这又是一个布庄的老板,此时竟然也前后脚过来了。

    洛潮汐挑了挑眉,觉得有点意思。

    这些布庄老板究竟是巧合在今天一起上门,还是提前约好了?

    看看前面这两个人见到对方那不敢置信的反应,洛潮汐觉得是他们提前约好一起商量怎么对付自己,然后不欢而散后又偷偷分开。

    对方都以为对方打算打道回府,却不约而同地想偷跑,想背着同行和自己合作。

    就是没想到有这想法的人实在是太多,而且时间也差不多,就这么接二连三地碰上来。

    怪不得全碰到了一起。

    “那我们两个就……”告辞——

    这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陈老板和秦舒云两个人在这里坐着都感觉要崩溃了,要是再碰到严老板,这未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能这么尴尬的。、

    “大家都是来说一件事的吧,单独谈话还浪费时间,不如大家凑在一起好好商量商量呢。”

    说出这种话的洛潮汐在两个人眼里那就是活阎罗!

    他是怎么面不改色说出这种让人恨不得一头撞死的话的?

    太恐怖了吧!

    洛潮汐刚才还在发愁怎么煽动情绪呢,没想到严老板来的恰到好处,三个人可比两个人更好煽动,洛潮汐怎么可能放人走?

    放人走了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洛潮汐赶紧让人进来。

    “毕竟是谈生意的事情,还是不要凑在一起比较好吧,毕竟都是机密。”陈老板委婉道。

    洛潮汐笑笑,“两位也知道,我现在忙着四家铺子,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和你们商量的,要是今天错过了,之后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见面呢。”

    话是这么个理,但……

    也没有给他们犹豫的机会,严老板在此时敲了门,洛潮汐赶紧应了,对方推门而入,阻止了门里两人几欲先走的势头。

    洛潮汐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

    门里和门外四个人面面相觑,只有洛潮汐脸上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秦老板和陈老板以及刚推门进来的严老板脸上都带着尴尬的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这……洛老板,秦老板……陈老板……”严老板尴尬地打着招呼,站在门口一时间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他哪还能不明白呢?!

    自己以为自己来的早,但其实来的并不早,紫云轩和清辉阁的两个人已经来了!

    自己只是个老三而已,看这俩人好像是要走的意思,他立刻明白过来。

    坏了!

    上了洛潮汐的当!

    但仨人都在这里了。

    “进来吧严老板。”洛潮汐站起来把人迎进来,“我们刚才还在说人少了有些事情不好说呢。”

    是不好说吗?!这不是正好趁火打劫?

    秦舒云和陈老板心里崩溃,但人在这里当真的不好意思说什么,他们三个人只能排排坐,店员送上新的点心和茶水这才退出来。

    “严老板也是为了布庄合作来的吗?”洛潮汐问他。

    严老板沉重点头。

    “那既然如此,我们一起——”

    “东家,外面有三位老板想见您。”

    不知为何,听到外面又有人来,秦舒云突然坦然了,他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也不觉得尴尬,就坐在这里等那些口是心非的老板们过来一起聊天。

    他是看开了。

    这些老板嘴上说一套身上又是做的另外一套,说是大家一起好,但其实也就那样,刚才骂得开心,现在不也还是要颠颠的过来找洛潮汐?

    都是假的罢了。

    已经尴尬免疫的秦舒云不觉得尴尬,甚至还想推一把。

    既然自己吃不到第一口肉,那就别人其他人先吃,有本事大家一起啊,看谁丢人!

    于是,这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迎来了三个新人。

    “三位老板坐啊,这么多位置呢。”秦老板看站在门口的三个人招呼到,“洛老板这里的茶叶和点心味道都不错的。”

    严老板和陈老板用一种‘你堕落了’的眼神看着秦老板,秦老板老神在在的又喝了一口茶。

    反正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

    洛潮汐也说:“来吧,坐,我让人拿店里的新品奶茶给你们喝,可好喝了。”

    现在屋子里就装下了七个人,沙发上坐不太开,洛潮汐就往一边的懒人沙发上挪,将原本的单人座椅挪给了秦舒云。

    他是看出来了,秦舒云这家伙已经过了尴尬期,已经明白了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真谛,甚至还想帮洛潮汐让别人尴尬。

    当初过去开会的一共就十一个老板,现在洛潮汐这里就有六个,虽然不清楚剩下的五个人会不会过来,但这有一半人过来已经达成了洛潮汐的初步目标。

    洛潮汐还在快乐。

    这说明这康州城连带着下面的县市有一半都能成为洛潮汐的销售渠道。

    贵东西有贵东西的卖法,能买得起贵东西的人毕竟是少数,如果卖这种便宜的,就是薄利多销,只要买的人够多,赚的未必比这些贵东西少,而且可以不用弄一些穷讲究的仪式感。

    比如说给普通人的赠品随便拿个袋子一装就行,给有钱人的赠品不只要精致包装还要走一套非常尊贵的流程,给足这些人面子,有的时候赠品包装得比正价商品还要厚。

    洛潮汐他们又闲扯互吹了几分钟,确定没有其他的老板再过来,这才说起了正事。

    “大家都知道各自的目的,我也不用和大家兜圈子了,这次我们九水和官方合作的纺织厂大家应该也都知道的吧?”

    “其实我们也想问,您招的那些员工有的并不会织布,从头开始教的话成本不会太高了吗?”

    “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洛潮汐也不怕他们知道,或者说只要到时候纺织厂一开,大家就一定会知道脚踏式纺车,也会知道这效率有多高。提前告诉他们也无所谓,就算他们知道了,没有核心技术也没有办法复制洛潮汐他们的成功之路,就算是用压榨其他的纺织工的方式强行压低价格也会触底反弹。

    比如说幽州城的那些。

    洛潮汐已经陆陆续续地从幽州城拉来了不少手艺相当不错的绣娘和纺织工人,还有不少做其他东西的手艺人,洛潮汐甚至还搜刮了不少木匠和铁匠,现在全捞到工厂里了。

    他们这动作不大,幽州城官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反正洛潮汐先从幽州城倒腾回来了不少。

    青竹在其□□不可没。

    不过主要原因还是威慑。

    让他们知道和他们抢是没有好结果的,还是趁早归顺吧!

    “正好现在大家都在,我就带各位老板去看看我们的织布机。”

    看来是织布机改良。

    几人心想。

    但什么样的织布机能让洛潮汐这么有信心?

    绣娘们和临时招聘的纺织工熟悉纺织机的院子离这里不远,几个人走路也只需要不到十五分钟,不过他们现在比较着急,所以是坐着马车过去的。

    培训员工这种事肯定不可能只让洛潮汐自己一个人出钱,官方把附近的几个空院子拨了过来,暂时用作培训的地点,等纺织工厂正式开始投入使用后再整体挪过去,空出来的院子到时候再回收。

    而现在木匠做出来的那些脚踏式大型纺织机就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院子里,足有一人多高,体积更是庞大,长宽足有七尺,比现在大家用的那种织布机要复杂庞大的多,上面密密麻麻的经纬线和他们看不太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部件运转着,规律且高效,在咔嚓咔嚓的声音里慢慢吐出织好的布。

    这些老板们都是做布料生意的,手底下也有自己的纺织团队,有的人手里也有从南方传过来的最先进的脚踏式纺织机,但他们从南方买来的这些纺织机比起这些庞然大物,简直就像刚出生的小宝宝,速度和效率根本没法比

    这些坐在纺织机前面的女人穿着整齐的制服,都是窄袖,方便工作,这么大的纺织机前面只有一个人,坐在最中间显得人很瘦弱,但就是这么瘦弱的女孩子竟然能一个人操纵这么大的机器。

    在做工的时候没什么人聊天,就只有规律的刷刷声,还有机器运作时木头撞击的咔哒咔哒的声响。

    而在这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纺织机末端正在不停地吐出一小节布料,这速度比他们用南方的纺织机的速度还要快许多,一炷香就能织出一个指节长的布。

    这样看上去不多,但这织出来的布的宽幅可是六尺!

    这速度比起他们从南方买来的织布机还要快最起码十倍以上。

    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织布机,可以织宽幅将近七尺的料子,而大家都知道,越宽的料子卖得越值钱。

    “这样的机器我们最起码有二百架,”洛潮汐说道,“几百个员工三班倒。”

    这个生产力……

    几个老板看到这一幕,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

    如果说他们之前来找洛潮汐只是为了权宜之计,觉得他们不去和他们争是因为后面有官府在压着。

    可现在看……

    洛潮汐能给他们一个分一杯羹的机会已经是菩萨下凡。

    就算他们想抗争又能怎么办?

    根本打不过。

    就算他们用最熟练的纺织工没日没夜地织也打不过洛潮汐的这个工厂。

    他们这些主动来找人合作的是有前瞻性,抓住了机会,那些没来找洛潮汐合作的,只能祝他们好运。

    希望他们能尽快反应过来,抓紧时间找洛潮汐合作,不然他们真的没办法在康州城做生意了。

    秦舒云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洛老板总是能给我们惊喜。”

    “没办法,时代在进步,技术也要进步。”洛潮汐说道,“如果不往前走是会被丢下的。”

    “你说得对,但这些是南方的最新款的纺织机吗?”

    “那倒不是,是很多人一起改进出来的。”洛潮汐说道,“好了,我们来顺便说一下其他合作的事情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这下子,几个人是再也没有了拒绝洛潮汐的理由,也没有选择的可能。

    拒绝就代表以后活不下去,代表以后会破产,到最后估计还是会被吞并。

    而且这间工厂生产的布质量也完全不差,价格也便宜,量还大,一般铺子完全无法竞争,既然无法竞争,那就只能合作。

    说是合作……

    但根本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权利。

    康州城的这十一个布商里面,最终有七个来找了洛潮汐,剩下的那四个一直没来找他,洛潮汐也就不等了。

    这些布商里,有一部分是只在康州城做生意,但也有一部分在其他城里做生意。

    有一部分人想用洛潮汐这里的低价布卖到其他城,多赚点钱,洛潮汐也没有意见,反正低价布总是会卷过去,先让他们快乐一段时间。

    终于,纺织厂建设完毕,所有的人也全部招完,随时可以开始工作。

    光是纺织工就招了六百个,还有纺线的工人,刺绣的绣娘,不算上其他干杂活的工人,还有厨娘和搬运货物的工人,零零总总加起来竟然也有一千多个人,直接在庄子上改造的工厂规模不小,除了没有那五六米高的围墙,严密程度堪比监狱。

    不过工厂外面还是加装了围墙和守卫是因为布料这种易燃的特性,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定期巡逻,省得有人过来捣乱。

    这要是放一把火,厂子里的东西一个都留不下来,到那个时候就是哭都哭不出来。

    洛潮汐为了今天难得换了身妃色的新衣,从头到脚拾掇了一遍。

    开工这天早就有预告,还有开业仪式,过来剪彩的是周节度使和城里的几个高级官员,还有工厂里的员工,也有不少过来看热闹的,员工们按照车间和岗位站好队,等领导过来开始讲话。

    这些员工也都穿着发的制服,男子穿灰蓝色,女子则是穿驼色,都是耐脏又好看的颜色,发了新衣服的员工们个个喜气洋洋,满面笑意,再想起自己这几天拿到的工钱,更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虽然大家都不喜欢领导讲话,但放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领导讲话真的有奇效。

    “感谢大家参加我们康州纺织厂的开业仪式,也感谢各位领导的莅临参加,现在有请我们康州城的节度使大人对康州纺织厂的建立发表讲话!”

    洛潮汐充当临时主持人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用简易的喇叭喊话。

    他这一套前所未见,但着实给了过来参加的领导面子。

    周节度使之前也得到了洛潮汐的嘱咐,竟然还真的准备了一下发言稿,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搞这个,周节度使非常洋洋洒洒地准备了五千字的演讲稿。

    除了节度使之外,还有其他几个主管商业方面的官员过来给大家聊了聊,给足了洛潮汐面子,也更让过来参加开业仪式的这些人明白这个纺织厂背后的老板有多硬。

    这些人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领导讲话,现在这座城的头头后来给他们加油鼓气,工厂里的员工更是激动得挺直了胸膛,觉得他们的未来光明灿烂。

    吃饱穿暖不说,未来还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洛潮汐在一边偷偷打了个哈欠。

    他能不知道领导讲话有多无聊吗?但是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反正就这么一次,以后也没机会了。

    然而洛潮汐并不知道,他这个恶魔,终究还是开启了领导们热爱发表演讲的魔鬼之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