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女Rapper她在娱乐圈养鱼

正文 第49章 第49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霈儿,我这是怎么了?”

    白蓓的呼唤声将迷糊之中的白霈给叫醒了,听到母亲醒来的声音,白霈总算是松了口气。

    “妈,你醒了?”

    白霈守在病床边攥着白蓓的手不愿放开。

    “我怎么在医院?”剧烈的头疼让白蓓想要伸出手捂着脑袋,但奈何手掌没有任何的力量,整个人虚弱至极。

    而清醒后片刻的朦胧,几个小时前在会所里发生的一切涌现在白蓓的脑海里。

    “我……这是……?”

    白霈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是崩提般的滚落。

    “妈,你没事的。什么事都没发生。”

    身下剧烈的撕痛感和此时白霈的样子,可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白蓓拉过白霈的脸庞,将她深深抱在怀里,不断擦拭着对方的泪眼婆娑。

    “乖霈儿,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白蓓显然比白霈要冷静得多,仿佛此时此刻受到伤害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白霈似的,反而不断安慰着对方。

    只是抚摸着白霈头顶发丝的手指仍然有些微微颤抖,这是白霈还能感觉到了。

    但这却更让白霈难过。

    白蓓不论是发生了什么,都先是照顾白霈的感受。

    但她自己呢?她现在的内心才是最为煎熬的吧。

    将眼泪擦拭干净,白霈更加自责了。

    她很清楚,对方的目标是她本人,而不是误穿了她礼服的白蓓。

    虽然不知道作局的到底是谁。

    但仅是在休息间慌忙地扫了一眼,她就明白,傅井不过也只是局中之人罢了。

    如果不是和白蓓换了礼服的话,对方也不会遭受到这样的折磨。

    “对了,妈,你把这药吃了吧。护士说你醒了要尽快吃。”

    白霈从床头柜上取下一枚淡粉色的胶囊放入白蓓掌心,再接了杯温水递在她手中。

    “好。”白蓓来不及多想,伸出手就准备往嘴里放。

    白霈低着头,情绪有些沮丧。

    巡房的护士此时正好从窗外经过,看见白蓓醒了立马进来把输液瓶的滚轮往上滑动。

    “醒了?感觉怎么样?还行吧。都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这紧急避孕药还是要趁早吃。”

    护士的声音突然让白蓓意识到什么,咬在嘴里的胶囊停留在了双齿之间。

    白霈感受到了对方的停顿,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补充道:“妈,这是以防万一。”

    白蓓此时的双眼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白霈又唤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哦,好。”白蓓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吞下了口中的胶囊。

    见白蓓情绪还算稳定,白霈舒了口气的同时眼神变得凌厉。

    “妈,那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给你买点粥喝。”

    “行。”

    见到白霈和护士的离开,白蓓才把那枚藏在口腔中的胶囊取了出来,不留痕迹地丢进了垃圾桶里。

    -

    出了病房,白霈立马拨通了蔺冈的电话。

    “蔺总……您刚才说找到肇事者了?在哪里?行,我马上过来。”

    就在白蓓醒来前不久蔺冈就来了电话,她现在一刻也不想等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但白霈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急匆匆来到蔺冈所约见的地点时,见到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桃枝。

    “桃……枝?”

    白霈看着坐跪在几个身外的桃枝,眼中全是震惊。

    桃枝看样子已经跪在地上许久了,整个人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表情更是平静的吓人。更可怕的是,她的双手双脚竟然全被捆绑住了,像极了一个羸弱的人质。

    见到白霈的出现,桃枝反而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白霈,你来啦?”

    这温和的口气,让旁人听了还以为是姐妹串门,互相寒碜呢。

    “你跪地上干嘛?快起来。”

    白霈连忙伸出手想要将地上的桃枝给拉起来。

    但就在快要接触到桃枝的一瞬间,却被身后的一股力道给拉扯开来了。

    “别碰她。”

    这三个字显然是蔺冈说的,但却不是给白霈说的,而是给跪在地上的桃枝说的。

    听见这些喝令,桃枝平静的脸庞突然变得扭曲,眼睛快要眯成一缝隙,嘴角两侧的法令纹也逐渐加深。

    面容变化极快,不仅是狰狞的表情,整个人的气度也仿若骤然变换。

    这哪里还有二八妙龄的模样。

    “白霈,你过来啊,过来我告诉你一切。”

    桃枝的话尖锐而又怪异,语调颤抖得好似快要发涩。像是一只坐拥在暗礁上的海妖,用着恳求又诱导性的话语祈求着白霈。

    “桃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霈转过头回问身后的蔺冈,这眼前的桃枝让她觉得陌生,仿佛已经不再是相识的那个温柔、害羞的女子。

    “离她远些。”蔺冈提醒道:“她全身都是蛊物,小心被施蛊了。”

    “蛊?”白霈对这个词无比的陌生。

    虽然说这个世界因为穿越者的到来,怪力乱神的事物已经不算是稀奇了,但“蛊”这个词,她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遇上。

    “没错,”蔺冈将白霈带到一个安全的距离,“你母亲和傅井身上的蛊,就是她下的。”

    白霈眼睛睁得老大。

    顾名思义,“蛊”难道……正是如同传闻之中一样,能操控人的心智?让其他人成为施蛊者的傀儡?

    白霈不愿相信,但此时的场景和桃枝满脸狰狞,让她却不得不信。

    她虽然知道傅井只是一个工具人,背后另外有人操控,但无论如何她都想不到这个人是桃枝。

    她在圈内最为要好的朋友。

    眼前白霈离得越来越远,桃枝原本就有些狰狞的面容变得更加歪曲,整个五官像是要挤在一团。

    “啊——”桃枝发出嘶哑的怒吼声,“白霈,你过来,你快过来啊。”

    白霈有些被桃枝的模样吓到了,这哪里还有她平时的端庄淑女模样,完全变得有些疯癫。

    蔺冈解释道:“她师从巫山教,是我们那个时代最为恶毒的教派,以人养蛊,以蛊害人。巫山教从入门起就给门徒下了蛊,平时以七情六欲为生,可以极大幅度的增强宿主的内力,但却会无限放大宿主的感官。”

    “巫山教?”白霈显然对蔺冈那个年代的事物并不太熟知。

    只是亦正亦邪她不清楚,但下蛊毒害白蓓却是事实,白霈沉着脸看向桃枝。

    桃枝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绑在身后的双手在绳索的束缚下挣脱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印,但她似乎毫不在意,仍然嘶吼地朝着白霈喊道。

    “白霈——我要你死!你快过来——啊!胡采儿,快过来。”

    桃枝显然已经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她皮下的血管之中仿佛有什么在蠕动着,像是压抑了许久的蛊物已经躁动不安,像是在挣扎而出。

    “为什么?”

    白霈面向桃枝,仅仅是道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桃枝重复着白霈口中的问题,发出撕心裂肺的笑声。

    “哈哈哈哈——我告诉你,除了我,没有人能得到三郎。三郎,永远都是我的。”

    白霈皱着眉,是因为蔺冈?

    桃枝喜欢蔺冈?为何从未与她谈起过。

    一瞬之间,为何以往只要有蔺冈出现的场合,桃枝必然会跟着前来。就连上次拍摄广告,桃枝也强行跟来的缘由也就迎刃而解了。

    “是因为嫉妒?”

    “就仅仅是因为嫉妒?”

    白霈的声音从平淡变得颤抖。

    “就因为这个你就来伤害我妈?!”

    蔺冈转过头,发现身边的白霈已经被泪水布满了眼眸。

    “哈哈哈哈,”桃枝冷冷哼了一声,“那是你运气好。下次……”

    啪——

    还没等到桃枝把话说完,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在昏暗的路灯下响起。

    白霈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回来,嫌弃似的在桃枝衣服上擦了擦。

    “你认为还有下次?”

    桃枝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有点懵,整个人从疯癫的状态下稍微清醒了那么一点。凌乱的发丝下,左侧脸庞被印上了巴掌大的红印。

    “白霈……”桃枝喃喃自语。

    “桃枝。”白霈语气终于归于平淡:“你一定会受到该有的制裁的。蔺总,报警吧。”

    蔺冈点了点头,挥手安排着秘书着手报警工作。

    白霈侧过身子,不再去看她。“桃枝,永远面向着铁栅栏悔过吧。”

    见白霈丝毫不打算给自己一丁点机会,桃枝平静的状态再次变得疯癫许多。

    “砰砰。”

    听见剧烈的撞击声,白霈侧过头,竟发现桃枝此时正用额头狠狠地磕着地面。

    “白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被蛊惑了,这不是我的本意,你相信我。”

    桃枝抬起来,再次露出她那梨花带雨的表情,面部正常了不少。不过额头上的血迹顺着眉心留下,添上了几分邪魅。

    白霈并不打算再和对方多说一句话,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白!霈!你看我啊,你看我多虔诚,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你绕过我这回好不好。”

    桃枝望向白霈离开的背影,声音近乎歇斯底里。

    但白霈却没有任何转过头的迹象。

    “白!霈——我不会放过你的!”

    失去了最后一丝机会的桃枝再也不需要伪装了,彻底将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透露了出来,看向白霈的眼神满是憎恨。

    蔺冈瞧见白霈有些发抖的身躯,将身上的大衣取了下来披到对方的肩膀上,“你放心,交给警方前我会将她的内力全部废尽。会场那边我也安排好了,不会有任何的新闻流出的。”

    说完还补充了一句。

    “桃枝的内力废掉之后,她所施下的蛊也会自然消亡,你母亲那边也不用担心了。”蔺冈将手掌轻轻放在白霈的肩上,“你刚才‘碰’到她了,我用内力帮你再检查一下,不要留下余蛊才是。”

    “谢谢。”

    -

    另一边,医院里。

    “伯母。”

    白蓓刚准备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却见到了另外一名陌生男子。

    同样是看起来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子,此时却从口中喊出“伯母”这个词,别说了多怪异了。

    “你是……”白蓓显然不认识对方。

    王阜对这反应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了。

    “伯母,我是白霈的……朋友。”王阜给白蓓解释道。

    白蓓强打起精神来,“哦,这样啊,那快坐吧。不巧,白霈刚好出去了。”

    还没等白蓓说完,王阜直接开门见山。

    “伯母,那颗药不能吃。”

    王阜的话语如此坚定,像是在说着什么不容拒绝的话语。

    而他口中的那颗药,别人不知道,但白蓓却再清楚不过了。

    白蓓瞳孔微微收缩,细细地打量身前的男子。

    “我知道,”白蓓迟缓道,“已经吐出来了。”

    “你……知道?”王阜有些惊讶,有些平静的嘴角不留痕迹地颤抖了一下。

    白蓓难得地扯出一个笑容,双手艰难地放在腹前。

    “虽然发生的一切很痛苦,但毕竟……这里面,可还是只有几个小时的小霈儿,不是吗?”

    眼见对方竟然知晓,王阜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王阜不知为何对方会知晓这个事情。但刚经历了被强暴事件,现在却仍然能从容接受肚子里的孩子。

    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心里作了何种心理斗争,虽然多多少少能从对方细微抖动的尾指和颤抖的声线感受到,白蓓内心亦然是作了极大的心理斗争。但至少现在表现出来的,却仍然镇定自若。

    王阜只觉得,这白蓓的心理到底是何种强大?

    难怪……

    不愧是生出了白霈的人。

    白蓓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更加肯定了自己所猜疑的答案。

    “其实我一直就觉得奇怪,”白蓓缓了口气道,“白霈说她是出生于1996年,而算了算时间,我在1996年正好是如今这个年龄。”

    “可我却连个男朋友都还没谈,更别说怀孕生出她了。”

    白蓓打趣道:“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竟是如此。”

    白蓓的脸上有疲惫彷徨,也有强装坚强,但更多的,是对这一切缘由的恍然大悟。

    这就是命运吗?

    -

    从外面回来的白霈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医院的走廊上见到王阜的背影。

    “王阜……”

    白霈叫喊着对方的名字,见到对方停下了脚步才笃定了这背影的主人。

    她急忙冲了上去,一把拉住对方的肩膀。

    “王阜,你怎么在这里?”

    王阜转过头,用有些强忍的平淡眼神看向白霈,眼神不由有些躲闪。

    “我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而已?这么巧?”白霈就算再神经大条,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对方的话语。

    “我赴宴之前你还特意嘱咐我要注意安全,王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王阜并没有搭话,只是看向白霈的眼神变得有些波动。

    “你说话啊,”白霈摇晃着王阜的肩膀,“你说啊,你知道的话为什么不救我妈?”

    白霈说得越来越激动,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此时好似终于找到了发泄口,恨不得全都宣泄出来。

    眼见身前的白霈有些战栗,王阜一把将对方抱进了怀里。

    “没事的,放心,没事的。”

    “什么叫没事的?”白霈的头埋进对方的胸怀中,不断挣扎着,可任凭她如何挣扎,都不能从对方的双臂中挣脱半分。

    “我妈……我妈被……”白霈越说越激动,声音变得抽泣起来。

    王阜将她的脸庞按进胸口,让对方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我知道。”

    等哭累了,白霈才终于冷静了下来,整个人疲倦了不少,这才从王阜的怀抱中挣脱了开来。

    其实她也知道王阜不可能提前知晓这些事情,而她也不过只是想要发泄情绪而已,情绪发泄了之后也就好上了许多。

    王阜用手指将挂在白霈睫毛上的最后一滴泪珠扫落。

    “大雨,你要知道,一切有我。”

    白霈因为精神高度紧张,整个人这几个小时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宣泄完了之后,竟是觉得前所未有的疲倦。

    而她耳朵里回荡的,也只有王阜口中的这句话。

    再次醒来,她正靠在医院大厅的扶手椅上,身边哪里还有王阜的踪影。

    是梦吗?

    只不过垫在她脑袋下那柔软的白色衬衣,还透露着他主人存在过的痕迹。

    -

    “妈……”

    白霈拉开病房的门,正好看见白蓓低着头削着一颗苹果,模样好是认真。

    白蓓瞧见对方回来,一脸平静的脸上透露出勉强的笑容,将削了半边果皮的苹果稍稍举了起来。

    “霈儿回来了?要吃苹果吗。”

    那语气,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妈你别乱动,我来削。”

    白霈喉咙猛地一哽咽,伸出手把对方的指间的小刀和苹果接了过来,拿起小刀继续在还未削完皮的苹果上转动。

    白霈沉着头,额头前的碎发快要将她半张脸给遮住,看不见她的眼睛。

    “妈,肇事者已经抓到了。”白霈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仍然小心翼翼地削着皮。

    听见对方口中的话,白蓓身形明显一顿,但却并没有搭话。

    白霈自顾地继续说下去,想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与白蓓说清楚。

    “是……”

    可还没等白霈把话说出来,却被白蓓打断了。

    “好了,别说了,不重要了。”白蓓俯着身子,目光直视着白霈,眼中没有恨意,也没有悔意。如果不是坐在病床之上,谁又能知道前几个小时遭受侵害的人是她。

    白霈转动着小刀子的手指微微停顿了下,偷偷瞥了一眼对方。

    “妈,最终还是因为我……”

    白霈想告诉母亲,对方遭受到这样的陷害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

    如果不是因为她长得像胡采儿,如果不是她没有看出桃枝本来的面貌,白蓓也不会遭受如此祸害,如果不是她的话……

    “嘶——”

    话音颤抖的白霈,指尖因为过度用力让锋利的刀尖从苹果变化划过,在拇指边缘划出了一道小口。

    鲜红的血珠透过缝隙拼命地往外泛起一丝绯红。

    白蓓望见对方手中出现的伤口,立马将身子直了起来。

    “呀怎么把手伤了,”说完就把抽过两张卫生纸熟练地在伤口周围按压着,“怎么这么不小心,真是的。痛不痛啊?”

    白霈摇了摇头,这时她哪里感受得到手中的痛楚,就连被划伤了一道小口,也没什么感觉似的。

    “不痛。”

    明明只是一道不足一厘米的小伤口,但在白蓓眼里就像是发生了多大的事情一般,挥着手往外招呼着护士。

    “护士、护士,快来。”

    这一切都被白霈看在眼里,只感觉更加落寞了。

    她好心疼对方,心疼自己的母亲。

    明明卧床不起的人是她。

    白霈一把抱在白蓓的腰间,情绪突然变得有些失控起来。

    “妈,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话……”

    白蓓有些愣神,转而又轻轻安抚着对方的头顶。

    “胡说,怎么能怪你呢。霈儿什么错都没有。”

    白霈不知为何,此时的自己就像打开了阀门般的,泪水不断涌现,停都停不住。

    “妈,你不知道,是桃枝,都是因为我桃枝才陷害你的,她以为你是我……”

    然而白蓓并没有因为听到这个答案而大惊失色,仍然只是微笑着帮白霈梳理着头发。

    “这样啊,我知道了,别难过了啊。”

    “呜呜呜——”

    长这么大以来,白霈好像就没有像今日一样大哭过,平日里不管遇到再艰难、困阻的事情,她也绝不可能落泪。

    这并不是她的风格。

    但今天,她只想好好的哭一场。

    紧紧抱着她的亲生母亲,不愿放开。

    白蓓的情绪波动很小,白霈以为对方一直压抑着,以为在她的面前才伪装得这样坚强。但明明不需要这样的伪装。

    可对方越是压力,她就越是心疼。

    “妈,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我还好受些。”

    不论白霈怎么苦恼,白蓓仍然也只是抱着她小幅度的摇晃。

    “傻瓜,我怎么会打你骂你呢。我只不过在庆幸,还好你没事。”

    听见这句话,白霈更加难以自持了。

    像是个泪崩了的小娃娃。

    也不知道哭了好久,才因为脱力而慢慢停了下来。

    一双肩膀在白蓓的腰间一耸一耸的,微微地抽泣着。

    白蓓紧紧抱着对方,口中温柔道:“哭累了?”

    白霈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白蓓将对方的手指重新用干净的卫生纸包扎起来。

    “还疼吗?”

    经过对方的提醒,白霈这才感觉到拇指伤口上传来的点点撕裂疼痛感。

    她轻轻道了声:“疼。”

    “傻瓜,看你还闹腾,”白蓓将对方的手指举在嘴边吹了两口气,“妈帮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白霈连忙把手指从对方的手掌中挣脱了出来,撵进了另一只手中牢牢握住。

    “妈,你这思想太老旧了,伤口可不能吹的,会让细菌跑进去的。”

    白蓓一听立马来了精神。

    “诶,咱们那个年代受了伤可都要吹吹的,吹了才好得快。”

    白霈不可置疑。“没有一点科学依据。”

    “这可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不需要科学依据。快伸出来我给你吹吹。”

    “就不。”白霈将指头撵得死死的,就不让对方抽出来。

    白蓓抄着手:“诶死小孩,嫌弃你妈落后了是吧?”

    白霈破涕为笑,转过身将头埋进了对方的臂间。

    “就不让吹。”

    说完白霈就将头埋在了白蓓的腰间,用力地吹了两口气。

    如果说吹一吹就能让所受的伤复愈的话,那妈妈所受到的伤害也会好一点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