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资本对局

正文 第23章 紧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四轮比赛开始的时候,高轶其在自己办公室坐冷板凳,门没关,来来往往的人从她办公室门口走过,祝长夏拿着笔记本电脑和手稿资料,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们说你抄袭。”

    “嗯。”

    “真抄了?”

    “你觉得呢?”

    祝长夏心里有数了,踏出去的步子自信了些。

    邹一彤最后一个走,路过高轶其办公室的时候在门口停留了好一会儿,她的黑眼圈很重,头也很沉,看向高轶其的目光仍旧不友善。

    高轶其站了起来,两人仅一米之隔,距离不长,藏着从入职到现在一直积累起来的尖靶子。

    “你真让那个小助理上?”邹一彤说,“老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不知道你是觉得自己前路无望了,还是真心胸开阔到这种地步。”

    高轶其转手从门口的斗柜上抽一张纸,“有琢磨别人那时间,不如把偷吃后的证据毁得干净一点。”

    说着把纸往她手里一扔,邹一彤脸色变了变,从不远处的镜面上看见自己嘴角的口红。擦干净之后,想跟高轶其解释两句,但高轶其用脚尖勾着门,在她开口之前,把她隔绝在门外。

    外面留下邹一彤那张青红不定的脸。

    她调整得很快,但她身后的助理路过高轶其门口的时候停顿了。打量了一下门牌,上面有资料介绍,上面是设计师:高轶其,下面是助理:祝长夏。

    目光在祝长夏三个字上面停留了许久,明明是一样的位置,明明对方比她来得还晚,为什么她可以带着作品参赛,而自己画出来的图稿却被扔进了垃圾桶。

    心里有怨气,当她抱着一堆资料跟上邹一彤的时候,已经把咬着的后槽牙松开了。

    她想到了让自己图稿登上总库的方法。

    最近裴复生为高层出面周旋抄袭事件,与高层们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这次会议他也在,前面几个设计师阐述作品图的时候他没说话,邹一彤展示完毕之后,他开了口。

    “这种,”停顿了几秒,“能赚钱吗?”

    邹一彤看了眼王经理,又说:“应该会有市场。”

    “应该。”他抓住了对方的语句漏洞,“不知道邹设计师有没有做过市场调查,过年那会儿吉德出了几个爆款,为他家赚了不少钱。前几天他家有几个图跟我们家相似,明摆着赚钱的东西谁都不让步,杠上了。那位坐冷板凳的,抄不抄袭先不说,至少人家知道赚钱的方向,你这些款——”

    他拿着鼠标滑了一下,几个动图在屏幕上展示着,“如果真大规模产出,知不知道会给sun贴上什么样的标签?”

    邹一彤前段时间被表扬惯了,今天是抱着必胜的决心来的,被人当众数落,心里落差可想而知,她又看向王经理,王经理用眼神示意她别慌。

    她缓了几口气,开口:“我有调查过,有些人是有某种嗯某种爱好,这些款是小众风格,不需要剧烈的市场反应,不会轻易就给sun定位的。”

    “小众风格代表不能大批量生产,而所有不能大批量生产的东西都意味着‘亏本’,内衣行业跟成装不一样,价格定得太高,会被对家捏住把柄,到时候我们落得个‘狮子开口’的名声,不好听。价格要是太低,容易拉低整体档次,你说说,单按商业模式走,你这些图能给sun带来多少利润?”

    “这个”邹一彤支支吾吾的,她没准备这些内容,以往只需要把图展示出来就能得到高层的一致好评,导致她习惯靠博眼球取胜,要让她现场说出些门道来,还真有些困难。

    现场一度很安静,王经理接收到邹一彤的眼神求救,出了声:“裴总,是这样的,据我调查,市场确实有这方面的需求,而且大多是上层人士,价格不是问题,那些男人甚至还追求品牌的高端性,所以利润这块,您不用担心。”

    “王经理是太把自己当人了,还不是不把女人当人看?”裴复生把u盘插入电脑,挨个点开里面的资料,“第一张是吉德年前和年后股市的对比,高峰期连续一周涨停,什么概念?王经理。”

    王经理不做声,几个高层倒是有些眼红,那段时间他们是做过市场调查,觉得营销模式没什么新意,以为是吉德在女性市场独占鳌头太久而引发的阶段性消费。

    几人内部讨论了一下,把宝押在了年底的走秀上,随后又忙活男装的事儿了,但此时被裴复生这么一分析,每人心里都惊了一下,他们竟然少赚了这么多钱。

    没人说话,裴复生继续开口:“第二张是吉德十年来爆款的总结图,哪一款跟王经理说的特殊癖好有关系?女性内衣的主要消费者自然是女人,王经理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没掌握哄女人的方法?”

    王经理额头冒出了汗,裴复生一口一个“王经理”,叫得他心底发虚,同时心里也明白,火力集中在他身上,是看出来邹一彤是他带的,他不稀罕找女人麻烦,而是打狗先打主人。

    燕梁把邹一彤的图又调了出来,“话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市场既然有这个需求,倒是可以出些量试试看。”

    邹一彤见领导帮了她,紧接着为自己辩解:“燕总,我觉得您说得很有道理,我之前走访了很多内衣店,几乎没有商家把这个版块搬到明面上,人有需求的话都是网上定制,但这样一来,就忽略了那群注重品牌的人群,毕竟成功男士的品味可不是网络上能供应的。”

    最后一席话,悄然间又把几个高层暗夸了一把,但效果没以前那么理想,毕竟这年头成功男士也需要钱来堆砌。

    燕梁没继续说,他刚刚开口纯粹是自己对这方面感兴趣,可对女性的消费还真没什么概念。

    裴复生沿着燕梁点的那张图往下拉,找出一个最露骨的,放大,“什么感觉?”他问。

    动图效果很逼真,几个女生看得红了脸,男人目光渐渐深邃,裴复生把图转了一圈,“往小了说,是传播情色,往大了说,那是涉黄,毕竟这图穿在模特身上,效果太扎眼,各位脑补一下,活活是行走的春宫图。万一到时候有人随手举报,你说这罪名我们背不背?”

    邹一彤后背冒了出汗,以往这个路线踩得很准,谁能想到今天一直被狙啊。

    “裴总,那倒不至于。”王经理摸了摸一旁的茶杯,思索了几秒,“依我看,款还是能出的,就算不搬上走秀台,私下拉几个高级户,隐私性到位了,钱也不成问题。”

    “王经理说得好听,不论sun是赚还是亏,你雷打不动地拿着年薪,但这么多工资放你手里你亏心吗,从sun成立到现在,你为公司做了多少贡献,你带出来的人,连个市场分析都做不好,吉德的设计理念你是瞎了看不见,还是真没商业头脑,到时候人心都被赚走了,我们还他妈的玩个蛋。”一通骂完,转向一旁,“曾叔,您觉得呢?”

    曾方伟最近家里出了点情况,急需用钱,他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er的所有部门都赚得盆满钵满,刚刚看吉德赚了那么多,他心痒死了。

    “不否认这些图是有市场的,可我们是商人,要分析哪些方向能赚钱,并找到最赚钱的那一条稳步输出。”他把吉德爆款图调了出来,“吉德能赚这么多,因为他们掌握了女性消费市场的规则,设计出的产品只为女性服务,我们的图更侧重男性观赏,但要按长远考虑,这个路线赚的还不够塞牙缝的。”

    “说句实话,我以前根本没把心思放sun上面,我想着内衣能挣几个钱,但这么一对比,利润还挺可观。”一直没开过口的蒋总也发表了意见,他把祝长夏的图调了出来,“没人发现这些图也不错吗,说真的,如果真想吃这块饼,回家看看自己老婆的衣柜,里面什么款最多,我们就出什么款。对了,还有那位抄袭的,要是从主流趋势看,她的图是不是最受女性欢迎,可惜摊上了官司。”

    说到点子上了,裴复生把另一张图调了出来,“前两天我忙活这事儿来着,这姑娘说是吉德抄的她,她跟那边的设计师什么关系不清楚,但如果吉德只拿出图日期作证据,我们这日期可比他的还要旧。”

    这话一出,几个高层眼睛亮了,他们正愁吉德死咬着不放呢,如今不仅有可能翻盘,而且这些爆款的单子也会为公司带来不小的利润。

    “复生,”燕梁叫他,“如果这姑娘没说谎,那这事儿可就得好好搞搞了,你跟尹家那小子熟,到时候可别念私情。”

    “燕叔,这事儿是他不厚道,本来下架个款就能解决的事,他非要弄得这么难看,您放心,查到最后要真是他家抄了我们的,能搞得死。”

    燕梁满意地点点头,他知道裴复生这人的性格,咬一口还十口,非得叮得对方血肉模糊。年轻人的仗老一辈的不好掺和,坐在背后顺水推舟,坐收渔利就行了。

    刘总也顺势说:“要我看,sun这块交给复生好了,年轻人,懂得市场走向,相信这个部门在他手里一定会早日进入国际轨道的。”

    刘总这话并不是单纯放权,既然这个市场几个男人都看不准,兴趣也不是很大,那不如吊一个傀儡帮他们赚钱。

    都不笨,都有一把花花肠子,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事儿本来就是一出戏,他们以为拴住了一个敛财器,实际上被人瓮中捉了鳖。

    不过没人亏,钱进了高层的口袋,权握在了裴复生手里,高轶其还能借着他的力,让自己的职业生涯顺利一点。

    要真找一个替死鬼,就看尹见春他家踢哪个人出局了。

    三天以后,出了结果。

    吉德一个名叫周澄的人抄袭了高轶其的作品,她本人公开道歉,并承诺退出设计领域,吉德也把相关款下了架,并在官博上挂了一封道歉信。

    几人约饭的时候,尹见春笑嘻嘻地敬了燕总和刘总两杯酒,裴复生说:“敬酒没诚意,把你家最近赚的钱吐出来。”

    “欸,复生——”燕梁打断他,“见春也是受害者,听说那个叫什么——周澄的,家里情况很糟糕?”

    “是啊,母亲得了脑瘫,父亲半身瘫痪,要人照顾不说,每天还得花一笔不菲的医药费,急需赚钱,才盗了别人作品,我当初也是识人不清,燕叔刘叔原谅我前些日子的莽撞。”

    刘总笑着说:“没事,你也是为了那姑娘着想,况且吉德处理得很及时,面子里子都到了位,过去了过去了。”

    “哪能这么轻易过去啊,刘叔,您心善,让他一个小辈,可他前段时间死咬我们的时候可没这么好说话。”

    裴复生黑脸到底最好,这样就能由他俩出面调和,毕竟前阵子刚好跟尹家谈了房地产的事,不好闹太僵。

    燕梁拍了拍裴复生的肩膀,“复生,怎么说你们俩都是从小长大的好兄弟,做生意嘛,迟早有些磕碰,事情解决了就行,往后遇到困难还得互相扶持呢。”

    “既然燕叔这么说,我也不好再追究了,不过尹见春你两杯酒是不是太寒碜了,没别的项目?”

    “早安排了。”尹见春拍了两下手,服务员带了几个姑娘进来,他和裴复生找了借口开溜,燕梁数落了他们几句,实际上已经迫不及待让他们赶紧走了。

    把门一关,两人对了下眼,都卸了伪装,一个恢复成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一个变成了杀人不见血的千面狼。

    暗长的走道里,响起了两人的脚步声,守在各个包厢前的服务员纷纷向他们问好,尹见春跟其中两个长得好看的点了头,而裴复生则一脸“爷一个也看不上”的散漫。

    “那封道歉信还在我家官博上挂着呢。”

    “要什么头衔,爷花钱送你。”

    尹见春甩着车钥匙,“怎么矫情怎么来。”

    于是裴复生手往钱包里一掏,窝里的营销号纷纷把话题搬上了热搜。

    吉德旗下设计师涉嫌抄袭,原因竟是

    吉德抄袭的真实内幕。

    千里马反咬伯乐一口。

    文章纷纷写了周澄凄惨的家世,而吉德秉持着人道主义原则,不仅破例将周澄纳入麾下,甚至还为了她不惜与sun死磕到底,可周澄辜负了这份信任,在sun拿出证据后,她承认了抄袭,并彻底退出这个领域。

    这几篇文章并没有一边踩的趋势,而是把每家的难处和好处都分析了出来,导致网友没法开骂,三头忙活着。

    一会儿去夸吉德老板心地善良,但是下次别再轻易相信别人了。一会儿要给周澄开辟捐款渠道,但又让她本分做人。一会儿又到sun查查高轶其的信息,说她的设计完美考虑了女性所有的需求。

    那几天互联网确实热闹,而在这份沸沸扬扬下,没人在意周澄退出了大众视野。她的家世是真的,被吉德破格招聘也是真的,只不过她天资平平,在一众大牌设计师身旁工作压力巨大。

    这次吉德给的遣送费比她老老实实工作十年还要多,况且家里很需要钱,跟现实相比,背一个“抄袭”的名号算不了什么。

    这阵热闹过后,sun出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