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尊人家不是坏孩子

正文 第19章 石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父皇去世后,母妃因有我这个皇子的存在,才没有被拉去殉葬,但最爱自己的人走了,心里难免悲伤,我得空就要去看看她,怕她孤单。

    谁知那天顺道经过锦鲤池,竟救了他一命。

    我手里拿着御膳房新出的点心要去母妃那里讨她欢心。

    路上却看见大哥他们一行人和他玩的正开心。好似真的把他当成了亲兄弟般对待。

    那一刻我还想,大哥他们终于能够接受他了,他以后大概可以不用再去纠结哥哥姐姐为什么都不喜欢他了吧。

    可谁知我一个转身,就听到了有人落水的声音……

    “救……命……救……救我……”

    是他的声音,他溺水了!我心里一惊。

    回过头一看,大哥他们仓皇而逃,留他一人在池子里面扑腾。

    可我不敢贸然去救他,只好等他们完全离开了,才立马放下东西,冲过去救他。

    那时,他呛水呛得脸色发白,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我跳进池子里把快要沉下去的他捞了出来。但他已经晕过去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把他刚才呛得水给他按了出来,再连忙把他带到我母妃的宫殿里。

    我知道,他还是躲不掉,他也是傻,对别人一点都不防备,吃过一次亏还会吃第二次的那种,大概是年纪小太容易相信人的缘故吧……

    没等他醒,我就找人把他偷偷送了回去,他不能知道是谁救了他,我也不能被人看见,是我救了他。

    虽然救了他一命,但他也长了记性,不再与我的哥哥姐姐们联系。

    但是……

    他们不想罢手,只想除掉他……

    ————

    大哥东宫设宴,说是家宴把我也请了去,但到了地方,喝了几杯酒,真实目的还是显露出来了。

    大哥知道是我救了他,怒不可遏。是我毁了他们的计划……

    可我不能对他见死不救啊!

    事情还没完,他们竟然要杀了他,还叫我参与。

    我怎么可能会杀害他,我平生从未杀过人,我也不想杀他,他只是个小弟弟,一个被推入皇室风波的小孩子啊!

    宴会上剑拔弩张,我想去与他们辩驳,却发现自己早已被排除在外。

    他们一双双冷漠的眼盯着我,嘴里还说着咄咄逼人的话,我好像早就不是他们的弟弟了,我就是个废物,一颗他们脚下的垫脚石……

    我走了,准确的来说是跑开了。

    我不想再待下去,也不想去做一个恶人,不想被这么陌生的眼神盯着……

    我将自己封闭起来,只想躲在母妃身旁。我想哭,我也想问问三哥我该怎么做?

    在此期间,他来找了我几次,都被我以身体不适回绝了。因为我不想看见那张单纯无害的脸,也不想听他叫我哥哥。

    可是,如果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绝对不会把他拒之门外,绝对不会!

    可那些都只是如果啊……

    在陪母妃的期间,我听到宫中传出小皇帝失踪的风声。

    好好的皇宫,人怎么会不翼而飞呢?

    我脑海中全都是愤恨与担忧,一定是他们搞的鬼。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我早就应该知道的……

    我找遍了皇宫,还去大哥的东宫找了,但大哥不在,人我也没找到,直到那一天我碰上了二姐。

    她兴奋极了,似在炫耀些什么。

    我知道我不能表现出自己很担心他的一面,相反我还要表现出我最讨厌的一面,只有这样我才能想方法去救他。

    “二姐,我想清楚了,之前我就不应该救他,任由他淹死好了。都是因为他的到来,父皇才会离世,三哥才会被杀,大哥也无法成为新皇,可恶的是之前我还拿他当小孩子,教导他,现在才醒悟,这是养敌为患啊。只要他还在,就没有我们的活路,我现在真恨不得亲手杀了他才好。”我故作愤恨的说,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行不行。

    但看二姐嘴唇上弯,眼睛流露出诡异的亮光我就知道她信了。

    “五弟啊,你知道就好,现在悔过还来得及,到时候大哥上了位,给你一块封地当个闲散王爷多好啊!”

    我不再与她多废话,直接切入正题。

    “听说他失踪了,真是可惜啊,我还想亲手杀了他呢!”

    她突然顿了顿,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他之前和你玩的那么好,你真舍得杀他?”

    我连忙回答“二姐你有所不知,我有一次去教他习字,结果听到他与身边的太监说要将我母妃送去殉葬,说我母妃是先帝最疼爱的妃子,只有将她也送去殉葬,才能彰显出他对咱们父皇的尊敬,好来稳坐这皇位!”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小小年纪心思就如此不正,我母妃惦记他是个无依无靠的,把他当孩子对待,他却想要了她的命,仅仅是为了稳坐他这偷来的皇位。可怜我母妃还那样真心待他,我现在真是想将他千刀万剐都不够。”

    我不知道我编的这些东西她会不会信,但华裳的表情越来越兴奋,我就知道她信了。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偷偷告诉我她知道人在哪,还可以带我去。

    我立即表现出惊讶和极其愤怒的表情,“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她却拦我,“五弟莫急,咱大哥有的是法子,定会将他折磨的生不如死,到时候等那小毛孩儿快要一命呜呼的时候,你再去给他一刀泄愤也不迟啊!”

    “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现在可正是好好折磨他的时候呢!我告诉你啊!大哥折磨人的法子可是真有一套呢,到时候带你去看看……嘿嘿……”

    我只能也佯装高兴笑了笑,却不知道他是否还能撑的住,等的到我去救他。

    华裳笑的高兴极了,在我眼里她却变的丑陋无比,有时候公主不一定比蛇蝎毒妇好到哪里去……

    我在宫里焦急的等待,大哥还是不见,二姐出现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每次我都要求她带上我,但她一直告诉我快了快了。

    我真的害怕自己去晚了。

    所以我决定偷偷跟着她,这一次我一定得把他救出来。

    我会劝他放弃皇位,去乡野,去宫市,去他国游历山水,就是不要继续呆在这漩涡中心。就算他不愿意,我也会想法子保护他离开。

    为了救他,我偷偷藏了一把匕首以备不时之需,到头来却都只成为了一场笑话。

    我偷偷跟着二姐,看见她走进了石窟里,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把人藏在了这里,怪不得我找不到。

    石窟是父皇生前告诉我们的,这个地方是他年轻时叫人打造的,为的就是以后发生宫变,我们能有个逃命之处。

    但我从来都没有进去过,父皇告诉我底下潮湿又阴暗,是为了躲避祸患而不是去享受的,所以设计的粗糙,就不让我们去参观。

    待二姐进去了之后,我才偷偷跟上去。

    石窟在旁人眼里看起来就是假山装饰,但它的底下却大有玄机。

    我学着刚才二姐的法子,找到机关打开了内部的活动板砖。

    只听到叮的一声,地上移开了口,一股带有霉味的浊气直接从底下窜了出来。

    看来大家都疯了。为了除掉他一个小孩子真的是不择手段啊。

    二姐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竟然也癫狂到如此地步,为了折磨一个人,甘愿来这赃乱潮湿之处,还有大哥,我真的不敢想象。

    顺着石阶走下去,是一条极长的甬道,里面没有光,连烛火都没有,黑的可怕。

    二姐应该带的有蜡烛,可我没带,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了。

    我强忍着不适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着,希望能尽快找到他们的所在地。

    一声一声的滴答声,让我心烦意燥。

    不知走了多久,我沿着周围的墙壁摸到了一种铁制的什么,类似于门框一样的东西。

    我心中的疑惑更深,想打开却又恐惧,我只能坚持往下走,希望能找到一点儿光亮。

    不管结果如何,都希望他能撑住……

    那张稚嫩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面浮现,他本不该有如此下场的。

    那一刻,我有种想要去当救世主的错觉,是不是有机会人人都想成为救世主啊?

    现在的我怕是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只能苦笑一声。

    我顺着那些布满了铁门框的地方走了好久,终于看见前方有了一点光亮。

    可我就在离它不远的地方,闻到了……闻到了一股极重的血腥味,先前我闻到的只是淡淡的,还以为是铁锈的味道,毕竟这里阴暗潮湿,也就没有多想。

    但现在,我的心脏有些不由控制的急速跳动起来,想要将脚迈出去,却又停在了此处。

    脑海里面不由得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难道……他已经……

    终究是我来晚了吗?

    懊恼自责还有不敢相信的情绪折磨着我,却也促使我向光亮处移动。

    我走的很慢,眼里不知为什么已经蓄满了泪水。

    走着走着,眼泪就一颗一颗滴在我的鞋尖上,又有谁会知道我在为谁哭呢?

    我颤颤巍巍的推开那扇铁门,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但我没见到我想见到的人,却看见了我此生都不愿再回忆的场景。

    我的大哥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躺在了地上,还有二姐和三姐。他们身上全是血,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我只觉脑袋一疼,有点站不住。

    “大哥!”

    “二姐,三姐!”

    我痛苦的尖叫着向那边走去,摇着大哥那已残缺不堪的身体,可眼前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他们怎么会呢?怎么会?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们怎么会死!他们不是来杀人的吗?怎么会死!

    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他们虽然心肠狠毒,干的都是我不喜欢的事,但从前都对我很好,他们也都是我的家人啊……

    我被这种既悲伤又犯恶心的心理这么折磨着,有点想吐。

    还未擦干净泪水,我才意识到他不在这里。

    那……他还活着吗?还活着吗?

    “阿舟!阿舟!”

    正当我焦急的在此寻找时,一只满是鲜血的小手从铺着干草堆底下伸了出来。

    “哥……哥……我在这……”

    细若蚊喃的声音传出,给了我一点慰藉。

    我连忙把他从草里面刨出来。

    小小的身躯,满身的血啊,连皮肉都翻开了。他是经历了什么啊?

    我把他抱在怀里,一边庆幸一边安慰他。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的。”

    我哭的隐忍,像是松了一口气般,那个时候我竟然忘了哥哥姐姐们的横死……

    他淡淡的笑容在满是伤口的小脸上绽开,艰难的张开口,却说出了噩梦般的话,令我此生难忘。

    “哥……哥,以后都没……没有人能……欺负我了,我……把……他们都……都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