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成了黑心莲

正文 第27章 第27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谢绣清理着小猫咪爪子上的汤汁,谁知清理到一半,原本乖巧懂事的猫咪突然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叫声,还挣脱出她的手在地上来回翻滚,似乎痛苦至极。

    谢绣一时没反应过来,伸手去抱它,“怎么回事?”

    明明方才还好好的。

    谢绣想把它抱在怀中,却被它挣开,手背还被她挠了一道口子。

    阿乖叫声越发凄厉狂躁,嘴角甚至慢慢流出血。

    谢绣猛地一哆嗦,想到方才那碗参汤,她连忙叫唤,“未喜,快些去找个大夫,最好能给阿乖看病的,参汤或许有毒。”

    方才阿乖舔了一口那碗人参汤。

    未喜皱眉,“是,只是现下这个时辰也只有住在府中的柳大夫了。”

    谢绣神情焦急,“赶紧让他过来。”

    外面八仙桌上的参汤还有些剩余,并没有完全倒掉。

    谢绣从梳妆台翻出银针,蘸取了碗中剩余的参汤,银针尖端瞬间变得乌黑。

    真的有毒。

    谢绣想起当时裴晏之喝了好几口,心下暗骂几声,把阿乖交给丫鬟看顾,急匆匆跑向西厢房。

    裴晏之屋内并没有灯,一片漆黑。

    谢绣敲敲门,“小晏之,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应答。

    那种毒药能让人极度痛苦死去,如果裴晏之中毒了,屋内不该如此安静。

    谢绣犹豫了一会儿,提着烛灯走了进去。

    西厢房不大。

    入门是一张八仙桌,桌上摆着众多积木,还凌乱放着几张鬼画符的纸张,干涸的墨水滴落在桌上,墙脚下堆着各种各样的礼盒。

    除了床和一张塌比较干净外,整间屋子又脏又乱。

    床上被褥叠放整齐,并没有睡过人的痕迹。

    去哪了?

    “母、亲。”

    听到声响,谢绣猛地转头,裴晏之正推着轮椅在台阶下。

    他眼神微红,神情委屈,整个人怏怏的。

    “怎么了?”

    裴晏之揉揉眼睛,委屈道,“有才,丢、丢了我,迷、迷、路。”

    裴有才那条狗。

    谢绣费力气把裴晏之的轮椅推进屋内。

    她喘了几大口气,询问他道,“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有。”裴晏之摊开手,手心一片通红,甚至还长了两三个水泡,“痛、痛。”

    这一路上,裴晏之都是推着轮椅回来。

    须臾院位置偏僻,道路并没有修葺,到处都是破烂的青石板,还有一段碎石路,轮椅实在难走。

    谢绣瞥到裴晏之腰间的银针包,微笑道,“等待会儿上完药就好了。”

    谢绣用银针挑破水泡,怕裴晏之会疼,对着他的手心轻柔吹上几口气,察觉到裴晏之身体的僵硬,她一顿,抬眸看去,“很疼?那我轻些。”

    裴晏之嗯了一声,目光落在谢绣身上。

    她的脸庞在烛光下显得温良,挑水泡的动作轻柔带上几分小心翼翼,双手纤细细腻,温暖的触感通过手心传到他手背。

    这一刻,裴晏之意突然发现内心对她的抗拒减弱不少。

    他紧皱眉头,当即抽回手。

    动作太过突然,谢绣没来得及收手,银针在裴晏之手心划过,划出一层皮,有血珠蹭出来。

    “你……”抬眸见到裴晏之委屈的目光,又把责备的话咽下去,揽下了责任:“是我不小心,疼吗?”

    裴晏之心下烦躁。

    一定要尽快杀了谢绣。

    他推着轮椅向床边去,语气冷淡烦躁:“不,我要睡觉。”

    裴晏之手心的水泡已经挑破,再加上看着很健康,不想中毒的模样。

    后面还有一堆事等着她,谢绣也没有多留,吩咐一个丫鬟照顾他后,急匆匆走了。

    东厢房中,大夫已经搓好一个小药丸喂给灰色的小猫咪。

    柳大夫心里也没有低,不确定道:“虽说吃得不多,但药丸到底是给人吃的,不知道猫吃了行不行。”

    “没事,麻烦大夫了。”未喜现下也没有心思关心一只野猫的死活。

    能救活最好,不能活也没有办法。

    未喜满心想得都是那碗人参汤。

    这事裴有才肯定脱不了关系,只是后面的人是和亲王妃?还是裴世子?或者是其他?

    虽说她以江安筠的名义送那位说书先生书稿,但她不觉得这种行为能瞒得过有心彻查这些流言的人。

    但和亲王妃的动作是否太过快了?

    而裴世子近日的行为着实不像是一个痴傻儿应该有的表现,也许他正因为某些目的在装傻充愣。

    又或许这府中还有着一伙看戏之人。

    谢绣回到东厢房之时,阿乖已经窝在猫窝中睡得安详。

    她略显疲惫询问,“阿乖没事了吧?”

    未喜点头,“方才柳大夫来过了,吃了一颗药丸,已经没大碍了。”

    谢绣松了一口气,幸好她当时没让它舔太多,不然就得去见阎王了。

    谢绣细想了一番,附在未喜耳边低声道,“你让人去找一下裴有才,他似乎不见了。”

    按照裴晏之的说话,裴有才推着他出了须臾院,然后把他随意丢在一个地方后,便消失不见了。

    这不正是做了错事逃逸的表现?

    未喜立即出去,“是。”

    谢绣和衣躺在床上,却半晌睡不着。

    这条命能不能活到大结局都是未知数。

    她在另一个世界活了将近二十三年,连皮都很少破过,到这里三个月都不到,她便接二连三与死亡擦肩。

    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次如果不是阿乖,她估计就乖乖了。

    要说她这命也是真硬,次次都能化险为夷。

    谢绣杂七杂八想了很多。

    半夜,房门被敲响,“世子妃,是奴婢。”

    未喜声音难得带上几分急切。

    谢绣捂着隐隐作痛的头开了门,“可有找到?”

    未喜进入屋内,紧紧关上门。

    “奴婢在小花园的池塘中发现了裴有才的尸体。”

    小花园的池塘过于偏僻,平日里都没什么人,何况是晚上,如果不是她心中有预料,估计也不会发现。

    “死了?”谢绣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这就死了?今儿晚间可还一同呆在屋中。

    她扶着额头平息情绪,“死得太突然了。”

    未喜皱起眉头,“是,奴婢看过他的尸体,已经死透了。”

    裴有才全身冰凉,没有了活人的气息。

    “今日晚间,在阿乖打翻参汤之时,裴有才惊叫了一声,想来是知道汤水下了毒药。”

    经过提醒,谢绣这才反应过来,今日裴有才那番表现很可疑。

    “如果奴婢没有猜错的话,是有人指使裴有才给世子与世子妃下毒,谁知道没成,于是裴有才被灭口了。”未喜说出目前局势下最有可能的一种猜测。

    “我有去看过世子,他喝得那碗参汤并没有下毒?”谢绣抬眸看向未喜,“你觉得是和亲王妃吗?”

    “有很大可能,不管是谁下毒,都不可能一下子便毒死世子或世子妃。”

    一下子毒死两个着实太过明显,不值当。

    如今世子已经痴傻儿,造不成多大威胁,反而是在外面散播流言,坏人名声的世子妃更加可恨。

    “所以毒死我比较划算?”谢绣也反应过来个种的利益关系。“但裴有才可是裴管家的儿子,和亲王妃就愿意得罪了裴管家?”

    “按照和亲王妃的性格,估计没有把裴管家放在眼中。况且……”未喜把心中的猜测道出,“有可能下毒的不是和亲王妃,杀裴有才的人也不是和亲王妃。”

    毕竟和亲王妃没有必要脏了手就为了杀裴有才,不值当。

    谢绣舔舔嘴唇,咽口水道,“有可能还存在另一个人?”

    未喜不确定,“有可能。”

    谢绣当即趴在桌子上,思绪千千结。

    不愧是权谋文。

    她揉揉太阳穴,抑制疼痛的大脑皮层,“现下还是先解决裴有才死得问题吧。”

    世子妃应该是被吓到了,整个人不如晚间有活力,看上去怏怏的。

    未喜沉思片刻,说出自己的看法,“被下毒一事,世子妃闹得越大越好,最好的方法便是在和亲

    王面前痛斥裴有才的罪行,最后说裴有才见毒杀不成,借着世子的手,连夜离开了王府,至今都没有找到。”

    世子妃险些被毒死一事经过大夫的确定,根本不怕查,这事越是闹着要抓幕后主谋,世子妃便越安全。

    谢绣觉得这办法可行,她脑子一片混乱,也想不出来其它法子了。

    “可以,便按照你说的做,只是和亲王一向爱宿在红枫楼,等他回到府中,怕裴有才的尸体都被发现了。”

    “世子妃不必担心。方才奴婢去问过看门的家丁,今夜和亲王刚好宿在主院。”在制定这个计划之时,未喜便把相关的人考虑了遍。

    谢绣点头,“如此便好。”

    感谢有未喜!

    “那奴婢便先去安排,等天快亮之时,我们便过去主院。”

    谢绣嗯了一声,真心道谢,“辛苦你了。”

    未喜一愣,摇头道,“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为了营造苦情人设,这一夜她最好不要睡,如此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见和亲王。

    谢绣睁着眼到天亮。

    卯时初,天刚蒙蒙亮,未喜终于敲响她房门,“世子妃,我们可以过去了。”

    门打开,未喜见到谢绣憔悴的神情以及布满眼睛的红血色,眼底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个世子妃还真有点脑子。

    “奴婢以及安排好了,现下只需要去主院哭诉便可以了。”

    和亲王因着对世子的愧疚,多少会给几分颜面给世子妃,就算是做做样子,也绝不会当众落了她的颜面。

    谢绣深吸一口气,踩着凌晨的薄雾去往主院。

    接下来就靠她的演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