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王妃每天都在摆烂

正文 第36章 炙猪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容倾睡醒,天都到正午了,浑身黏黏腻腻的,仲夏月份天又太热,就去浴池里泡着。

    以景也是个劳苦命,不忙公事了,就去给夫人跑去东巷尾买了炙猪肉。

    浴池热气氤氲,水面上稀稀散散的浮着花瓣,容倾胳膊受伤,不能像往常一样将整个人都泡进水里,于是就趴在池壁上,吃着长命切好的瓜果。

    以景回去时,就看见她把一个盘里的樱桃划分为三个党派,红樱桃、黄樱桃和樱桃核。

    “以景,你回来了。”

    以景走到她面前蹲下,俯视着她,墨色的长发在水中散开,如丝绸一般,面容可谓是娇艳欲滴,唇红齿白,隐约看到了他留在容倾背上的吻痕,心中惊跳一下,手忍不住往前伸。

    容倾见他伸手,狗腿地递过去一颗红樱桃,笑着说:“红的最甜。”

    他讪讪地收回手,暗暗谴责自己贼心不死,□□蒙心。

    “咳……是很甜。”

    樱桃核党派再添一名得力助手,红樱桃党派损失一员大将。

    “那我的炙猪肉呢?”

    以景脸色微变,略有一丝失意,“放桌子上了。”

    容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你要不要也下来洗洗?”

    鸳鸯浴?以景是这么想的,也就红着脸,“嗯。”

    “那你下来洗吧,我去吃猪肉了。”

    只听“哗啦”一声,容倾就走出来浴池,躲进了屏风后面穿着衣服。

    洁白无瑕的身子从眼前飞快闪过,以景也是傻眼了,鸳鸯浴呢?

    原来只是独享炙猪肉的小手段罢了。

    以景急忙叫住她,说:“阿音,留下来帮我搓搓背。”

    将要出去的容倾回头吐了吐舌头,“我才不呢!诡计多端的臭流氓。”

    被识破的以景也不恼,转而去脱下衣裳与皂靴,进了池子里。

    他背靠在石壁上,背脊渗入寒凉,一片花瓣黏在他的锁骨处,恰好遮住了容倾留下的抓痕。

    美目轻阖,脑海中不断回想重组这些时日查到的线索。

    直至水凉了,他才从水里出来。

    以景虽然看着像个清冷傲娇的读书人,可他的身形却不是消瘦羸弱,精壮的腰背显示出男子的张力,臂部的肌肉可以让他单手扛起容倾,里衣湿漉漉地贴在他身上,勾勒出他胸肌的轮廓。

    他简单的再套了件外衫,把容倾送的腰带握在手里收好。

    屋里,容倾早就吃饱喝足趴在贵妃榻上,一边摇着绢扇扇风,一边又拿起了《瑶池》那本厚厚的话本子。

    以景过去拿过她的绢扇,给她摇着风,目光却落在她纱衣裹着的腰身处,盈盈一握若无骨。

    容倾坐起身来面对着他,把书横在自己腰前,阻断了他灼人的视线。

    以景把腰带放在一旁,腾出双手来掐住容倾的细腰,叹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容倾不知道他要干嘛,不停地往后缩。

    他不舍地收回手,说:“好了,不逗你了。说个正事。”

    “什么?”

    “如何在审人的时候,既能让他吐真言,又能让他生不如死?”

    他说的轻和,像是在问容倾炙猪肉好不好吃一样。

    手里的绢扇被她夺过去掩面,担忧地说:“我要是说出来,你会不会……会不会觉得我狠心啊?”

    他拨开扇面,温声说:“不会,因为夫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容倾被这话哄笑,嗔怪道:“你盲目。”

    以景靠近几分,底下头,摆出求人的姿态,说:“快向为夫传授传授经验吧。”

    “我有个条件。”

    “夫人请讲。”

    她看向以景的下巴,胡茬泛青,有些扎人,说:“我还没见过你留胡子的样子呢,你留一留,好不好?”

    “好。”

    见自己的条件被应下,容倾抿嘴浅笑,附在他耳边说着,眼底尽是阴狠。

    以景听完,面色如常,捏捏她的小脸说:“夫人聪慧。”

    小脑袋靠在他的肩上,手指戳戳富有弹性的胸口,说:“等你闲下来,带我去见见闻人吧,我有事找他。”

    以景心中闷闷的,“找他做甚?”

    眼珠一转,容倾娇娇地说:“也是正事。”

    他也是拒不了这撒娇的模样,连声应下,“好好好,忙过去就带你去找。”

    以景不舍地摸了一下她洁白的玉面,说:“你且看着话本子,我去书房了。”

    小手及时拉住他的袖子,想着他估计又要忙到很晚,于是同情地看着他说:“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炙猪肉还有一半,给你留的,你记得吃啊。”

    以景舌尖泛甜,折而复返送上一吻,“阿音最好。”

    她嘴里能舍下口粮,无异于虎口夺食。

    目送以景离开,她接着翻看话本子,故事说到穆王拿到了长生不老药。

    没看几页呢,就连连打着哈欠,容倾把书一合,光脚踩在地上,爬上了床榻,叠好的薄被一掀,只用一角盖住了肚子,呼呼睡过去。

    书房里,以景就没这么自在了,桌面上铺满了一张张审讯纸与信件。

    他一张张审阅,直至天色渐晚,添灯照明。

    最后,他在崭新的白纸上落下三个字,君惊澜。

    会是你吗?楚国王族旁支,君惊澜。

    以景不可觉察的闪过一丝笑意,从一旁抽出张新纸,如释重负地写着什么。

    待最后一字收尾,幽邃的双眸才清晰的洋溢出欣喜之情。

    墨水干透后,以景叠好放进信封,心想这就当作我和阿音成亲一年的贺礼吧。

    他把信放进抽屉里后,就匆匆出去找自己的夫人。

    只见容倾坐在石凳上,正奋笔疾书,偶尔停笔颦眉思索一阵儿,又继续行笔。

    “阿音,写什么呢?”

    她受惊搁笔,把书盖在纸张上,慌里慌张的说:“以景,你忙完了?”

    见她避而不答,以景也不深究,只是向她伸出一只手来邀她。

    美人入怀,他才问:“今年中秋,有没有想好去哪赏月?”

    “屋顶。”

    以景僵住,怕不是这厮忘了八月十五是他们成亲的日子了吧!

    他愤愤不平地说:“那天你就打算在屋顶过?”

    “要不我们在东郊私宅里再成一次亲,这次换我娶你。”

    容倾接着说,“晚上的时候,我想吃你亲手做的月饼,不要五仁的。秋天鱼肥,还想喝鲫鱼汤,再添份炙猪肉吧。最后屋顶赏月。”

    她已经把那天的菜谱安排好了。

    “那你做什么?”

    “掀你盖头!”

    她还虚晃地做出掀盖头的动作。

    “就这些?”

    容倾闹够了,皓腕搂着他肩膀,吐息不自觉地加快,柔软的双唇封住了以景稍微不悦的质问。

    “还有这个。”

    腰间的臂膀倏尔收紧,迫使她整个人倚靠在以景身上。

    “对你而言,是不是这件事最重要?”

    “对夫人而言,是不是月饼、鱼汤最重要?”

    容倾补充道:“还有炙猪肉。”

    她后脑勺挨了一巴掌,又听以景说:“光念叨着吃。”

    她为自己平冤,说:“你还光念叨着吃我呢!”

    以景只好一碗水端平,说:“食色,性也。”

    一个贪食,一个贪色,刚刚好。

    但是,你最重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