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失忆后,怀了摄政王的崽(重生)

正文 第17章 曾是惊鸿照影来(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那日起,太子三天两头就叫独孤遥去书房陪他。独孤遥待得不自在,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对太子道:“后宫不得干政,若是让陛下知道了,肯定又会责罚殿下。”

    太子“嗯”了一声,从奏折上抬起眼,似笑非笑:“怎么,在孤身边待烦了?”

    独孤遥心说我怎么敢,上次只是求了个情,殿下你差点把我的手腕拽断。

    她有点不自在地换了个姿势,“本来是关心你。”

    太子颇为认真地唔了一唔,就在独孤遥以为他要放自己走的时候,突然听见他唤道:“流风。”

    名叫流风的贴身宦官躬身走了进来,“殿下?”

    “带凌小姐去尚服司。”他支着下巴,指尖好整以暇地轻点,苍色眸中隐带笑意,“为她领一套御侍宮装,再加个女官牌子在东宫,名字嘛……就写心遥吧。”

    独孤遥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叫心遥?”

    太子看了她一眼,笑道:“默然遥相许,欲往心莫遂。”

    独孤遥从善如流地溜须拍马:“殿下好文采。”

    太子轻笑一声:“小狐狸。”

    于是,独孤遥卸去铅华,做宫女打扮,被太子留在了书房。

    太子给了独孤遥一个御侍的身份,还真就把她当御侍了,从研墨到奉茶,都要她经手。一整天下来,独孤遥累得不行,晚上趴在太子的桌边为他研墨,推着推着,眼皮发沉,竟然就睡了过去。

    几乎是她才睡着,一直批阅奏折的太子就轻轻放下手中朱笔,垂眸望向身旁的小姑娘。

    在东宫养了月余,小姑娘的下巴终于不再那么尖瘦,肌肤瓷白,有些肉嘟嘟的可爱。她的睫毛纤长浓密,覆在那双光华流转的凤眸上,时而微微颤一下。

    太子下意识轻笑起来。

    他起身,取下屏风上的狐裘,轻轻为她盖在身上。小姑娘似有所觉,睫羽颤了颤,闭着眼含混道:

    “王上……”

    太子一怔。

    独孤遥并未醒来,她迷迷糊糊抓住太子的手,声音小小的,还颤着,让人心疼:

    “王上……你能带我去找阿衍吗……焚水的风好大,阿衍会冷的……”

    太子听着,慢慢闭上眼,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他俯下身,轻轻拍着小姑娘单薄的后背,声音难得温柔低沉:

    “都是梦,遥遥。都过去了。”

    独孤遥小声应着,抽泣几声,又沉沉睡去。听着小姑娘的呼吸声复归平静,太子小心翼翼将她横抱起来,往乾元殿走去。

    独孤遥再醒来时,天光已是大亮,外头隐约传来宫人扫洒的声音。

    昨天折腾一天,独孤遥浑身发酸,慢慢支臂起身,意识回笼,才发现身上还盖着陌生的风氅。

    她怔了怔,忍不住好奇地伸手去摸。是出锋雪狐裘,用金线锁边,全皇宫都出不了十件,怎么会盖在她身上了?

    这时,贴身婢女进来伺候她洗漱,见独孤遥对着那件雪狐裘发呆,便笑道:“小姐,昨夜您在书房睡着了,是殿下将您抱回来的。殿下还说,如今天气转凉,狐裘便赐给小姐了。”

    又道:“小姐好福气呢,这雪狐是当年太子殿下亲自去阿特尔山猎来的,比察合台进贡的狐裘都要好。”

    独孤遥受宠若惊,这么贵重的东西,太子竟然赐给了她。投桃报李,再去书房当值,她打起十二分精神,决不能再发生昨晚那样的事情。

    还未进内殿,便听见里头传来内阁次辅索钟澜迟疑的声音:“殿下,臣以为此招太险。若是襄王王上察觉到异样,定然会起兵勤王,他身为钦察总将,手握七十万王军,我们恐怕招架不住。”

    “七十万王军,听命的是兵符,不是封疆。”太子冷冷道,“他麾下的哈日铁骑才是心腹大患。”

    独孤遥听着,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

    太子打算做什么,会逼得封疆起兵勤王?

    他是要铲除掉封疆吗?

    那封疆只会起兵造反,而不是勤王、清君侧……

    她越想越不对。独孤遥深谙知道越多,死得越快的道理,忙慌乱往外走,刚转身,却听到太子的声音:“过来。”

    独孤遥脚步一滞,太子又道:“茶凉了,过来奉茶。”

    她没办法,只好低头走进内殿。

    索钟澜顺着太子的视线望去,认出进来的小宫女竟然是镇国公家的小女儿,怔了怔,忙低下头。

    看到独孤遥,太子浅苍色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继续对索钟澜道:“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先写个折子,把兵部侍郎拉下来,换我们的人上去。”

    他沉吟片刻,“索大人门下那个在翰林院的探花郎,孤就觉得很不错。”

    索钟澜颔首:“臣明白。”

    “行了。”太子松下身子,半靠在圈椅中,“都先回吧。”

    待索钟澜与其他群臣都走了,他向她伸出手:“头痛,揉揉。”

    独孤遥小声碎碎念着“我又不是你的婢女”,还是很听话地到太子身边,轻轻为他揉着额角。

    太子长长吁了口气,慢慢闭上眼,难得露出几分疲态。嗅着小姑娘身上淡淡的冷香,他眉眼慢慢舒展开,漫声道:“哪都不许去。”

    留在孤的身边……

    独孤遥不明所以,小声道:“膳房也不能去吗?今天给殿下炖了燕盏,再放就要化水了。”

    没想到她想的竟然是这个,太子忍不住笑道:“膳房可以。”

    他还欲说什么,这时流风突然匆匆躬身进来,低声道:“殿下,皇后娘娘来了。”

    独孤遥感觉到太子的额角一跳。他容色未动,道:“告诉皇后,多谢她挂怀,只是孤头风犯了,怕将病气过给她,然后把人送出去吧。”

    流风面露为难之色:“娘娘已经猜到了您会如此说……她说这次请小公爷寻到了治头风的名医,一定要为您看看。”

    太子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眉眼间倦累愈显:“请进来吧。”

    独孤遥见状,欲与流风一道退下。太子挑眉,轻轻反手拉住她的皓腕,不让她走,“刚刚还答应孤,哪都不去。”

    太子一旦偏执起来,没人能劝得住,这次好歹知道手上放轻些,不再弄疼她。独孤遥没办法,小小叹了口气:“那皇后娘娘若是怪罪下来,殿下可要替我说话。”

    太子笑着执起她的手轻嗅,“自然。”

    皇后四十多岁,端方优容,模样也是漂亮的,只是眼角有微微细纹,笑起来有几分疲态。

    走进书房,看到太子身边的独孤遥,她什么都没说,而是径直坐到了主位上。

    起先独孤遥还有几分害怕,但皇后似乎确实没有找麻烦的意思,她便也就放下心,乖乖低头奉茶。

    皇后并没有停留太久,让医生为太子诊完脉,又寒暄了几句,便起身要走。太子懒洋洋靠在圈椅中,冲皇后秾艳一笑:“母后,儿臣身子不适,恕不能远送。”

    皇后蛾眉微蹙,旋即舒展开笑道:“陵儿好生养病,过几日禁足解除,便带着凌小姐来给母后看看,到底是未来太子妃,这礼数万不能废,本宫手把手教她。”

    独孤遥呼吸一滞,低眉垂首,更不敢动。太后这话说得,妥帖极了,也亲切极了——绝对没有半分责备她不守礼数、扮作宫女留在太子身边的意思。

    太子嗤笑一声:“劳母后挂念。”

    皇后笑得亲切,俨然是慈母的模样,“陵儿同母后气什么。”

    皇后前脚刚走,太子就冷冷抬起眼。他一扫方才的漠然慵懒,沉声唤来贴身亲卫:“派几个人去查查,萧百笙带来的那个大夫,是什么来头。”

    萧百笙,是皇后的闺名。

    独孤遥在一旁听着,心中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封陵是皇后唯一的儿子,想来皇后应该也待他极好,否则不会骄纵出他如此阴晴不定的性子。

    但太子为什么看起来对皇后并无感情?

    不仅没有感情,还很是提防,甚至……有几分厌恶。

    独孤遥胡思乱想,却摸不到头绪。这时,膳房那边来禀,说燕盏炖好了,独孤遥未再多想,便带人去了膳房。

    膳房位置很偏,东宫有很大,独孤遥至今没记清楚位置,还要靠人引路。正跟在流风身后往那边走,突然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惨叫,旋即没了动静。

    她脚步顿了顿,微微蹙眉:“刚刚是什么声音?”

    流风多伶俐一个人,立刻道:“应该是鹎鶋吧,殿下禁足这几日,人来人往少了些,便有胆大的鹎鶋凑了过来。姑娘莫要担心,一会儿奴才就让人逐去了。”

    如今正值夏秋之交,偶尔飞来两只鹎鶋倒也正常。独孤遥半信半疑,还未开口,又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

    这次他们都听清了,确实是人的叫喊,而不是什么鸟禽。

    独孤遥的脸色变了变,二话不说,拎起裙摆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流风慌了,忙抬手拦住她:“姑娘还是莫要过去了,殿下还等着呢。”

    “芳菲,芳谣,你们去膳房给殿下将燕盏端过去,我与流风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独孤遥坚持,她说着就要走,“方才那人的叫声如此痛苦,怕是会出人命的。”

    “哎呀,姑娘!”流风见拦不住,只好跪在她面前,承认道,“这是夏台司里的奴隶在割舌,听着凄厉,死不了的。”

    “夏台司?”独孤遥怔了怔,“这是什么?”

    流风吞吞吐吐:“是……是东宫关押奴隶的地方。”

    太子豢养了许多奴隶,用以杀人消遣,独孤遥是知道的。她脸色微变,“为什么要割舌?”

    “舜国的奴隶,大多是战俘,性子更刚烈。不听话,太吵闹,就要割舌惩戒……”流风叹了口气,“姑娘,别去了,太脏。”

    独孤遥突然想起几日前,太子头风发作时,用铁链牵上来的那些奴隶。他们俱是男子,割去舌头,眉眼间神色坚毅,确实不像是寻常奴隶。

    其中有几个人……似乎一直在盯着她。

    “带我去夏台司。”独孤遥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