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年纪轻轻当了反派爹

正文 第66章 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顾无益想想,这个楚方如果就是那个楚律师的母亲,她不可能任由儿子把她哥哥嫂嫂当亲生父母。

    那么楚方的兄嫂跟什么人来往,跟什么人做交易,那位楚律师也不可能一清二楚,而且还因为是楚家的朋友全然相信他们。

    前世他想把那对生父生母送进监狱时,楚律师也不太可能帮那对狼心狗肺的夫妻出谋划策,先下手为强把他送进监狱。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此楚方不是彼楚方,二是楚方跟他们一样都是重生的。

    顾无益小声说:“走近点看看她跟那个楚律师像不像。”

    傅青云走到他爸身边。

    邵小美三人随经理来到里面。

    看到秦峰,邵小美很是意外:“又来吃饭啊?”

    秦峰笑着点头:“巧吧?”

    邵小美好奇:“你是不是经常来啊?”

    经理:“我们巴不得他天天来。可惜跟你一样,上次还是去年夏天。”

    邵小美十分惊讶。

    秦峰解释:“今天周末,正好他们快开学了。再开学老大老二都得住校,老三虽然不用住校,早晚也得在学校吃。”

    邵小美上大学之前没住过校,可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要是她儿子每周末回来一次,开学前也会带他去大饭店搓几顿。

    “学校的饭菜是不怎么样。”邵小美想到她母校的饭菜,忍不住摇头。

    秦峰:“是呀。大学食堂都没几个窗户好吃的,更别说中学了。”

    “邵,小美,”周氏忍不住插嘴,“你这个朋友也是演员?”看一下楚方,试探道,“我咋没见过。”

    邵小美笑了,“伯母误会了,她是来咱们这儿投资的投资商。”

    顾无益不由得看傅青云。

    ——不会真是那个楚方吧?

    傅青云给他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佯装好奇地问:“大老板?”

    楚方微微摇头:“算不上。”

    温柔的声音让周氏很心动,可一看人家的相貌穿着,还能投资,就算钱不多,恐怕也够她儿子干一辈子的,顿时歇了心思,“听口音不像咱们这边的人?”

    邵小美:“祖籍羊城。”

    顾无益心中一凛,猛然转向傅青云。

    真是她!?

    真跟咱们一样?!

    傅青云不由得后退半步,恐怕楚方注意到他。

    顾无益看到他的动作也往后退半步,不忘扯一下他二弟四弟。

    渺渺不禁说:“羊城不是很热吗?”

    她咋穿那么厚啊。

    秦峰好笑:“傻了吧?羊城热滨海冷。羊城热也不等于羊城人是火炉。”

    渺渺一时没转过弯儿,小脸刷一下通红通红。

    楚方忽然觉得像在哪儿见过他。随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这孩子看起来才十岁。

    “这位是?”楚方好奇地问。

    邵小美不禁说:“看我,只顾聊天忘了介绍。秦峰,北车厂年轻一代学历最高的工程师。这位是他儿子秦渺渺。”

    渺渺不由得想起那个“喵”,赶忙说:“不是小猫的喵儿,是渺小的渺,我大名叫秦惊蛰。”

    邵小美乐了:“还记得呢?记仇的小子。”随即给秦峰使个眼色。

    侧身而站的秦峰转向她,没敢贸然伸手,“您好,楚女士。”

    楚方心中一凛,她肯定见过这个人。难怪她觉得这孩子眼熟,原来跟他爸几乎一样。

    秦峰见她沉默不语,不由得找邵小美。

    ——什么情况啊这是?

    邵小美轻轻碰一下楚方的手臂,“楚方?”

    楚方打了个激灵,回过神:“这位秦先生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咳!”渺渺慌忙捂住嘴巴。

    楚方疑惑不解。

    邵小美愣了一瞬间,明白过来,打趣道:“当自己是宝哥哥呢?”

    楚方愣了愣,反应过来有一点点尴尬,“不是。可能,可能秦先生——”

    “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吧。”秦峰笑着说。

    楚方认真道:“您过谦了。”

    她这么一本正经反倒让秦峰不好开玩笑,“那就是长得好看的人都很相似。”

    避免楚方尴尬,邵小美:“有可能。我一个同事就跟你有三分像。”

    楚方不禁转向邵小美,难道是这样?

    邵小美不知道她想问什么,“秦工,时间不早了,要不回头再叙?”

    秦峰点头,“这几个孩子也饿了。”

    经理立即做个请的收拾,“那大家楼上请。”说着,走在前头带路。

    由于楚方是贵,经理给秦峰指一个包间让他们自己过去,就带楚方三人去这座饭店尽头两面临窗的包间。

    渺渺关上门就忍不住问:“爸,那个楚方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秦峰朝他脑袋上轻轻拍一下,“胡说什么。”

    渺渺:“一见钟情啊。”

    秦峰好笑:“哪来那么多一见钟情。再说了,就算有也是小青年,或者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你爸我今年三十三。那个楚方既然是邵小美的朋友,看着年轻也得有三十岁了。这个年龄的人早不相信爱情了。”

    “那是你。”渺渺说着,注意到哥哥们好像都在发呆,“大哥,你们想什么呢?”

    顾无益猛然抬起头,“叫我?”

    “不叫你叫谁。想啥呢?不会是刚才那个楚方阿姨吧?”渺渺笑眯眯地问。

    顾无益抄起菜单就要砸他,“瞎说啥。我在想——我在想那个阿姨要是真对爸一见钟情也挺好。”

    “好什么好?”秦峰瞪他一眼,“好的不学,净跟他学这些。”

    顾无益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爸没那个意思就好。

    要是见色起意可就难办了。

    虽然上辈子这时候楚方坟头上都长草了,可她终归姓楚。

    他爸要是看上楚方,将来谈婚论嫁时他们肯定得跟楚家人打照面。往后几十年恐怕都得跟楚家人打交道。

    顾无益只要一想到喊楚方的哥哥嫂嫂舅舅舅妈就瘆得慌。再一想到上辈子用他一个肾的女子成了他表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爸,您三十三了,我们也都大了,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秦峰瞪眼,“还没完了是吧?”

    顾无益张了张口想说他说的不是楚方而是别人。一看他扬起筷子要敲他,连忙把话咽回去。

    周氏道:“大小子说得对。明年秋大小子就上大学了。二小子,青云和凌云都上高中住校了,家里只剩你和渺渺俩,那么大的房子空空荡荡,也该添个人了。”

    秦峰皱眉,“我这么忙,弄个女人回来干嘛?”

    周氏:“给你洗衣服做饭。”

    “洗衣服有洗衣机,做饭有你们。”

    周氏立即说:“我和你爹年龄大干不动了。”

    “那就搬过来一块住,我请个保姆伺候你们。”

    周氏顿时噎得没话了。

    秦峰满意了。

    秦老汉不高兴:“小峰,别一说到这事就呲眉瞪眼。你妈说的也不是这个楚方。”

    周氏点头:“你跟这个楚方不配,她太有钱了。再说了,像她这么好的条件孩子都该会打酱油了。”

    顾无益心说何止啊,都该上初中了。

    秦峰笑着问:“那您刚才还急着问邵小美她是不是演员?”

    “我——”周氏急的张口结舌,她这儿子真不能要,太聪明了,“我以为她是演员。你想哪儿去了?老头子,他这叫啥?”

    秦老汉:“他自个心里这么想的,就以为你也是这么想的。”

    周氏使劲点头:“对!”

    秦峰赶忙说:“您老小点声,别让人听见。”

    周氏摇头:“她在那头听不见。”

    “人家去卫生间呢?”

    周氏不敢说了,“点菜,点菜。”

    与此同时,邵小美也让楚方点菜。

    楚方微微摇头:“你看着点吧。不用点太多。”

    邵小美先点两个素菜,考虑到天冷又点两个汤,最后点一个地上跑的一个水里游的,“行吗?”

    楚方“嗯”一声。

    邵小美把菜单给服务员才注意到她像是有心事,不由得看向程时序。

    程时序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

    邵小美想想,从招待所到这边一路上她都很正常,唯有看到秦峰的时候不像她。

    难不成跟秦峰有关?

    邵小美想想秦峰的长相,确实很容易让女人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恨不得嫁给他。

    “今天真巧。”邵小美眼珠一转,决定试一下,“没想到又在这儿碰到秦工一家。”

    楚方不由得抬起头。

    程时序见状,恍然大悟,“是呀。要说这秦工对他那几个养子也是真用心——”

    “几个养子?”楚方不禁问。

    邵小美点头:“那四个大的是他的养子,那个小的,就是跟秦工有七八分像的是他儿子。不过也不是婚生子。”

    楚方不禁皱眉。

    邵小美一见惊觉不好,她的目的是告诉她秦峰单身,而不是让她误认为秦峰人品低劣,“那孩子是女方偷生的。”

    楚方放在桌下的手不由得交握,一脸的不信,“偷生怎么生?”

    邵小美:“秦工在国外上学期间遇到个女的,可能比较投缘,一来二去就在一起了。你知道的,国外比咱们这儿开放,不在乎婚前性/行为。

    “那女的可能觉得秦工是个穷学生,也有可能她有男朋友,找秦工只是寻求刺激,俩人在一起没几天就分开了。

    “那个女的应该是回国后发现自己怀孕了,不想去找秦工,也有可能家里人不让打,她就把孩子生下来。大概生下来又后悔了,就把孩子扔了。多亏被寺庙的老师傅捡去,不然早夭折了。”

    程时序见她听得认真,“是呀。养到四岁,老师傅年龄大了养不起就帮他找亲生父亲。也不知是渺渺的生母留了秦峰的地址,还是巧合,反正很快就把渺渺给秦工送来了。”

    楚方眉头微蹙:“这些都是那个秦工说的?”

    程时序:“老师傅找他的过程秦峰没说,我们猜的。那个女的想法秦峰应该也不清楚。”

    邵小美点头:“他跟我姐先后出去的。俩人的学校离得也不远,秦峰平时除了学习就是打工。我姐说他跟那个女的在一块的那几天,应该是他在酒店当服务员的时候。那个工作还是我一个亲戚帮忙找的。除了那段时间,就算有艳遇他也不舍得开房。”

    程时序:“秦工的家庭情况你刚才也有看到,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他的人品,凭他不介意收养四个儿子,还教的很好,几个大的都考上了市一中,肯定也不介意养自己的亲生儿子。”

    楚方仔细想想他俩说的话,越想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那小孩有十来岁了吧?”

    邵小美不懂,不应该问秦峰吗。

    怎么关心起渺渺来了。

    程时序:“要是按捡到他那天算,十一周岁了。对,他的大名叫惊蛰,正是因为老师傅八二年惊蛰那天捡到的他。”

    楚方拧眉,八二年,好巧啊。

    “惊蛰什么意思?”

    邵小美想笑。

    忽然想到不种地的人不知道二十四节气很正常。

    “惊蛰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单说惊蛰你可能无法理解,惊蛰过后是春分,惊蛰前面是雨水,雨水大概是农历正月十五左右。惊蛰应该是每年的农历二月前后。”

    楚方的呼吸骤停,脸色陡然变得不可置信。

    邵小美忙问:“怎么了?”

    楚方握住双手,努力冷静下来,“还没出正月吗?滨海的天气?”

    邵小美松了一口气:“吓着你了?是呀。所以我们也搞不懂那个女的怎么想的。明明可以打掉偏偏不打,既然决定生下来,又生而不养,还选择那么冷的天把他丢出去。真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女人。”

    楚方不禁咬住嘴唇。

    程时序连忙给她使眼色,别说了。

    邵小美看向楚方,见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禁奇怪,她这是怎么了?

    楚方对上邵小美的疑惑,陡然意识到自己失态,故作轻松地说:“我以前就听说过有些人心狠,但这么狠心,而且离我这么近的,还是头一次。”

    邵小美心说你看我傻吗。

    这什么见鬼的理由啊。

    “是吧?”邵小美想到程时序还指望她来滨海投资,不能揭穿她,“要不我们怎么说秦工人好呢。渺渺的妈这么狠心,他还怕渺渺的妈后悔,想找渺渺找不到,所以特意给他起名惊蛰。”

    楚方苦笑,可惜了他一片苦心,有的人连惊蛰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刚才说秦峰在国外勤工俭学?”

    邵小美一见她又对秦峰感兴趣,立即说:“对啊。秦工比我们早一学期,他是第一批出去的,我姐是第二批。虽然国家出钱,可咱们国家那时候穷,能给他们的也是基本生活费。

    “他们想喝个咖啡,或者租车出去玩就得自己赚钱。我爸虽然工资高,可一年不吃不喝换成美元也不如他们放假打工赚得多。”

    楚方:“暑假吗?”

    邵小美想一下:“春假。”

    楚方没懂。

    程时序:“阳历二三月份。”

    楚方顿时感到心慌,朝自己腿上掐一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春节前后?”

    “对。要是夏天我姐可能还没印象。那次正好赶上春节,他们没空过春节,等假期快结束的时候,就在秦峰工作的那家酒店大吃一顿。我姐说他们还喝了点酒。不过都没敢喝醉。怕找不到酒店的房门,露宿街头被流浪汉抢个精光。”

    楚方好奇地问:“那个女的不会就是那一天跟秦峰,跟秦峰在一起的吧?”

    “这就不知道了。”邵小美忍不住看她,这么想知道不会真一见钟情吧。

    邵小美试探道:“你要是感兴趣回头我帮你问问。”

    楚方慌忙摇头。

    邵小美想笑,可真不禁逗:“逗你呢。就算问也是问我姐那天早上有没有看到那个女的。”

    楚方暗暗松了一口气,“你能确定那孩子是老师傅捡的,而不是别人送给他,托他转送给秦峰的?”

    邵小美被问糊涂了,不由得找她爱人。

    程时序:“这点是真的。老师傅把孩子送到家属院门口就走了。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渺渺还穿着一身衲衣。我前些天碰到北车厂的领导聊起秦峰,厂长还说渺渺都上小学了还留着光头。”

    邵小美点头:“秦工的父母说,老师傅捡到渺渺的时候跟死孩子似的。这点当时寺庙里的师傅都能证明。”

    “哪个寺庙?”楚方慌忙问。

    邵小美被她急切的样子吓一跳,“这——这他们没说。应该,应该是这周边吧。你想,一个老和尚带着小和尚,也不可能走太远。”

    程时序:“应该就是这方圆百里。”

    楚方不由得起身。

    邵小美下意识问:“去厕所吗?”

    楚方楞了一下,无意识地点点头:“对!

    “那我陪你去?”

    楚方慌忙摇头,“不,不用。”注意到习惯性拿起的手袋,又忙放回去,神色慌乱的往外走。

    邵小美和她爱人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菜上来了,楚方还不见回来,邵小美不禁担心,“不会在秦峰那边吃上了吧?”

    程时序好笑:“怎么可能。秦峰都不认识她。”

    “对!”邵小美想想,“秦峰见到她眼皮都没动,反倒是他妈恨不得把楚方弄回去给她当儿媳妇。”

    程时序:“他可能见过太多漂亮的女人习惯了。”

    “也有可能。”邵小美起身想出去看看。

    程时序朝椅子上看去,“她的包还在这儿,急什么。”

    “她怎么了?”邵小美奇怪,“要不是清楚的知道她未婚,秦峰又明显不认识她,我都快以为她是渺渺的生母了。”

    程时序心中忽然一动,“她好像跟秦峰一样三十三岁了。这么大连个对象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吗?”

    邵小美:“有什么好奇怪的?平平也没对象。”

    程时序摇头:“邵一平跟她不一样。邵一平在海边小城为人民服务,哪有空找对象。再说了,楚家跟咱们家也不一样。岳父岳母是半路夫妻,知道婚姻大事不能将就,不然不是再婚,就是一个人孤独终老。与其折腾一通,不如顺其自然。”

    “楚家以前在港城,改革开放后才搬去羊城,羊城离港城也近,说不准人家楚家也很开明。”

    程时序笑了:“港城可是一个既开放又封建的地方。跟国际接轨,电视剧中的女性角色不乏自强自立,却又重男轻女。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繁荣,很多女人却争相当妾。楚家要是学会了港人那一套,指不定一直把楚方当成宝物待价而沽。”

    邵小美:“你是说联姻?”

    “不是没有可能。”程时序点头,“也有可能她已有未婚夫。”

    邵小美皱眉:“不可能。她不像朝三暮四,见一个喜欢上一个的人。”

    “她刚才的样子也不像喜欢秦峰,反倒像发现了什么秘密。难道她认识渺渺的生母?”

    邵小美想想她很关心老师傅捡到渺渺时的情况:“有可能。以楚家的条件十年前出国对他们来说一点不难。可是也不对。渺渺一直在滨——”

    程时序干咳一声。

    邵小美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

    程时序起身,门被推开,楚方进来,已经没了刚才的失态。

    仿佛他俩看到那一幕幕只是幻觉。

    程时序招呼她吃菜,顺嘴问:“饭后我们陪你到处转转?”

    楚方颔首。

    邵小美一见有戏,立即问:“能多呆几天吧?”

    楚方一脸抱歉:“突然想到公司还有一点事没处理,晚上就得回去。”

    邵小美心说你糊弄鬼呢。

    当我们没做过生意,也没跟生意人打过交代啊。

    自打上面允许部队经商,我老爹的生意都做遍大江南北了。

    从未听他老人家说过堂堂一老总出差前不把公司的事安排好的。

    “那得回去几天?”邵小美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楚方想一下,“最多三天。”转向程时序,“三天后我就可以给你答复。”

    程时序笑着说:“那我就在这儿恭候楚总大驾了。”

    楚方点点头:“刚才去卫生间的时候听到秦峰和他家人的声音,是不是跟他们打声招呼再走?”

    邵小美心说我看你想打招呼还差不多。

    “应该的。”程时序笑着说,“秦工是我爱人的姐姐邵甜儿的朋友。秦工的母亲还很喜欢小美演的电视剧。不说一声就走,老人家会很失落的。”

    楚方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我们吃饭。”

    邵小美冲程时序挤一下眼,楚方绝对有问题。

    程时序挑一下眉,等会儿试试不就知道了。

    邵小美眼珠转了转,很是热情的招呼楚方多吃点。

    这几日吃饭都像个淑女的楚方突然化身饿死鬼,忙得头也不抬。

    邵小美见状越发确定她有问题。

    随后让门外的服务员帮她看着秦峰那边,等那边快吃好了立即来叫他们。

    服务员也知道邵小美是贵,所以就一直在走廊盯着。

    秦峰从房间出来,服务员就来敲门。

    没等渺渺他们出来,邵小美三人已从房中出来。

    邵小美注意到渺渺手里的食盒,又想到楚方对他感兴趣,冲他招招手,“过来我问问你,怎么每次都连吃带拿。”

    渺渺下意识看他爸。

    秦峰微笑颔首。

    渺渺大着胆子说:“我是打包。勤俭节约是咱们民族的传统美德。你们也不打包,点的菜吃完了没?”

    邵小美:“我们吃多少点多少。”

    “我才不信。”渺渺忍不住跑过来,踮起脚朝里面看,汤还有不少,但都是水,稠的好像都吃了,“真看不出来啊。”

    邵小美笑道:“那是因为我妈是大厨,我们知道厨师做饭辛苦,不敢浪费啊。小鬼头!”微微弯腰,朝他鼻梁上刮一下。

    渺渺下意识后退,想说什么一看到程时序,觉得不可以没礼貌,脱口而出,“男女授受不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