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和我第二世的男朋友[重生]

正文 第36章 呼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午休。

    丁楚石大多时候是不会午睡的,自认为晚上随便睡几个小时一整天都能精神头备儿足。

    他是那种看着不太着调,实际心里很有数的性格,“啃”了一堆的英语卷子,脑子里都不剩几个汉字了,就莫名想找林奕。

    还好就在隔壁班。

    丁楚石趴窗口上跟林奕说话。

    今天晌午的气温已经达到了今年夏天的历史新高,近四十度,教室里就闷热的不行,教室外的走廊里更是站不得,那不知道是铝合金还是不锈钢材质的安全栏根本就挨不得,人都能给你烫个半熟。

    校服后领有很大一片汗湿印子。

    “食堂去吗?”丁楚石提议到。

    “怎么,你午饭没吃饱啊?没饭了吧现在?”林奕打了一个哈欠说,本来他今天中午不困的,结果看到丁楚石之后,突然就有些想午睡一会儿了。

    “没饭有汤啊,绿豆汤。”

    “嗯?绿豆汤?”

    “你不知道吗?你看看你们班,现在是不是没剩几个人了,大家都去食堂打汤去了,今天温度太高了,校长大发慈悲呢,怕有的同学扛不住中暑,走呗,咱俩也去打点?”

    “那怎么吃饭的时候没有?”

    “校长发令晚呗,这不才熬好嘛!”

    林奕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没了盖子的塑料饭盒递给了丁楚石,“那你去帮我弄点来吧,我就不去了。”

    丁楚石:“……”

    “哥啊,您想的真好,小弟还想有个人帮我打回来呢,一起去不好吗?一起去吧!”丁楚石抱怨的一点威慑力没有,倒是让人听出一点“可怜巴巴”的劲儿。

    林奕撩着眼皮看了丁楚石一眼,“看到我这一打卷子没有,物理老徐今天发狠了,下午放学前没做完的一个都不许走,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才让离开教室,你看我像有打汤喝的时间吗?”他这么一边说着似乎连喝绿豆汤的时间也给说没了,顺手就要把丁楚石手里的饭盒拿回来,“你要不愿意去就算了,喝水。”

    “别别别,我去,我去给你打,怎么还有情绪了呢?”他赶紧把那个饭盒抓稳了,“不是,盖子呢?盖子也给我呗!”

    “没盖子,裂了,被我丢垃圾桶了,要盖子干嘛,没盖子你端不回来是吗?”

    “怎么可能,我用手捧都能给你把绿豆汤捧回来,你信不信?”

    “能的你。”林奕笑了,“那还不去捧?”

    “好嘞!”丁楚石也笑,“等着。”

    两个大铁桶在那,有自助口,自己接就可以了,一个值班的阿姨在那盯着。

    学生太多了,两个队伍都排了好长,真不愧是“龙”的后人站队也站的跟龙似的,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头,丁楚石站在了外侧队伍的最后面,突然就一点想喝绿豆汤的兴致都没有了,然而他又答应了要给林奕把绿豆汤“捧”回去,得,排呗。

    至少排了二十多分钟,还好他在的队伍桶还没见底,终于是接到了这碗汤,卡着饭盒边沿的压线,接了满满的,一饭盒。

    他决定要让林奕喝撑了。

    自己随便喝两口就行——不然他白白出一身汗排这么久的队了。

    结果回程在教学楼一楼楼下被他们班的小花同学给拦下了。

    小花同学全名叫什么,丁楚石和人同学两年多了愣是没记住,这不能怪丁楚石。

    小花是个女孩子,身高一般长相一般,学习一般,就是“名字”不一般,单指小名,小花是她的小名,特顺口,也不知道最开始是谁先叫起来的,反正后来大家都这样叫她,连各科老师也是这样叫她。

    “小花”,名字响当当。

    具体姓甚名谁,那是一个迷,非常好解的迷,但没几个人有兴趣去解一下。

    “哇,你打这么多!”

    “还行吧也就。”丁楚石眉毛动了动,那是因为上面积了汗,有点痒。

    “我现在去还有吗?”小花同学拿了一个喝水杯也想去食堂接一些。

    “够呛。”丁楚石替她惋惜。

    小花眨巴眨巴眼睛,话音一转,“那什么,丁楚石,你看既然你打了这么多,分给我一点呗?我就不去了,免得白跑。”

    真要说起来,他和这位女同学日常关系也算不错,并不是那种彼此不言不语的关系,交情不深,还是有一些的。

    不然人一女生怎么好意思开这种口。

    但是,分给小花他还怎么“喝撑”林奕呢,这不就让人纠结了,丁楚石有些小心的说,“好像吧,我打的时候,还有不少呢,要不,要不你去那瞅瞅?还能多打一些,我分你一点也不够喝啊,你说是不是?”。

    “心虚”的劲儿在表情和语气上都展现的很明显,女孩子都是心细的“产物”,一下就察觉到了,小脾气自然是说来就来。

    “行丁楚石,没想到你是这么小气的人,不就是一点绿豆汤吗?你一男生打这么多回来分给女同学一点怎么了,怎么跟个女的似的小气吧啦的,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丁楚石:“……”

    他直接被人说懵了,傻愣愣的接不到话,小花这时候两下拧开了自己的水杯——和男生“辩是非,挣对错”,只要不发挥失常,每个女孩子都是“专业”的。怼到了丁楚石眼前,故作威胁到,“快点,不然绝交!”

    丁楚石意识到自己被“诓”了,但诓回来的点他一时还没反应回来,迷糊着就把手里的饭盒往小花的水杯口倾斜。

    还没倒进去两口。

    “丁楚石!”

    “啪”的一声,饭盒摔地上了,绿豆汤被泼了一地,以及丁楚石和小花同学的双脚上。

    这回谁都不用喝了,完美。

    耳膜被这一声震住,好半响,丁楚石才慢慢的扬起了头,在他头顶的上方,看到林奕贴着安全栏站在那高处,垂着头面无表情的瞅着他,以及那撒了一地的绿豆汤。

    林奕很少用这么洪亮的声音喊他的名字,燥热的晌午其实并不喧闹,热的大家都没什么力气闹腾了,林奕的“呼喊”就显的分外穿耳。

    他指间一松,就没的汤喝了。

    “砰”的一声。

    磁盘碎了一地,冒着热气的饺子顺着楼道台阶一直往下蹦跶。

    直到饺子们都“安生”了,两师徒才捡起对话,“师师傅,您没在家啊?”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孟亦烊的这双眉眼,真是越瞅越觉得,有林奕的影子。

    还不止一点点,他的语气就瞬间又软了下来,“嗯,刚回来。”

    绕开那些几乎把每个台阶都站了的饺子们,丁楚石一步一步上了二楼,“站我门口干嘛?”他明知故问。

    “不知道您有没有吃晚饭,今天立冬,”孟亦烊望着脚下这一片狼藉说,“我妈让我来,来给您送一点饺子……”

    “然后你就送成这样?”看看自己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还不是被你突然出声吓的,他在心里嘀咕。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丁楚石转口盯着孟亦烊问,“我可怕吗?”

    “不可怕。”孟亦烊摇头。

    “那我老吗?”他有点逼问的架势。

    “不老啊,不老。”孟亦烊又摇头。

    “那以后把尊称改了,你就是你,我就是我,别您来您去的。”他明明端足了一副尊长的架子。

    “哦。”孟亦烊点头。

    “往边上站。”孟亦烊此刻正当当堵着门口呢,丁楚石拿出钥匙开了门。

    孟亦烊赶紧去拿了簸箕扫把出来打扫,丁楚石也蹲下了身,把几片大一些的瓷片捡去簸箕里,用了几分钟,打扫干净了,孟亦烊去倒垃圾的时候,丁楚石拿了拖把把这一段楼道台阶拖了一下。

    回来之后,孟亦烊摸了摸自己的侧颈,说,“师傅,那晚饭,你……”

    “已经吃过了。”他语气淡淡的。

    一滴鲜血从丁楚石的指尖滑下来,孟亦烊惊讶到,“师傅!你受伤了?”

    丁楚石抬起自己的手,这才发现,还真是,自己血还挺多,滋滋的往外冒,他竟没感觉到疼,一点知觉没有。

    丁楚石这边还没反应完,孟亦烊已经“噔噔噔”的下楼去了,莽里莽撞的,真是小孩子,他自己揪了一片抽纸擦了擦自己手指上的血。

    才把抽纸丢进垃圾桶,孟亦烊又“腾腾腾”的上来了,原来,他回自己家,把家里的小医药箱拿上来了。

    “小题大做。”丁楚石没嘟囔出声。

    安稳的坐在沙发上,任由他的小徒弟单腿跪在地板上给他拿酒精棉擦拭伤口。

    别说,刚才带着血看不出来,伤口很浅,但很长一道呢,其实不用管它,明天结了痂,再过个三四天自己就能好了。

    对男人来说,这真的什么都不是。

    不知为什么,他却没有阻止孟亦烊,坐着跟尊佛似的,等着“上供”。

    用纱布包扎实在是有些过于夸张了,可是那道伤口有点长,占了两个指节,普通的小创可贴根本贴不住。

    也简单啊,多贴两个。

    最后孟亦烊给丁楚石的那根手指并排贴了三个创可贴,勒的有点紧,那根手指就直愣愣的,都不能打弯了。

    丁楚石没说什么,孟亦烊自己却傻笑了两声,说,“太紧了,我给松一松。”

    他又低下头,满脸认真的去拆那手指上的创可贴。

    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样的场景,丁楚石这两天一点酒都没喝,可是,他却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醉了。

    孟亦烊矮在他面前,低着头的样子……他怎么觉得,他真的好像,好像林奕。

    竟然还敢“有”林奕的声音。

    真敢啊,怎么这么敢呢——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意识,反正他就这样抬起了另一只手,靠近了“林奕”。

    是他自己要当林奕的。

    是他自己贴到身边来的——眉毛上传过来很温柔的触感,那是一种很轻的抚摸,像情深的爱人最日常的“缠绵”。

    孟亦烊整个人都定住了。

    直到那温热的手指从他的一边眉头一直缓慢的摸到了眉尾。

    他才敢一点点把视线提上来。

    看到师傅,眼睛里映着完整的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