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徐徐图之

正文 第44章 第四十四颗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姐姐唱rap也太帅了吧,老公娶我啊啊啊啊!

    这个舞台真的是值得珍藏的程度啊,整个舞台呈现效果太赞了!

    是昭昭改编的曲子哦!真的是又有美貌又有才华的爱豆啊!

    《潺夜》的舞台造型是由褚昭昭团队紧急改版市面上能够找到的黑色连衣裙,在裙摆或是领口处封上了白鹤造型的刺绣贴,又选择了金属设计的腰带让整个造型变得更现代化。

    不光是舞台,舞台造型也被疯狂搜索上了热搜,相信很快就会在某宝上搜索出同款。

    褚昭昭参加了整个舞台改编的过程,这个行为也被粉丝和路人放大。在大家眼中,能够呈现出这么完美的舞台,绝大多数的功劳要归功于褚昭昭。

    但是褚昭昭知道,没有其他工作人员的帮助,她是不可能在短短十天内高效地创造出这样惊艳的舞台。

    一公表演结束后,褚昭昭带着甜品和咖啡到编舞师的舞蹈室慰问。可是却在进门前,听到了一些不太顺耳的言论。

    “明明是我们熬夜编的舞,网络上全都是夸褚昭昭的。”

    正好是休息时间,编舞团队的大家坐在舞蹈室的地板上闲聊。这个舞蹈团队是节目组联系合作的,褚昭昭还是第一次和她们一起工作。褚昭昭才按下门把手,想要推门而入,就听到了主编舞师的“埋怨”。

    “可是褚昭昭也和我们一起熬夜了啊。”

    团队中也有为褚昭昭说话的成员。毕竟最后在舞台上呈现出这支编舞的人,是站在舞台上的艺人们。其实无论是编舞师还是作曲家,大众最后能记住的,也只有跳这支舞的团队和演唱歌曲的歌手。

    “如果不是褚昭昭临时决定要改曲,我们也不用全部推翻重来。”

    自己辛辛苦苦编的舞蹈完全没有被用上,就像是辛苦创作出来的idea被甲方毙了一样,心情就像是充满了气要爆炸的气球。

    褚昭昭关上了门,这个时候进门,不管她是不是装作没有听到的模样,最后都会很尴尬。

    “昭昭姐,怎么了?”跟在她身后的麦粱注意到她开了门却又不进去,奇怪地盯着她。

    褚昭昭扯着嘴角对她微微一笑,抿了抿唇:“你替我去送东西吧,我回车上等你。”

    没有人能够真正地习惯被人用恶意揣度,哪怕是出道了几十年的艺人,也不敢说完全不在意网络上网友们对他的评价。

    刷手机看见那些“恶毒”的诅咒和刺目的辱骂,还是会忍不住地失落。

    褚昭昭只是觉得,要是舞蹈室里的各位老师现在看到她,只怕心情会更不好。

    褚昭昭回到保姆车上等麦粱送完下午茶,抓着手机发呆。

    “昭昭姐。”麦粱弯身上车,直觉她的状态不太对。

    “嗯?”褚昭昭回神,放空的视线聚焦落在麦粱的脸上。

    “垚哥让我告诉你,他回上海了。”

    褚昭昭迟钝了三秒才颔首,简洁地应了一声好。

    麦粱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褚昭昭就是不对劲。一般她提及程垚,褚昭昭怎么都会不自觉地露出甜蜜的笑意,可是现在却只是愣愣地应了她一声。

    “一公表演的时候,垚哥去了现场。”

    不知道是说到第一次公演,还是说到了程垚的名字,褚昭昭的反应才稍稍大了一些。

    “他去了现场?”褚昭昭平静的脸上稍微地出现了一丝惊讶。

    “他说没有亲眼见过你在舞台上唱跳的样子,所以想看看。”

    说来也奇怪,褚昭昭和程垚一起出席同一场活动的次数并不多,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只是,哪怕是出席了同一场活动,程垚也只见过褚昭昭握着话筒在舞台上唱歌,并没有见过她唱跳。

    “是在观众席还是在后台?”

    “是在后台,戴着帽子口罩,应该没有人认出来。”

    录制现场严禁使用手机拍摄,所以大概率不会有照片泄露出去。

    “嗯。”褚昭昭的心情似乎阴转多云,脸上有了阴云散去的趋势,“我们回上海的机票是什么时候的。”

    第二次公演在半个月后。

    虽然在综艺正片内观众们看见的是她们在宿舍住宿的场景,可实际上不会有艺人真的在整季综艺录制的三个月时间全待在宿舍里。

    有其他行程的会去跑行程,没有行程的也会回家,在拍摄日期的前几天才聚集起来。

    “晚上七点半的飞机。”麦粱看了眼手机备忘录,准确地告知褚昭昭。

    褚昭昭和程垚前后脚回了上海,距离程垚入组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褚昭昭便和他提起带他去见家里人的计划。

    褚昭昭在家楼下看到提着大包小包像是来投奔城里亲戚的程垚,忍俊不禁地小跑着到他身边,从他手边试图地接过一些东西。

    “你拿这个,这个比较轻。”程垚一小盒纸盒子装着的蛋糕递给了褚昭昭。

    “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搬家呢。”褚昭昭失笑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重得让他挽着袖子的手臂上都爆出了青筋。

    “因为不知道叔叔喜欢什么,就都买了些。”

    褚昭昭扫视过他手上的礼袋,有保健品也有果篮,还有老年鞋。

    还真是很适合她爸爸的东西。

    “走吧,我爸妈住在我隔壁栋。”褚昭昭走在他前面给他带路。

    坐电梯上楼的过程中,褚昭昭一边偷瞄程垚的表情一边憋笑。

    昨天晚上通电话的时候,程垚就一直在重复这是他第一次见对象的长辈,紧张得不行,根本就睡不着。

    通话一直到凌晨将近两点,他才不舍地挂断电话。

    程垚站在电梯的角落里,两只手提着沉甸甸的礼物,不停地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电梯叮咚一声抵达楼层,褚昭昭一边问他一边往电梯出口走。

    结果她没有得到程垚的回答,一回头程垚还站在电梯门口深呼吸。

    褚昭昭走回到他面前,忍俊不禁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抓着他的衣摆:“有那么紧张吗。”

    程垚喉结滑动着下咽了一口干涩的空气,呼出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地说了一声走吧。

    褚昭昭父母家的智能锁录入了褚昭昭的指纹,她习惯了不敲门直接用指纹开门。

    程垚才刚刚做好心理准备,一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褚昭昭妈妈——向湘丽女士。

    向湘丽在厅和老公说话,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就直接走到门口。一开门就被女儿身后的帅哥抢夺了视线。

    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帅气。

    “阿姨好。”程垚有些腼腆地笑着和她打招呼。

    向湘丽笑眯了眼,让褚昭昭给他拿一双拖鞋。

    “哎呀,来就来,还带那么多东西。”向湘丽第一眼对程垚的印象很好。

    “老褚,家里来人了还坐在沙发上。”向湘丽朝着厅喊了一声,原本还想端坐在厅沙发上保持威严的褚贤畏于老婆,慢悠悠地双手放在背后走到门口。

    “程垚是吧。”

    程垚手中的东西被向湘丽和褚昭昭一起接过放在了餐桌上,和不苟言笑的褚昭昭父亲对上眼,立刻恭谨地弯腰和他打招呼。

    “叔叔好。”

    向湘丽才从餐厅走出来,就看见老公背着手站在门口,像个门神似的上下扫视程垚,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上。

    “干什么呢,还不让人坐下。”

    向湘丽热情地让程垚在厅坐下,自己又跑到厨房去切水果。

    褚昭昭给程垚倒了杯水,程垚才双手接过水杯,褚贤一声咳嗽让他才要放到嘴边的水杯再次握在手中,喝也不是放也不是。

    “你,是演员吧。”

    “是的,叔叔。”

    褚昭昭坐在程垚身侧,褚贤看到自己宝贝女儿贴着一个年轻男人坐,皱了皱眉头。

    而褚昭昭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爸爸的表情变化。

    “你比我家昭昭小三岁是不是。”

    在老一辈眼里,年纪大一些的才会疼人。像程垚这样的毛头小子,一点儿也靠不住。

    “爸,你查户口的是不是。”褚昭昭给程垚解围。

    “我才问了两句就不行了。”褚贤撇嘴,但一下子还真没继续问程垚问题。

    褚昭昭斜眼睨了一眼她爸爸,只觉得好笑。

    平常说话都是笑出一脸褶子的爸爸,从程垚进门就一直板着脸,是对程垚有多不满意啊。

    “来,吃水果。”向湘丽切了梨和哈密瓜。

    “谢谢阿姨。”程垚把手中的水杯放下,用牙签叉起一块切好的梨递给了坐在他身边的褚昭昭。

    向湘丽在褚贤坐着的沙发上坐下,看他最先照顾褚昭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最近有在拍戏吗。”

    程垚才把梨子放进嘴里,还没有咀嚼,向湘丽就朝着他发问。

    “咳咳。”程垚呛声地咳嗽。

    “慢点吃,没事,我就是随口问问。”

    褚昭昭从桌上抽了抽纸递给他,知道他紧张,纸巾递给他的时候偷偷握了一下他的指尖。

    “最近没有,过段时间才进组。”程垚恭顺地并拢着膝盖。

    “做演员很辛苦吧,昭昭拍戏那段时间总是说做演员不如做歌手呢。”

    “妈。”

    向湘丽毫不犹豫地揭自家女儿的短,褚昭昭只和妈妈说过这件事,害怕程垚会以为她是不喜欢和他拍戏才这么说的。

    “哎呀,又不是什么大事。”向湘丽完全没有get到褚昭昭的意思。

    程垚却是笑了:“有时候是挺辛苦的。”

    “但是和优秀的演员合作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程垚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望向褚昭昭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