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廷间狐

正文 第23章 竹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临近亥时,阿颜便带着玉竹兰芳离开了颜华宫。她们边走边聊来到了亭笺竹林,这竹林里凉风阵阵,确实比别的地方凉快许多。

    可是到了竹林入口,阿颜却停下了脚。

    兰芳轻声问道:“娘娘,咱们不进去吗?”

    阿颜没有回话,肩头的翠鸟轻轻叫了两声,而后便见到阿颜轻笑着道:“进去。”

    阿颜带着玉兰二人进了竹林,她叫二人等在凉亭处,独自一人往凉亭后面的假山出走。还未到跟前,假山后面便闪出一个人影。

    人影身披玄色斗篷,斗篷上巨大的帽子将他的面容隐在其中,黑暗之中全然看不清来人的面貌。

    亭子里等待的两人俱是一惊,那人明明是成年男子的身形,为何会在此时出现在竹林深处?

    阿颜喜道:“你怎么会在这!”

    玉兰见那人低声与自家自己主子说了些什么,而下一刻,就见主子点着脚尖,张开双臂抱住了那人影的脖子!

    就在二人惊讶之际,竹林外的一声低喝,打破了夜晚竹林间的静谧。

    “把他们围起来!”

    霎时间,几个嬷嬷快步冲进林子将她们围在中间。玉竹回过头去看,待看清了来人,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齐明月怒容之下带着隐隐得逞笑意,缓步走入几人视线。她一双眼睛盯着假山旁相拥的二人,斗篷下的面容她看不真切,然而那人畏缩着向后退开的脚步,却叫她忍不住嗤笑出声。

    齐明月盯着躲在阿颜身后的男子,冷笑一声道:“哎哟哟,还真是巧了,姐姐不过是来这里消暑,没想到竟然看了一场好戏呢。”

    阿颜转头看向齐明月,道:“什么好戏?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看你年纪轻轻,脸皮倒是厚的很,你与人私会被本宫当场逮住,还敢说不懂?”

    阿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人,她还未来得及开口,耳边再次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而且这一次人数还不少。

    齐明月见她低着头不说话,只以为她终于知道怕了,于是缓缓走近几步,笑着道:“看着一副无害模样,还真以为自己能骗过所有人?本宫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若是陛下知道你与太医院的学徒私会,可还会像之前那样宠着你!”

    齐明月说话时,眼睛看向阿颜身后那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她记得那人的长相,是鲜少见到的俊美皮囊。

    阿颜瞧见了齐明月的目光,那像是要将猎物吞入腹中的目光。阿颜心中郁闷,侧身想将身后人挡住,然而她身高根本不够,一怒之下举起双手挡在男人的脸跟前,气道:“不要这样盯着他看!”

    “你还挺护着他!”齐明月顿了顿,道:“本宫并非想要至你与你的情郎于死地,这事,本宫可以替你隐瞒,只要你”

    “这么晚了,怎么都聚到这里来了?”

    随着人声而来的,是提着宫灯的宫人们,这一次来的人数要比齐明月的人手多得多。

    齐明月眼睁睁看着,林太后在芸贤妃的搀扶下出现在竹林,她心中大惊,一时间竟有些慌了手脚。一旁的阮嬷嬷连忙扶住齐明月的胳膊,提醒她行礼。

    林太后面色沉沉的扫视了一圈竹林,目光在阿颜与阿颜身后的男人身上定了定,眉头越蹙越深。

    “都起身吧,谁来告诉哀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旁的芸贤妃神色担忧道:“淑妃妹妹,颜妃妹妹,这么晚了,你们在这竹林里做什么?”

    齐明月此时心下已经转了几转,太后竟然到场,那事情便无法如她所想的那样进行,既然如此,不如让颜妃无法翻身,这样她的话至少不再可信!想到此,齐明月连忙指着阿颜道:“回禀太后,颜妃不知检点,趁夜与太医院林太医的学徒私会!如今妾身被抓了个正着,她还想狡辩!”

    “太医院的学徒?”

    几人目光都投向了林中二人,兰芳早已失了方寸,玉竹握住了兰芳的手,她心中也没了主意,这种场合,她们根本就说不上话,更何况,她此时也完全摸不清状况。再看自家主子,神色平常的站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中,竟然丝毫没有慌张。

    “真是有意思,我刚刚就觉得奇怪,你一口一个太医院学徒,叫得那样有底气,好像这里这么多人,只你知道我身后的人是谁。这里这么黑,你真的看清他是谁了吗?”阿颜淡淡开口道。

    男人此时依旧带着兜帽,并没有人能看清他面容。

    齐明月冷笑着,道:“本宫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本宫一早就得了消息!”

    只见她手掌轻拍,一个小宫女从众人身后走进来,瑟缩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齐明月继续道:“今日你就算是说破了天,也救不了你自己了!”

    阿颜看向地上跪着的小宫女,心下了然。

    她认得这小宫女,是个在她外院洒扫的小姑娘。阿颜与她说过几句话,答话时也怯生生的。今日来这竹林消暑的念头,也同样来自这个平日里少话的姑娘。

    阿颜记得,她那时问这小姑娘,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小宫女胆怯的回答阿颜:杏儿,今年十三。

    阿颜那时轻轻笑着将杏儿从地上拉起来,问她:杏儿是本名吗?听着真有趣。

    杏儿微微扬起脸看向阿颜,见阿颜在笑,好像一时不那么怕了,壮着胆子告诉阿颜,那杏儿是进宫以后改的名字,因为宫里嬷嬷说她进宫前的名字太土气,于是给取了杏儿这个名字。

    阿颜那时还好奇问她,原来叫什么?

    杏儿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垂下头,小声回道:奴婢奴婢原来叫

    可还不等杏儿说完,安晴便跑过来把阿颜拉走了。

    原本是想以后再问她,那个入宫前被人说土气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可是到了后来,阿颜却忘了这件事

    齐明月的声音再次响起,打断了阿颜的思绪。她指着地上跪着的杏儿道:“颜妃,这宫女是你宫里的,你不会不认得吧?”

    阿颜看着杏儿紧贴地面的头,点了点头,道:“她是杏儿,我认得。”

    齐明月闻言,眉眼间藏不住的得意,对杏儿道:“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杏儿始终伏在地上,原本就瘦小的身体蜷缩着,微微颤抖着,看着十分可怜。

    齐明月见杏儿低着头没有回话,伸出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嘴角噙着冷笑继续道:“不用怕,太后也在这,只要你把你知道的,看到的,通通讲出来,本宫与太后定会保、你、平、安。”

    保你平安四个字一出,好像是终于唤醒了怔愣的杏儿,她挣开了齐明月的手,手脚并用的爬到林太后脚边,伸手抓住了太后的裙摆,凄声道:“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淑妃娘娘说的没错,颜妃确实与太医院的学徒有染!那、那男子好像姓白,奴婢亲眼所见!”

    林太后身边的闫嬷嬷皱着眉,抬脚踢开了杏儿扒在太后裙摆上的手,道:“你好好说话,规矩的跪着!”

    杏儿被踢的向一旁一栽,连忙起身跪好,继续道:“不止如此,每次林太医带着他的小徒来给颜妃看诊,屋里都不许有人伺候,不知在里面做些什么这个不止奴婢知道,颜华宫中的宫女们都是知道的!”

    闫嬷嬷一手扶住太后的胳膊,冷着脸问道:“你一会说亲眼所见,一会说屋里没人伺候,不知道在做什么,你最好想清楚了,事情真想到底如何!”

    杏儿被问的一愣,两行泪瞬间滑落,再次垂下头道:“奴婢、奴婢不知道屋里发生什么事,但奴婢亲眼见过几次,颜妃与白公子私下里拉拉扯扯,举止亲密。”

    玉竹这时突然出声反驳道:“你胡说!你一个外院洒扫宫女,怎会知道内院的事情?胡说八道!”

    齐明月皱眉:“哪里轮到你插嘴!给我掌嘴!”

    “且慢!”芸贤妃这时出声制止道:“妹妹,既然要问话,两边都问过才公平。”

    齐明月被芸贤妃堵了话,心中气恼,却也无法发作,只好对着杏儿道:“既然问你了,就给本宫好好回话。”

    杏儿竭力忍住啜泣回道:“奴婢虽然是外院的宫女,但时不时也会进到内院,帮着拿些东西。”

    芸贤妃继续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颜妃与男子举止亲密之时,并不避人。就连你这个外院的小宫女在场,也全然不避讳?”

    杏儿闻言连忙摇头道:“不是,是不,是昨日,昨日林太医并没有来,但是白公子自己过来了,他们站在门口,那公子伸手摸了颜妃娘娘的脸,奴婢在院门外就见着了!是真的,奴婢真的见着了!”

    阿颜此时静静的站在原地,她其实并不觉得生气,也不觉得难过。她反而觉得眼前的人很可怜,那流着泪,瑟缩着的杏儿可怜,就连那眼含不屑的齐明月,也可怜。

    一旁的闫嬷嬷还要继续追问,齐明月却忍不住出声打断道:“嬷嬷,杏儿亲眼所见,况且,这奸夫此刻就站在我们眼前,还问这么多做什么?妾身原本只当颜妃出身市井不懂宫中规矩,没想到廉耻二字竟也不知!”

    一旁的杏儿得了示意,心下一横,高声道:“奴婢以性命担保,颜妃与太医院的学徒白公子有私情!”

    “够了!”林太后突然出声喝止,她转头看向阿颜,低低问道:“丫头,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阿颜走近杏儿身边,开口道:“杏儿,你说要以性命担保,可你对这事又信上几分?”

    杏儿没有抬头,更没有回阿颜的话。

    “你说夜晚闷热,这片竹林里最凉快,你说平时这里总有人来,可到了亥时往后就清净了。杏儿,这些话一开始就是别人教你的,是吗?”

    “颜、颜妃娘娘,可你们若是没有私情,那人又怎么在这里等你过来?”

    杏儿抖着身子说话的模样,让阿颜忍不住移开眼,她转头看向齐明月,道:“寺院中的事我没想追究,我还以为那样就了结了,可你偏偏要做这些事…”

    齐明月一听阿颜提起寺院,内心猛然一惊,连忙出声道:“来人,快把那对奸夫□□拿下!颜妃,你做出这等下作事,本宫真想看看,从你口中说出的话,陛下如今还信不信!”

    齐明月话毕,几个嬷嬷便围上前来。

    阿颜没有动作,她突然觉得身体的某一处渐渐产生一种异样感,于是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道:“差不多该结束了。”

    斗篷下的男人从暗处走出来,几个嬷嬷见状就要上前捉人,男人身子没动,只低沉的吐出两个字:“退下!”

    一声低喝,喝止了众人的动作。

    男人缓步走到人群中央,抬手掀开了头顶上的兜帽,当他的面容呈现在众人面前时,原本要抓人的几个嬷嬷瞬间腿软的跪伏在地。

    “陛、陛下参见陛下!”

    “陛下?”

    太后晃了晃神,睁大眼睛看着长身而立的萧止,出声道:“陛下!竟是陛下在此处么?”话语间竟松了一口气。

    此时竹林一片热闹,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竹林中那不起眼的小黑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