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溪乔录

正文 第54章 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陈以乔边画边道:“如果大致位置确定了,师妹这个也是一种思考方向。”

    “琴光、星云村、月尾村、江月、松兰、群宜,这六个地方是目前知道的有人失踪的记录。最远为星云村,通过我们追踪,对方是往江月这方向跑的,那么琴光可以排除,月尾村有两个被以去群宜赚钱为名骗走的,月尾村也排除。”

    “因为骗术提及了群宜,按照逻辑,群宜也要被排除,现在,在于江月、松兰,还有附近的小村落。”陈以乔在这几块地方画了圈,指道,“你们看,区域范围缩小,并且相当集中。松兰与江月之间隔了中游山,群宜与松兰江月成三角区域内,除了中游山之外,也存在不少村落。尽管如此,要想确定他们的窝,确实有些棘手。”

    陈以乔按了按额心,许溪手撑着额头,唐崇远转着茶杯,三人都陷入瓶颈。

    陈以乔将文房四宝收起放回书桌原处。他想再看看父亲写的信,希望从中获取思考方向,便翻开夹着信的书本,“大家先回房休息吧,说不定明天一大早醒来就有新思路或者新消息——”突然,陈以乔手有些僵,声音也变了,“奇怪——”

    “怎么了?”许溪察觉到陈以乔脸色不对。

    “恐怕,我们被盯上了。”陈以乔沉声道。

    唐崇远一脸戒备,“怎么回事?”

    “我爹给我的书信,都是按着时间顺序排序,叠在一起夹在书本里。前两天,爹新到了书信,我照例是排序好了夹在书里,我记得当时夹的时候,那个书页是左边插画右边文字的,现在不仅是书信顺序不对,连夹的书页也不对了,两边都是插画。”

    唐崇远睁圆了眼睛,“有人进了你房间?”

    “会馆的人不会进我房间,就连打扫也不行,我自己会收拾。”陈以乔往屋中扫视了一圈,并无异常,“看来对方足够小心谨慎,退出时基本原样,没有露出明显破绽。可书信……估计他在取书中夹的信件时,出了意外,所以他没有按原顺序并放回原书页。”

    “师兄,师父是前两天寄信来的,说明那人进来翻找东西,是这两天的事。”

    “你说的没错。”

    唐崇远摸了摸下巴,“虽然事情好像有些不利,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了,那就是他们的窝,基本是在江月没跑了!”

    “没想到,新线索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来的……”陈以乔苦笑不得,“师妹,阿远。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了。他们能在周姐和会馆的人眼下溜进我的房间,说明对方不仅有很好的功夫,而且极为熟悉会馆的布局及人员的流动,甚至还在暗地里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师兄,你说,有没有可能会馆里有谁被收买了?比如……”

    “你想说谁?”

    “比如阿虎?”

    “阿虎没有武功的。他在这儿干了很久,知道被收买的普通民众大部分是没有好下场的,毕竟收买代表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很容易会惹来灭口之祸。他上有老下有小,生活虽说不上富足,但也不贫苦,他是不会想不开掺和江湖纷争害人害己。”

    “小溪妹子,会馆出内鬼的可能性并不高的。”唐崇远拍了拍许溪的肩膀,“不要瞎猜我们的人哦。”

    “对不起。”

    “不管怎样,现在事情有了明显的突破,只是我们现在的处境可能会有危险,”陈以乔看向许溪,目光带着担忧,“师妹,你经验太浅,有什么不对劲的,不要一个人处理,一定要叫我们。我们都在你隔壁。”

    唐崇远摇摇头,“以乔,夜黑风高,小溪妹子一个女子住一个房间,万一对方就盯着她,我们可能会鞭长莫及啊。”

    “你有什么办法?”

    “要不我们三人一个房间吧。”

    “……”许溪目瞪口呆。

    “这什么烂主意,大晚上的你让她一个女孩跟我们两个男的呆一个房间,这对她名声有多不好。我怕晚晶要削死你。”

    “名声和安全,究竟哪个重要,你个老古董。”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的。我晚上睡觉也不会睡得跟猪一样啊。”

    陈以乔望向窗外高空中挂着的清冷月亮,思索了一阵,“有了。”

    “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我们各睡半夜,前半夜我睡觉,你在屋外练剑。到了后半夜,你叫醒我,然后你去睡觉,我以睡不着为由,躺在师妹屋顶看夜空。”

    许溪连忙摆手,“这哪行啊?”

    “小溪妹子你别不好意思。”唐崇远不给许溪说话的机会,“这个可行,不过我要练一个时辰半的剑吗?饭菜刚进了肚子,这么快就要耗完啦。”

    陈以乔摇了摇头,“聪明的时候挺聪明的,可笨的时候真的好笨啊,你可以先找周姐准备夜宵啊。”

    许溪急道:“你们听我说,睡眠是那么重要,你们可以撑一天两天,可这方法能用多久呢?还有,重点是,你们不要把我当弱女子看,我不需要你们这样严密地保护。”

    “能用多久就多久吧,说不定明天就用不到了。”陈以乔打开门,“你去睡吧,你也说了,睡眠多重要。”

    唐崇远见许溪还要说话,就推搡着她往屋外走,“回你房间啦,难不成你想用我的方法三人住一起吗?”

    许溪气道:“你闭嘴,哼!”

    许溪进了自己房间后,没多久,就听到屋外有节奏的脚步声——是唐崇远练武的声音。

    一想到后半夜,他会在自己屋顶上看夜空守着她,心里泛着说不明道不清的心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