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问题

正文 第19章 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六年后

    “喂,安逸?你没事吧?”徐灿给乔安逸打了一个电话。

    “我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

    乔安逸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恢复了以往的状态。

    “要紧吗?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徐灿说,“我看你今天脸色有点吓人啊。”

    “哪有,”乔安逸被他逗笑了,“我真的已经没事了,你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练练曲子吧。”

    “我说小江啊,你这酒量真不能去练练吗?”一个身着衬衫西裤的中年男人坐在与其衣着极其违和的烧烤摊边,一边倒酒一边瞥着对面男人手边的豆奶面露嫌恶,“哪有人吃烧烤还配豆奶的啊。”

    江寒笑了一下,“也就是这里没有旺仔,不然我肯定不喝豆奶。”

    “你说你,”男人拿起一串鸡翅咬着,“每次出去应酬都是我喝,我都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盼着你江寒给我挡一次酒。”

    “旭哥多担待了。”江寒笑着举起豆奶。

    赵旭叹了口气,举起酒杯和那瓶豆奶碰了一下。

    赵旭是江寒三年前在柬埔寨偶然碰到的一位大哥,那时候赵旭正巧有找人合伙开汽车公司的想法,江寒虽然对这事也有点兴趣,但当时手头的存款实在是不算多,当初卖了answer又拆了老房子,着实是得了不少的钱,江寒一口气把江凯明的债务全给还清了还有余。后来他又在一个比较适宜的地段买了间小屋给林晓琴,将钥匙给了狱警,等她出狱的时候再交给她。

    再后来,江寒就拿着剩下的钱去到了各地旅游,为了完成张世界之前每年必许的生日愿望,后来钱不够的时候,他就在当地给人打点零工赚点钱。

    赵旭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江寒是有些松动的,在犹豫的这几天里,赵旭也仍然没放弃劝说。

    “最后要真干不起来,哥跟你一起去捡垃圾!”

    赵旭破罐子破摔地说。

    “……”

    江寒哭笑不得,最后还是答应了,毕竟目前也没什么能够让他多虑的事,一辈子那么长,这个世界,总会游完的。

    起初,公司规模不算太大,第一年生意不太景气,在后来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一单大生意,公司的运作才越来越顺利流畅,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大顾,再后来两人回国又一起将公司的规模扩大化,才做到了如今的成就。

    “刚在电话里听你说要找我喝酒,我还寻思着你小子是不是转性突然想开了。”赵旭笑着放下酒杯,“结果这一出来,好嘛,还是老样子,只不过你学聪明会换一种说法了。”

    江寒笑了笑没说话。

    “说吧,遇到什么事了。”赵旭将刚才没啃完的鸡翅拿起来继续啃。

    “你怎么知道?”江寒拿着豆奶抬眼问道。

    “我还不知道你?”赵旭笑了,“你没事的时候压根都想不到我这个老大哥。”

    “哪里的话。”江寒也笑了。

    赵旭是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性格豪爽热情,和江寒性格也比较互补,也正是这个原因,两人才能像朋友一样合作的这么好。

    “今天见到了一个很久没见的……老朋友。”

    “老朋友?”赵旭奇道,“咱们认识这么久,我可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的什么朋友。”

    “我跟她……有六年没见了吧。”

    乔安逸一推开录音室的门,就看到早早坐在里面的江寒。

    “……”

    江寒闻声抬起头。

    “早。”

    “……早。”乔安逸僵硬地从嘴里挤出一个字来。

    乔安逸动了动,就从门口到椅子这么两三步的距离都差点同手同脚。

    到现在乔安逸还有点恍惚,感觉眼前的这个江寒不太真实,像是自己做的一场梦,梦里想了千千万万遍的人,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这感觉太不真实了。

    乔安逸从桌底拿出一瓶矿泉水。

    拧一下,没开。

    再拧一下,还是没开。

    “……”

    要是没什么声音还好,主要是乔安逸右手手腕上戴了一条红绳,上面串着一条金色的小蛇,边上还串着一个小铃铛,是林妤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送她的生日礼物,只要她的手腕一动就会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录音室原本安静如斯,两声原本细微的铃铛声,此刻也变得突兀起来,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江寒从手机上抬起眼时,就看到乔安逸将一瓶没开的矿泉水赌气似的放到一边。

    乔安逸时不时就看一眼手机,心说平时这两人也没来的这么迟,怎么今天是一起见鬼了吗?迟到还带组团的?!

    “嗡——”

    江寒的手机震了起来。

    “喂,午饭?你自己吃吧,我这边……晚上?晚上应该可以……好,地点你定……嗯。”

    乔安逸背对着江寒,手里握着铅笔,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从江寒接起电话起,她就偷偷竖起耳朵了。

    午饭?晚饭?可以啊,这都交上女朋友了啊。

    乔安逸心说。

    边想还边觉得心酸,虽说之前两人也没什么,但莫名其妙的,她就是有点生气,有点难过。

    乔安逸捏着铅笔的力度较大,笔尖无意识地在五线谱上游走。

    “啪”。

    笔尖断掉的声音将乔安逸拉回了神,她低头一看,原本白净的纸张上全是一团杂乱的黑色线团。

    乔安逸将废了的纸揉成团丢到门口放着的垃圾桶里。

    “啪”。

    没丢中。

    靠。

    乔安逸皱着眉,坐在椅子上盯着垃圾桶边上的废纸团,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捡起来。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青筋若隐若现的手出现在视线里,捡起了纸团并扔进垃圾桶里。

    乔安逸抬头,再一次对上了那双依旧没什么情绪的眸子。

    “……”

    乔安逸盯了两秒,垂下眼,僵硬的挤出一句“谢谢”,然后转回头,预备继续刚才的事。

    “早饭吃了吗?”

    江寒站在门口,双手插着兜,垂眼看着前面低头对一只断了芯的铅笔发愣的人。

    乔安逸顿了一下,看了那人一眼,又倏地移开目光,“吃了。”

    “咕噜噜~”

    某人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在此刻响起。

    “……”

    乔安逸垂着头,尴尬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没吃。”江寒也没揭穿她,“我刚来这里不久,对这附近不太熟,你能带我去吃早饭吗?”

    “……”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了一家装修看起来还不错的早餐店里。

    “什么比较好吃。”江寒看着菜单上琳琅满目的早餐问。

    “小笼包,生煎包,猫耳朵,片儿川,葱包桧儿,虾肉馄饨……都还可以。”

    乔安逸坐在对面垂着眼,靠着背椅,麻溜的报出一串菜名。

    “这些都一样来两份。”江寒抬头对站在一旁的老板娘说。

    “……”乔安逸蓦地抬起头看向对面大手笔的江老板,忍不住道:“太多了,你吃不完的。”

    “不是有你吗?”江寒说。

    “我……”乔安逸有些语塞,“我都说我吃过了……”

    “咕噜噜~”

    该死!

    “那这么多也吃不完。”乔安逸硬着头皮说。

    “吃不完就打包……”

    “录音室不能带早饭。”

    “……给楼下的流浪狗。”

    “……”

    可以,您有钱,我闭嘴。

    乔安逸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随意的点了点头,嘴上一句话不说,心里暗暗诽谤着。

    江寒每样都吃了一点,每样都没吃完。反而是某人,嘴上说着吃过了,实际上,每样都吃了个精光。

    说实话,她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所以今天早上才会格外饿,这一饿,就忘了对面坐着的是什么人,稀里糊涂的就全给吃完了。

    “……”

    乔安逸后知后觉的尴尬起来,江寒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偏开头笑了起来。

    “……”乔安逸一时语塞,扭头就想跑。

    “笑……什么笑。”

    乔安逸有些别扭。

    “以前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吃。”江寒笑着说。

    “谁能吃了?你别乱讲。”乔安逸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只是昨天晚上……”

    乔安逸倏地闭了口。

    “昨天晚上怎么了?”

    “没,”乔安逸眨了眨眼睛,“回去吧,徐灿他们应该都来了。”

    乔安逸本想和江寒aa,但还是被他抢先一步。

    在会录音室的路上,乔安逸琢磨着干脆直接把钱转给他,但又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没了对方的。

    录音室门一开,里面的两颗脑袋就齐齐转了过来。

    “……”

    “你俩……一起来的?”林浩眼珠子在两人中间来回转着。

    “……”

    乔安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们去吃早饭了。”

    江寒在一旁开口道。

    “……哦。”林浩怔愣地看着门口站着的两人。

    “录音老师刚来了一趟,说忘了东西又跑回去拿了,大概十分钟后到。”徐灿说。

    “知道了。”乔安逸点点头,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出去吃了一顿饭后,之前的那点尴尬好像散去了不少。

    乔安逸在麦克风前试音,小小的试唱几句开开嗓。

    江寒的歌单里收藏了所有trouble的所有单曲,像这样近距离现场版的,还是头一回。

    江寒想起了在收藏里躺了六年的de,曲子被循环播放了无数次,听一次,想一次,如今终于是见到了歌声的主人。

    刚唱了几句,录音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江寒朝门口看去,发现来人是一个戴着眼镜,有些发福的男人,穿着一件热带风情的花衬衫,后面还站着一个高个子戴着灰色水洗鸭舌帽的男人。

    “吴老师!”

    林浩瞥见门口的人,突然喊了一声。

    所有人都停下手上的活看向门口。

    吴老师就是这次负责帮trouble录音的录音老师吴安,吴安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些年,也算是大前辈了,所有音乐人见了他都会尊称一声“吴老师”。

    这次之所以会来帮trouble录音,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有他身后站着的那位的引荐和拜托。

    “吴安老师!”乔安逸摘下耳机,抬眼又看到戴鸭舌帽的男人,面露喜色——

    “gino!”

    江寒再一次将目光放到那个高个子男人身上。

    “安逸,我们可有段时间没见了。”gino笑了笑说。

    “你今天怎么会有空过来?”乔安逸笑着问。

    江寒不由得眯了眯眼眼,从他昨天出现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乔安逸笑。

    “过来看看你们排练的怎么样了。”

    徐灿笑了,“gino,你不会是来打探敌情的吧?”

    “是啊,毕竟你们乐队有个王牌主唱驻台,我不得多留两个心眼?”

    乔安逸被调侃地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笑了笑。

    这男的什么来头?

    江寒心中不由得发出疑惑。

    “来来来,”林浩拉着江寒站起来,“江寒啊,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就是我们音乐圈赫赫有名的录音老师——吴安!”

    “吴老师好。”江寒朝吴安问了句好。

    吴安笑着点点头。

    “这位——就是ww乐队的主唱gino!”林浩兴奋地介绍着,“gino你知道的吧?”

    “……”不知道。

    江寒对gino点了点头。

    “这位是?”gino看着江寒。

    “哦,这是我们乐队的新鼓手,江寒。”

    gino愣了一下,随机笑了起来,“你就是江寒啊。”

    江寒闻言挑了一下眉。

    “你们认识?”站在一旁的徐灿问。

    “不认识,听说过。”gino勾着嘴角说。

    什么叫听说过?

    江寒一肚子莫名其妙。

    立在一边的乔安逸也是一脸疑惑,但碍于她和江寒现在的关系,她也不想当着江寒的面问。

    “今天晚上一起吃饭?”gino转头看着乔安逸问。

    “好啊,”乔安逸回答,“那还是老地方?”

    “嗯。”gino笑着说,“大家都记得来啊。”

    “那肯定没问题!”林浩搭着徐灿的肩膀说。

    乔安逸想起早上那通电话,下意识瞥向了江寒,却冷不丁地对上了对方的目光。

    “!”乔安逸微微睁大了双眼,心下一惊,赶紧不动声色地转移视线。

    江寒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在对方身上多停留了两秒后才跟着不动声色地将视线收回。

    乔安逸在对面练习音乐节的表演曲目时,gino时不时会给她提出点意见或是表扬,其他人则在另一头练习自己的beat。

    “你看啥呢?”林浩扭头看到江寒目视前方,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

    江寒垂下眼,“乔安逸和那个gino……他们认识很久了吗?”

    “他俩啊,好像……是吧?”林浩转头看向徐灿。

    徐灿抬起头看了江寒一眼,“大二认识的。”

    “大二?”江寒重复了一遍。

    “安逸一直是他们乐队的粉丝,也是偶然一次机会,在酒吧看live的时候,那次刚好有个活动,随即抽一名粉丝上去互动,凑巧就抽到安逸了。”徐灿看着对面有说有笑的两人说道。

    “当时安逸一开嗓,就把在场的人都震住了,live结束后,ww的经纪人找安逸要了联系方式,想把她签到自己公司里,但她还是想自己组乐队,不想有太多拘束,去公司逛了两次就拒绝了。”

    “那她和gino是怎么熟起来的?”江寒下意识问道。

    “她……”

    “徐灿!”乔安逸站在对面,手里拿着乐谱喊了一声。

    徐灿抬头看去,乔安逸往gino那凑了凑,“徐灿的part让他自己看看吧。”

    “好。”gino点头。

    “你过来一下。”乔安逸看了过来,视线猛地又对上边上坐着的江寒。

    江寒毫不气地和她对视着,眼里有种说不明的意味,乔安逸微微蹙眉,而后低下头继续看乐谱。

    江寒因为是刚来,再加上有几年时间没打鼓了,所以暂时不加入他们的练习,自己在另一边练鼓。

    录音室中间有一扇隔音的玻璃,下午大家都在练习的时候,江寒便独自坐在另一头练鼓。

    乔安逸在唱歌的时候,控制不住的时不时往江寒那瞥几眼,每次差点要对视上的时候,都会迅速将目光移开。

    gino和吴安午饭前就走了,几人敲敲打打的练习了一整天,临近黄昏,肚子也都开始饿的咕咕叫了。

    “还是植物园边上那家呗?”林浩伸了个懒腰问。

    “嗯,你们先下楼。”乔安逸低头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我给gino打个电话就来。”

    “行,那江寒……”

    “他不去。”乔安逸头也没抬接了句。

    “谁说的?”江寒双手插兜来了一句。

    “?”乔安逸预备点开gino头像的手指一顿,一脸疑惑的抬起头,“不是你自己说的?”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去了这种话?”江寒一脸坦然地看着她。

    “你……”

    “啊,你早上听到我讲电话了?”

    “……”

    站在一旁一脸吃瓜的另外两人:“???”

    “乱讲什么。”乔安逸皱了皱眉,“谁偷听你讲电话了。”

    江寒挑起一边眉毛,勾了勾嘴角。

    “哦,没听到就算了。”

    “……”

    “打车没啊你。”徐灿拿手肘拱了一下林浩。

    “啊?哦哦哦还没,现在打。”林浩赶紧掏出手机。

    “别打车了,坐我车过去吧。”江寒立在一旁说。

    乔安逸闻言,忍不住往他那看了一眼,恰巧又碰上了对方的视线,乔安逸直接眼睛往上一翻,小幅度的翻了个白眼。

    只听见江寒轻笑一声,“走吧。”

    其他两人屁颠屁颠就跟上去了,只有乔安逸还立在原地。

    “安逸!”徐灿回头喊了一句,“走了!”

    “……”

    “我去!”

    一来到停车场徐灿就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一脸不值钱的样一览无遗。

    “这是你的车?!”徐灿扭头看向一旁一脸淡定的江寒。

    “嗯。”江寒掏出钥匙按了一下。

    “我靠我靠!这可是今年最新款的卡宴!”

    徐灿爱车如命,虽是个富家少爷,但因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所以徐家夫妇为了独子的安全着想,一直不允许他开车到处乱晃,于是也就在买车这方面有了严格的规定。

    在徐灿成年那年给他买了辆小奥迪,还规定每周只能开一回。

    于是在今天这样普通的日子里,猛然见到一辆梦中情车,徐灿自然也就原型毕露了。

    “上车吧。”

    江寒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

    乔安逸站在一旁满肚子疑问,江寒这几年到底做什么去了?

    六年前的债已经全都还清了吗?

    也是,都开得起卡宴了,那点钱肯定早还了。

    乔安逸入神地想。

    “安逸!”

    林浩的大嗓门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乔安逸倏地抬头。

    “干嘛呢你,”林浩扒着车窗说,“上车啊。”

    乔安逸又往江寒那瞥了一眼,对方也正在疑惑地看着她。

    “……”

    乔安逸绕到后座,一开门就看到一脸兴奋的徐灿和一脸呆滞的林浩。

    “……”

    “抱歉,后座空间很小,坐不下三个人。”

    江寒坐在驾驶座上扭头对她说。

    “……”

    “你去副驾驶啊。”林浩眨了眨眼说。

    “……”

    乔安逸扶着车门犹豫了两秒。

    “你不坐我坐了啊。”徐灿一脸迫不及待地说。

    “那你坐过去。”乔安逸居高临下地说。

    徐灿当然没意见了,麻溜地就下了车跑到副驾驶开了门坐进去,乔安逸也钻进后座坐下了。

    “安全带系好。”江寒说。

    “哦好。”徐灿低着头预备系安全带。

    “后座哪来的安全带。”

    乔安逸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

    徐灿系安全带的动作一滞,整个车厢瞬间安静下来。

    “……”

    几秒后,江寒清清嗓子说,“我是说副驾驶。”

    车厢内又是一阵安静。

    徐灿悄咪咪的,不动声色地将安全带“咔哒”一声系好。

    汽车将要发动前,乔安逸才僵硬地“哦”了一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