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娶了宿敌的心尖宠

正文 第20章 拷问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秋芸摆手拒绝,吓得唇脸惨白,颤音道:“不,不要过来,我不能连累妹妹,别管我,兄长会救我的,妹妹先走,有兄长在,我不会有事的。”

    “姐姐。”韩娇大着胆子挪步,如猫儿般向她伸出了手掌,轻握着她的臂弯:“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除了沈公子,我也会救你,姐姐。”

    “妹妹…”铁锁秋千般晃荡的厉害,发出咯吱脆响,沈秋芸脚背勾着的那截铁链,正一截截弹簧似的崩裂,她深知,不能连累妹妹,甩开韩娇抓着她臂弯的手,害怕的哆嗦打寒战:“别、别过来,一根铁锁,承载不了两个人的重量,我…”

    “啊!!!”断桥边又传来小姑娘的一声凄厉嘶鸣,铁链彻底断开,沈秋芸“啊、啊…”连连惨叫,抓着铁链的一端,如无根浮萍般在断桥上晃来晃去。

    铁锁仍在一节节崩坏,用不了半刻钟,她便会摔下万丈深渊,变成一滩面目全非的烂泥,沈秋芸听着铁链子崩断的咔嚓声,如夺命钟摆般的从头顶有节奏的响起,她终是憋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如个三岁稚儿般呜咽,嘤嘤呐喊:“兄长,兄长我好怕,你为什么还不来救我,芸儿怕、怕怕……”

    “芸妹妹!”听见她哭,沈明翰顿时方寸大乱,心都要疼碎了,如此危机时刻,侯爷却拉扯着他的臂膀不让他去断桥上救人,几次三番的连声逼问:“说!”

    “你们父子,为何庇佑韩栋遗孀。”

    “十年前,长柏坡的那场密谋刺杀,我父兄之死,与你们沈家父子,到底有没有关联?”

    “侯爷…”沈明翰被裴炎兴扯的衣衫凌乱,他忧心断桥边上生死存亡的芸妹妹,奈何侯爷嗖的抽出一柄通体银白寒光四溢的冷剑架在他脖颈上,剑刃上还泛滥着丝丝缕缕的肃杀寒气。

    裴炎兴古井无波的深邃眼眸,死死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表情,仿佛能看到人心坎里去,只要他敢说谎,便一眼洞穿,会毫不留情的手起刀落,将他一剑封喉。

    死不死的,不重要,但眼睁睁看着芸妹妹生受折磨哭的凄凄惨惨,沈明翰的心肝仿若被人牢牢攥着往死里捏,素来工于心计处事泰然的他,开始口不择言,厉声呵斥道:“我爹是相国,为官清廉,万民伞都收了不计其数,怎会陷害忠良?”

    “长柏坡刺杀,是圣上下旨,我爹不愿残害英烈,特意躲着,求得景州太守之职远离朝堂纷争,老侯爷身死,当真与我们父子无关,你要报仇,也不该寻我们沈府的麻烦。”

    “至于庇佑周姨娘,那是很久以前,我爹欠下的情债,他得还,倘若侯爷不信,大可去调查。”

    “是什么情债,冒着株连九族的风险,也要还。”裴炎兴歪了歪脑袋,满脸的桀骜不驯,喉结轻颤,剑刃紧贴沈明翰的脖颈,只要他敢动一下,就会被隔断喉咙。

    断桥上芸妹妹的惨叫越发凄厉,沈秋芸昂起头来,看着最后一节铁链崩断,身体失重,快速下坠,恐惧油然而生,她涕泪纵横的大喊大叫:“兄长!兄长…救命啊兄长——”

    “姐姐!”韩娇顾不得其他,纵身一跃,小腿缠绕着铁链子来个倒挂金钩,牢牢抓住了姐姐的臂膀,用力一甩,把姐姐朝着不远处的崖边扔去。

    沈秋芸双眼紧闭,冒着必死无疑的心态,重重摔在了对岸崖壁上,跌进了半腿高的雪地里,她闷咳两声,口鼻撞出了血。

    寒凉刺骨的冷冻之感爬满全身,沈秋芸黛眉微蹙,眯着眼睛,吃了好大一口雪,站起身呸了一嘴,端起姑奶奶训话的架势,怒腾腾朝着对岸的兄长勃然大怒的谴责:“沈明翰!刚刚,你为什么不救我!”

    “害我摔跤!差点从断桥上跌下去,还吃了满嘴的雪,回去,我定要告诉爹爹,让他好好的收拾你!”

    “你就等着吃爹的鞭子吧!”小姑娘气鼓鼓的嘟囔着两个腮帮子,叉腰怒吼,小模样虎头虎脑,可爱俏皮,着实让对岸担惊受怕魂魄吓飞的沈明翰长长松了口气,没事便好,吉祥如意。

    芸妹妹安然无恙,沈明翰的心定了,他泰然处之的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调侃道:“有句话,叫做风水轮流转,拿别人致命的弱点威胁,可是会遭到报应的。”他抬臂指了指断桥上危机四伏的韩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