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对孟婆汤免疫的我这辈子只想摆烂

正文 第38章 回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那天以后,陆俞被一直关在祠堂里。

    而没有人来烦扰乔知秋,她也心情愉快地结束了杭州之行,跟着父皇就要回转了。

    陆俞听说了这消息,急得团团转,他还没找回场子呢,君怡公主怎么就要走了呢?

    他想了半天,总算想到个法子。

    他躺倒在地,捂着肚子哀嚎起来:“哎呦,哎呦,我的肚子!”

    门外守门的家丁听了,进来一看,只见陆俞满地打滚,不像是装的,一个守在他身旁,一个连忙去禀告陆大人。

    陆夫人正好来陆大人的书房送吃食,听了他的话就开始抹眼泪,等听到陆大人说只让大夫去祠堂看病,她就“嘤嘤”地哭起来:“哎呦,我苦命的儿啊,生了病,还要睡在冰冷的祠堂里,嘤嘤嘤……”

    陆大人头疼地劝了她一会儿,见无用,最后还是妥协,吩咐把他送回他的房里直到病愈。又叮嘱了家丁要好生看管他,有任何异常定要及时禀告。

    陆俞如愿以偿地回到房间养病,大夫很快就来了。

    他虽然没查出他有什么病症,但在他暗暗塞过来的银子的诱惑下,给他开了个补身子的药方,说是小病,吃几贴药,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待到大夫走了,他喝过了药,将人都赶出去,吩咐除非他喊人,任何人不准进来打扰。

    他起身走到一个角落,按了几下,就从墙里掏出一包东西,里面赫然便是迷药。

    之后他略施小计,迷倒了两个看门的壮硕家丁,就急急向城外追去。

    他拼命追赶,总算在城外几十里的地方,发现他们一行人的踪迹,似乎是停下来休整了。

    他累得不停大口喘气,隐在树林里,暗暗观察那边的情形。

    天色临近傍晚,宫人们忙着搭帐篷,准备食物等等,护卫们围在外围,警戒着周围的动静。

    他看了半天,琢磨着如何才能混到人群里去。

    这时,他就见君怡公主牵着一匹马,一人离开人群来到离人群稍远的溪边,这条小溪正好临近他所在的密林。

    他不愿放过这机会,没有多想,悄无声息地潜进水底,往对岸君怡公主喂马的地方游去。

    他正在游着,倏忽间想到现在不就是一个吓唬她的好机会吗?

    于是乔知秋正抚摸着马脖子看它喝水呢,就见一个头突然从水里冒出来,长长的舌头吐在外边,她愣了愣,定睛一看,是陆俞?!

    她看他满头湿发,有点狼狈地样子,有点好笑:“你,怎么会在这儿?又想装水鬼了?”

    陆俞见不仅没吓到她,还又被她嘲笑了,不禁有些郁闷,但想到他此行的目的,也不管她的嘲讽,说道:“君怡公主,你等着,我总有一天,要吓到你魂飞魄散!”

    乔知秋愣住了,没想到他追出来这么远,就是来和她放狠话的。

    她当即昂起头,一脸傲娇道:“你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吓不到我!我下辈子可以考虑一下装作被你吓到的样子,不过我下辈子就见不到你了。所以,你别想了!”

    陆俞见她的小脸仰得高高的,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她精巧的下巴,但从她的语气不难猜出她脸上的表情。

    他坚定地道:“你等着吧,世事无绝对,我一定会做到的!”

    她低下头来,看着他:“我等着?我才不等你!”她对着他做了个鬼脸,就牵着踏雪走了。

    陆俞气呼呼地看着她离去。

    过了一会儿,等看不见她的背影了,他才泅回去对岸,准备回家面对老爹的怒火。

    季荇早就察觉了有人隐在暗处观察他们,后来发现是陆俞,就放松了些,见他和公主互呛了一通又气冲冲地走了,感觉一阵好笑。

    他也不想多事,没有和任何人说起此事,继续去执行自己的职责了。

    一行人从另一条路线北上返回京城,乔知秋玩得酣畅淋漓,痛快至极,以至于回到皇宫的时候万般不舍。

    不过能见到母后了,也算是一桩喜事。

    皇后得到消息,早早地就在昭阳殿正殿里等候了。

    她只见一个红衣小姑娘像一团火焰,急急地奔向她,口中娇呼:“母后!我好想你!”

    皇后搂住扑进她怀里的小姑娘,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母后也很是想你,日日夜夜盼着你回来呢。”

    她在皇后怀里撒娇:“我知道,母后最疼我了!”

    “母后最疼你?难道朕不疼你吗?”

    殿外,皇帝正慢慢踱步进来,口中调侃着她。

    乔知秋不以为意,理直气壮道:“母后这么久没见我了,自然因着思念,更疼我一些。父皇日日都见我,想必都有些厌烦了,自然不如母后更疼我!”

    皇帝哈哈大笑:“朕哪里就厌烦你了?尽瞎说!”

    这时,皇后起身,蹲下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乔知秋也跟着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皇帝抬手道:“不必多礼。朕也是许久没见皇后了,皇后近来身体可好?”

    皇后起身,毕恭毕敬地道:“多谢皇上体恤,臣妾一切都好。”

    皇帝点点头,又在昭阳殿小坐了一会儿,被乔知秋逗得十分开心。

    但他政务繁忙,很快就回紫极殿批奏折去了。

    皇后一直对皇帝恭敬有余,亲近不足,皇帝也十分敬重皇后,两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乔知秋也从没有想过要改变两人的关系,使他们变得更亲密,毕竟作为古代的帝后,两人如此才是最好的状态。

    乔知秋才回宫没几天,就又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她每日独自一人时,就会唉声叹气地怀念在宫外的日子。

    这一日她去紫极殿找父皇,迎面遇上了季荇。

    她脑中灵光一现,跑向季荇,对跟在他身后的侍卫道:“你们离远些,我有事同你们统领商量。”

    侍卫们一头雾水,看向季荇,见他点头,立刻领命退远了些。

    她嫌距离还不够远,拉着季荇地衣袖又行远了些,才道:“季统领,你有没有去调查你的未婚妻们的死因啊?”

    季荇一愣,他还真没有去查此事。

    一是他根本就没想起此事,二是他本就不在乎这个克妻的名声,也不是很想摆脱这名声以能娶妻。

    季荇道:“卑职没有。”

    乔知秋自顾自道:“是无从下手吗?这样,季统领,我和你做个交易,我帮你查案,你偷偷放我出宫,怎么样?”

    季荇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这才了然她打着什么主意。

    他拱手道:“卑职不敢,公主若是出宫有了什么闪失,卑职担待不起。”

    她失望道:“你,你不想查你的案子了吗?我可以邀请你那些未婚妻的姐妹们进宫,和她们打探一番。还可以要求去她们府上做,在府上查访……”

    她见他面上没有一丝松动,又道:“要不这样,我每次出宫你都派人跟着我,我保证不甩掉他们,这样我不就安全无虞了?”

    季荇还是不为所动。

    她忍不住失望极了,开始碎碎念:“季统领,你根本不知道每日被困在宫里出不去是什么感觉,我真的快要无聊死了,日复一日地重复同样的事……”

    她越说越伤心,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那么久,她现在都不敢想她第二世的时候是怎么安心困在乔家和乔府十五年几乎足不出户的。

    她向往自由,这是开放的现代社会赋予她的。

    季荇见她说得眼泪汪汪的,似乎预见了她在宫中日渐枯萎的景象,不知怎么鬼使神差道:“要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乔知秋愣住了,惊喜地望向他:“真的吗?”

    季荇有些懊悔说出那句话,但见她这样开心,还是继续道:“公主最多一月出去一次,要在宫门下钥前回返,当然公主说的侍卫是必然要一步不离地跟随公主左右的。”

    乔知秋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想着先答应了,日后再讨价还价……

    “你放心吧,我会努力帮你查案的!过几日就是我十二岁的生辰,我让父皇大办,把那些姐妹们都统统邀请过来!”

    季荇想说他并不在乎这个,但见她干劲十足的样子,想着给她找些事做,免得她无聊也好……

    她和季荇谈妥了,和他挥挥手就脚步轻快地去找皇帝了。

    “父皇!过几日是我十二岁的生辰,父皇你让我办个大宴好不好,我想请一些大臣的女儿入宫。”

    “君怡总算有精神了,遇见什么好事了?”

    她从宫外回来就闷闷不乐,即便她瞒得过别人,但怎么瞒得过她的父皇和母后呢?

    他们也知道她是在宫外玩疯了,回宫后有些不适应,只等她自己恢复过来,所以也并没有戳穿她。

    “父皇!好事就是我的生辰要到啦!父皇,你就答应我吧!”

    皇帝还看不出来她说谎了吗,不过他也不是掌控欲特别强,什么事都要知道,只要她心情好转了就行。

    “好吧,给君怡大办,请些京中的闺秀们来给你作伴!”

    乔知秋欢喜地道:“多谢父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