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玉晚舟行

正文 第三十四章华光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阿令猛地吐了口浊气,打了几个冷颤后眼皮徐徐抬起。

    “崔奕他,他死了。”他手虚指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戏房内,左右看了眼,看见了众人关切的目光。

    “阿令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可有哪里不适?”田三娘柔声问道。

    小阿令感知了一番,“嘶”了一声,“我的背和胸口好像有些疼,其他的倒没什么了。”

    背和胸口。

    其他人瞥了眼某人默不作声,沈微抚了抚阿令的后脑勺,“没事就好。”

    小阿令从其他人口中得知是沈微救了他,感谢道:“多谢沈掌柜。”

    沈微回道:“不妨事,也是赶巧了。”

    方主簿拱手,“幸好有沈掌柜在这,否则这小子要是再出了什么事,那就更麻烦了。”

    人命案子还没解决,要是再因此疯了一个,他们县衙今年的上官考核肯定过不去。

    方主簿踱至戏房之内,将帘布放下,又不放心地透过帘缝看到“杜县令”还在那些围观者中行走,方才低声问道:“大人,你可曾看出什么?”

    连知远将一样东西收至袖口,蹲在地上,抬头,“凶手行凶的过程非常短暂,我看过了,崔奕身上几乎没有挣扎的痕迹,我观他眼睛、气脉,也不像是中毒。”

    “他是被人一击毙命的。”

    “刚才剧场发生混乱,几乎所有人都在外面,也没人注意到戏房之内的变故。不过这个谋害崔奕的人,一定和被害者关系不错,否则崔奕不可能毫无察觉。”

    且,能够在诸人眼皮子底下行凶,此人的胆量和手段不可不谓之高,放任这样一个人在他们中间,极为不妙。

    “这可如何是好,要不现在开始对他们所有人问话?”方主簿也听出了其中问题,但是话说出口他又觉得不妥。单说这剧场人数不少,挨个问,就算将县衙所有人马派来,估摸着也得问上个两三日。

    有这个时间,凶手早就将痕迹清理掉了。

    “剩下的等江白过来再说。”

    “大人放心,有大人在此,凶手一定不会逃脱。”方主簿回。

    连知远看了过去,奇道:“怎么,往日你可从来不会说这些恭维之语。”

    方主簿怔了下,想到从前的自己,自诩要做县令大人身旁的智囊,多行规劝之事,从来不肯说那些谄媚恭维的话。

    他一时臊得慌,只觉得往日读的那些书都在打他的脸颊。

    可他也不想的,还不是大人的那位友人,阴晴不定的,他要是不说些好听话,指不定明天就做不了主簿,上街给人写信看相去了。

    “大人。”方主簿眼神幽怨。

    连知远明白个中缘由,心情好些,末了又问了个和案情毫无关联的问题:“你觉得他如何?”

    方主簿迟疑了下,“老实说?”

    “老实说。”

    “不像个好人。”方主簿回。

    连知远一笑:“你倒是真敢说,不过说得对也不对。”

    “对也不对?”方主簿不明白,“这屋里也没其他人,大人你有话直说。”

    连知远没解释。

    方主簿说祁连玉不像个好人,这话没错,但祁连玉他,也的确是个好人。

    连知远从来不曾怀疑过。

    他揭开帘布,走出戏房,恰好看见杜若舟正被几人围着。

    “小杜大人,您可一定要查出凶手啊。”

    “是啊,有发现没。我和您说,我觉得那边那几个不对劲,贼眉鼠眼的,指不定就藏着什么坏心眼呢。”

    “董老四,你瞅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小杜大人面前说我们坏话。不就是昨日一起把你绊了个狗吃屎吗,你还是不是男人,这般不禁逗。”

    “你们别冤枉我,分明就是你们贼眉鼠眼。”

    祁连玉没有参与,他旁边,一个二十七八的男子走了过来,局促道:“大人,我们何时才能够离开啊,我还有急事,不能久留。”

    祁连玉看了过去,“快了。”眼前青年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回答,搓了搓手,“大人……”

    “小杜大人都说过了,快了快了,兄台,你又何必一再追问,现在能有什么事比这人命案子还要更重要吗?”在旁大快朵颐着烧肉的男人含糊道。

    烧肉的油脂在嘴里爆出,空气中似乎都带着一股子咸香味,他似乎对小杜大人十分放心,将用牛皮纸包着的另一半烧肉讨好似的放在面前,笑着问:“大人尝一尝?”

    祁连玉摆了摆手,目光看向那个自称有急事的男子面前。

    他难免会怀疑起其身份,只不过因为剧场封闭后也有十几人说自己需要尽快出去,因此这个叫做梁霁生的男子也仅仅是列在怀疑人之列。

    同时,持着烧肉的男人哪怕无人应答仍旧自顾自的说话,丝毫不觉得尴尬。

    “大人,你平时爱吃哪家的烧肉,江记还是吉祥楼的,我个人更爱吉祥楼的,到底是御厨后人,那滋味,非同一般。”

    “陶然楼。”祁连玉忽视了前面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罕见的回应了一下。

    曹游那家伙总是被他欺负,那么这偶尔小事上的偏向还是应该摆正立场。

    孙不平闻言附和道:“对,我也觉得陶然楼的味道不错,以后都去陶然楼买烧肉吃。”

    梁霁生忧心忡忡,没再继续追问何时才能出去,却也不时张望着出口,焦急无比。不过他并未继续纠缠祁连玉,只是站在一旁,闷声不说话。

    “杜大人,江白来了。”宋扬匆匆赶到,出入口拥堵的那群人散开,除了江白之外,还跟着曹游的身影。

    曹游一进来就眼神飘来飘去,直到看到祁连玉,兴高采烈道:“子让。”

    这个大怨种。

    曹游快走过去,扫了眼旁人,“我爹今天逼着我在酒楼帮忙,害得我没办法过来听戏,只能第一时间完成了活,这才赶了过来。”

    曹游小声问:“听说这里出了命案?啧,好好的怎么回事。”

    祁连玉心想知道这里有命案你还来,真是闲不下来,可怜曹伯父真是虎父犬子,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

    曹游眯着眼,狐疑道:“我怎么觉着你这眼神像是在说我坏话。”

    祁连玉淡淡道:“别瞎说。”

    “晾你也不敢。”

    江白提着药箱,在宋扬的带领下去往戏房,开始对崔奕的尸首进行查验,在他查验的同时,连知远看着剧场一侧供奉的神像。

    “大人,我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凶手了。”连知远开口。

    祁连玉和曹游同时看过去,包括沈微李盘盘等人。

    俊秀师爷站在华光大帝的神像下,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还请诸位移步。”他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