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鉴渣女法医

正文 第46章 狰狞的红(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晚的风从车窗外灌了进来,车上的四人没有了之前的懒散惬意,脸上的表情都变严肃,认真起来。这条路虽然和刘棋灿的不一样,但目的地是同一个地方。

    孟锞一边开车,一边在计算着时间,他们到达那会儿,目标还没有出现。他带着人从自己车上下来,沿着墙根儿到了一个墙角里。那里比较黑,很适合藏匿。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这个点周围的人家早就睡觉了,没有几户人家是亮着灯的。亮灯的房子都离得很远,就像黑色的夜空里,有几颗零散的星子。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汽车开过的声音,边悦压低着声音:“是不是那个人来了?”

    林阳川脖子伸长,悄悄地打量:“他拎着东西过来了,先别说话。”

    几个人都盯着前面那座院子的门口,只见刘棋灿越走越近,手里拿着单位刚发的宵夜,正站在院门口学猫叫。他和女孩子约好了,大半夜敲门太惹人注意了,还是低调一些好,这是他们约好的暗号。

    林阳川嗤笑:“原来就是这只猫,要了那几个女孩子的命呀?”

    很快,木质的大门,从里面拉开了,有一个长头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给他开了门。这门一拉开,女孩子就往他身上扑过去,笑声很清脆。

    刘棋灿搂住她的腰,在她脸上亲吻了一口,带着哄人的声音:“乖,咱们先进去好不好?”他抱着人,还不忘在观察四周,看有没有人。

    说完话后,两个人就进去了。大门被关上,没多久,小院二楼的一个房间亮起了黄色的灯光,那灯光在夜里很明显。

    孟锞看着楼上:“林阳川和我一起翻墙进去,你们两个去车里等着吧。”

    边悦反驳:“凭什么,你不要看不起女人,翻这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太轻松了好不好。”

    孟锞没理她,而是眼睛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乔贝棠,些许是被他看得有些久,女孩子拉住蠢蠢欲动的边悦:“这墙我翻不过去,你得留下来保护我。”说完她就想咬他一口,非要这样吗?无时无刻找机会的刺激她,还能不能友好相处了。

    当边悦老实下来后,孟锞和林阳川就快速的移动到了院角下,他们俩没费什么力气,就翻到了里面。两个女孩子也没有回车里,而是在原地等待着。

    两个人进去,找到楼梯就悄无声息地上了二楼,他们上去的时候,房间里的女孩子刚吃完宵夜。刘棋灿对着女孩子在笑,只是笑容里有些阴冷,他从房间里找到了之前让她带回家的麻绳。

    他将绳子打开,朝着床边走去,有些变态的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女孩子从未见到过这样的他,有些害怕的往床上躲去,她整个后背都贴在了冰冷的墙上。眼睛有些湿润,语气颤抖:“棋灿,我不喜欢这个游戏,咱们换一个好不好?”

    男人脱掉外套,从衣服里拿出一把十多厘米的刀放在了桌子上:“你不和麻绳玩游戏,那就和钢刀一起玩,你自己选择一个?”

    女孩子哭了起来,她刚想站起来大喊,就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等游戏结束,我就放开你。如果你敢叫,那我一刀将你捅死。

    再怎么说我们也在一起两个多月了,我对你还是很喜欢的,所以不要拒绝好不好?”

    女孩子似乎被说动了,他说过会放过自己,那一定会放的,对不对?更何况,少女杀人案的凶手已经被抓住了,不是吗?于是她将自己的双手递了过去。

    刘棋灿脸上的笑容变大了,他眼神里带着唾弃,果然这些女人都一样。最相信什么爱情,最容易相信皮囊好,又有钱的男人。

    他一边绑一遍问:“你喜欢我什么?”

    女孩子哭了,有泪滑过:“你人好,还有趣,知道我的喜好。”

    刘棋灿将人绑好,让她躺在浅色的床单上,去桌上拿起刀,就跟着去了床边上,直接拿刀在她的腹部比较,一会儿将冰冷的刀口对准她的肚脐,一会儿将冰冷的刀对着她的大腿。

    他看到刀下的人瑟瑟发抖,不断在乞求他时,心里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感。他开始动手脱她的衣物,可是这个女孩子更有反抗意识,她一脚踢在他的腿上。

    “你不要这样,你不是说要放过我吗?信不信我大声喊叫了?”

    “你叫呀,你让你的邻居们都来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这样你以后还能嫁出去吗?你的学校还会要你吗?你的父母还能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吗?你叫呀,我身上的衣服可是一点褶皱都没有。

    等人来了,我就会说是你在勾引我,你不给我开门,我能进来吗?那大家会怎么想,你叫呀,我就喜欢看你苦苦挣扎,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你们女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口是心非,一样的虚假。”

    等他话说完,床上的女孩子,彻底的愣住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只能无声的哭泣。此刻她无比的懊悔,原来这两个多月,这个男人都顶着一个虚假的面具在对她。

    刘棋灿见她这样,变得大胆起来,正当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孟锞一脚将门踢开,然后快速跑到床边,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就将他朝地上丢去。

    林阳川侧者着脑袋,移动到旁边,用被子将人盖住。之后到外面放信号,外面埋伏的人,都涌进了院子里。原本他想去揍人的,但好兄弟说让他照顾女孩子。

    刘棋灿整个人都躺在了地上,他手臂很痛。下一秒他拿着刀站起来,直接向孟锞扑过去,他用了很大的力气,眼神里冒着火焰,想将他捅死。

    孟锞没有闪躲,等他快靠近时,身子微微一侧,抬脚在他腹部狠狠踢了一脚,那人直接飞了出去,刀具掉在了地上。刘棋灿挣扎了几次,想从地上起来,但起来不了。

    林阳川用帕子捡起他的刀,就走到了好兄弟身边:“这刀和之前那几具尸体上的,应该是吻合的。”他学着乔贝棠的样子,在观察。

    女孩子见到了信号,就跟着巡捕进了院子,也从外面跟着进来了。乔贝棠拿着相机,对着刘棋灿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她可是要为明天的独家做贡献的。

    林阳川让巡捕将人带回去,又对着两个姑娘说:“床上的人,你们负责,我和老孟出去了。”说完拉着好兄弟就跑了。

    边悦见他耳朵都红了:“你说我阳川哥哥是不是不喜欢女孩子,怎么一见陌生姑娘就怕呢?还老是爱拉孟锞的手。”她好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呢。

    乔贝棠早就走到了女孩子旁边,她帮她擦去眼泪,温柔的安慰她。揭开被子时,却发现她衣衫不整。对于这些乔贝棠倒是比较镇定,她不动声色地帮着解开绳子,又帮着她整理衣服。

    边悦似乎想到了什么,拍了拍旁边的桌子,一下子站起来:“阳川哥,你在哪里?”她飞奔下楼,要去找他问清楚,刚才是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