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鉴渣女法医

正文 第47章 我们是朋友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忙完一切,回到巡捕房已经是半夜的时候了,刘棋灿被带到了审讯室。孟锞安排好事情后,就带着林阳川和乔贝棠一起去审问人。边悦留在那个女孩子的身边,帮着巡捕房的人做记录。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几个人的脚步声在屋里格外明显,这一声一声让刘棋灿觉得心里十分烦躁。

    孟锞坐下后直接问:“自己坦白吧。”

    刘棋灿哈哈大笑:“我坦白,坦白什么?你们不都看到了吗?原来之前的报道是假的,你们就想骗我动手,然后来个当场抓获吧?”

    “对,你说的没错,在第四个女孩子被杀害后,我们就知道你是凶手了。报道张驻,抓罗星都是在计划当中。”

    “我没什么好说的,要杀就快点,我不怕。”他现在只想一心求死,既然事情败露,那他也不想解释什么。

    林阳川轻蔑一笑:“你倒是比你那个伙伴有骨气,只要你把杀人经过和原因说出来,那我们就给你个痛快的。”

    乔贝棠手里拿着纸笔,在审问的边上,做着记录,等这里审讯结束,她就要回报社去赶稿,争取让明早上的报纸大卖。

    刘棋灿沉默了很久,就像是没有听到林阳川的说话,自顾自的看着手指头,就是一言不发。时间变得格外漫长起来,空气里弥漫着一种焦虑。

    孟锞双手撑着审问桌,靠近他,忽然右手的食指微微弯曲,敲了几下后,冰冷的声音响起:“你不说,我就去问一问聂涵涵,我想问一问她,为什么会突然和自己的医生男朋友分手,为什么不喜欢以前的男朋友了?

    你不说,我总有办法知道,你想直接了当的死,这样也未免太便宜了。我不想知道你的作案经过了,反正和今晚上也差不多,几次都是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欺负一些单纯的女孩子罢了。

    我只想你死得痛苦,或者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折磨的活着,比死更难受吧。反正少女被杀案的报道已经公布了,我孟锞想要一个人,巡捕房不会不给我的。”

    这话一说出来,刘棋灿的脸色瞬间变了。先是听到聂涵涵的时的愤怒,然后是听到孟锞威胁时的惧怕。眼前的人是不会跟他开玩笑的,那种恐惧,从耳朵,传递到了他的整个身体。

    林阳川从桌上拿起他的资料:“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抛弃,这个我知道,因为当时的女朋友嫌弃他家里穷。而且在他出车祸后,手受伤了,连医生都做不了。”

    孟锞似乎才知道,冰冷的语气里带着些好奇:“原来是这样呀,其实仔细想想,大家也能理解了她女朋友为什么会放弃他了。只是她女朋友应该早就存了离开他的心思吧。”

    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在讨论刘棋灿和他女朋友的事情,终于当事人受不了,他气氛的站起来,想去抢他们手里的资料。在争夺的时候,脸上被揍了一拳。

    “你们够了,不要再提那个贱人,当初她在医院实习那会儿,是她主动来追得我,是她说想跟我在一起一辈子的,谁知道她那么快就背叛了我,还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

    后面的时间,被刺激的刘棋灿将压在心里的事情都说了,她女朋友在他动完手术的第二天就提出了分手,说是喜欢上别人了。他出院后,爱情和工作都没有了,那时候他陷入了绝望之中,

    那段时间他悄悄跟踪过聂涵涵,后来被发现,还被人狠狠揍过,在偶然的机会里,他获得了在广播站工作的机会,原本他都快释怀了,谁知道会突然接到那么多女粉丝的来信。

    看着那些年轻女孩子的来信,他就想到了前女朋友的事情。慢慢地他就有了情感转移发泄的心思,他和女孩子的接触交流中,发现果然天下的女孩子都喜欢有钱的男人,哪怕那个人和自己素未谋面。

    于是他学着聂涵涵男朋友的方式给她们买东西,然后再实行了自己的计划。她挑选的女孩子,都是那些写字很像聂涵涵或者是语气很像她的,这样会让他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他喜欢看着那些女孩子在他眼前哀求挣扎,最后失去生命,至于他绑人的方法和无力的整齐都是一些职业病。之所以会给她们买衣服,也是因为聂涵涵最喜欢那家店的衣服。

    等所有的话问完之后,三个人才从审讯室出来,几个人没有任何逮到凶手的喜悦,反而心里都是沉甸甸的。他其实有机会获得美好的新生活,只是因为心里的执念很深,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

    乔贝棠将本子和笔放进了包里:“我和悦悦就先回报社了,我回去还要写稿子,怕时间上来不及。”

    孟锞点头:“让林阳川送你们过去,大晚上的不安全。”

    林阳川拼命摇头,表示自己不愿意,而且还提前溜掉了。他宁愿帮着写记录,宁愿在办公室呆着。让他去送边悦,还不如杀了他,从案发现场回来,那个臭丫头逮着机会就追着他问,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还非得让他说清楚。

    他本来什么都没看见,还有就是凭什么要向她解释,这家伙也太烦了些。既然避免不了她的追问,那就躲着最好。

    乔贝棠见他走了,便说道:“这里离报社又不算太远,有悦悦在,我没问题。”

    两个慢悠悠朝着做记录的房间走去,边悦早就安抚好了姑娘,坐着在盼望他们回来。没有见到林阳川的人,立马起来,就要去找林阳川,她还就不相信了,这家伙能长翅膀飞走了。

    孟锞看到这一幕,对着面前的人说:“走吧,我送你过去。案子已经结束了,也不耽误这一小会儿。”

    看着外面冷清的街道,拒绝的话还真说不出口:“那就麻烦你了。”从林伯安的案子结束后,她真的没想到两个人居然还会有交集。只能说这个世界很奇妙,她不知道是喜是悲。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只是距离没那么远了,孟锞像是特意走在她前面,帮着挡了一些冷风。上车后,车速也不是太快。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在身体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再次面对这个女孩子时,觉得心情变得有些愉悦。

    “乔贝棠,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被问到问题的人,傻了几秒,脑子在想,算吗?不算吧?但是她如果说不算,这家伙会不会把她从车上丢下去。从和他相处的时间来看,这个人冷血的善变的次数偏多,惹他生气后,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含糊道:“算吧!”

    开车的人,对她的回答很满意,没多久就把人送到了报社,在女孩子下车的时候,还给她说了再见。

    这些表现,把乔贝棠弄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她没时间管这些,小跑着上楼,把灯打开,拿着钢笔,就写了起来。

    ------题外话------

    我还是不感谢大家的支持了,每次感谢之后,都要掉推荐票,所以我还是适合默默码字,感谢都放在心里了。

    这气氛瞬间回到了去年,写第一本小说的时候。不过我永远都期待,有更多人喜欢我笔下的故事。

    所以自己要加油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